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一百七十一章 休息

作品:长歌策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庄琮

    一见这几人居然是认识的,当下更是好奇,这也是太过奇怪了。

    当下,那睡意已经没了,便看着那几人开始说话,其实那几人的主要的交谈者,就是那大汉,只看那大汉眉飞色舞的开始讲诉。

    “程一,你记得阿齐吗?”阿芙出声道,便是打断了那程一的话。

    程一一听这话,当下有些楞了起来,阿齐?这名字有些熟悉。

    他又偷偷看了看旁边的吕瑾,那人却是并无什么表情,却见那后厨的店小二开始搬动那已经弄好的肉块,一步步的挪动,动作有些笨拙。

    “呀!”只听他猛的叫了一声,吼了起来,那阿齐可是自己认的干儿子,自己做了甩手掌柜,一跑就去潇洒了!

    只见的面色已经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好阿芙,说说,阿齐现在怎么样了!”他倒是并不担心那阿齐的生活,吕瑾这人定是会照顾好他的。

    “你说呢!”阿芙撇撇了嘴,虽然不指望这程一能为那阿齐做什么,却还是有些气这人竟然在这些地方玩乐,也未曾想去看看阿齐,若不是这次遇到了这人,她倒想怕是这阿齐成人后这人都不会去。

    “过得好就好了!”程一笑道,这阿芙脾气不好,倒更是让他确定了阿齐定是过得不错。

    酒家外的雨下的更大了,吕慈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有些僵硬,虽然点了一盏煤油灯,那灯光却是微弱得打紧,那马车屋顶上的雨水“滴答滴答”的在这寂静的夜晚中显得尤为大声,他看着面前已经熟睡了过去的人,看着看着,竟然笑了起来。

    他抬起手慢慢的抚摸上了这人的脸,眼中都是柔情。

    “咚咚!”几声敲门声从哪马车的门口响了起来,“什么人!”吕慈那手顿了下来,停在了拓拔力微的脸上,立马换了脸色,淡淡道。

    “公子,要进去住吗?”阿芙在那马车外,撑着油纸伞低声道,这马车的空间如此小,而吕慈的体型又并不是娇小,反而是更为高大,想来也应该是更加伸展不开。

    “不用了!”吕慈看了眼那躺着的拓拔力炽,又伸手将那杯子拢上了去,回道。

    “是!”阿芙应了声,慢慢的走了去,进了那酒家,迎着来人的目光摇了摇头。

    “公子如此坚持?”程一有些疑问,那吕慈他是见过得,就是一儒将,他本来听到一点消息,这吕慈已经离了西北,却是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当下这偶遇倒让她解了迷,只是这如此重军的一人,竟然会因为一人而直接跑了回来,他是真的没有想到。

    “嗯!”阿芙点点头。

    旁边的店小二已经打了哈欠,那老头早已经嚷着去睡了,现在就等这几人,却见这几人还要等那屋子外的男子,男子居然还只愿意待在那屋子外面不肯进来,这还真是怪事。

    “备房间吧!”吕瑾正站在这店小二的旁边,将这哈欠声音听了去,低声道。

    “是!”店小二吃了一惊,自己虽是已经不怎么样在意别人的看法,却还是有些紧张,居然在这等女子面前如此的不雅,当下,有些脸红起来,急忙往那屋子后面走去。

    这酒家基本没什么住宿,因为这宋城与淮扬的这段路比较偏,一般人都不愿意走这条道,所以只能偶尔遇到几个不知路的外乡人。

    等了一会,就见那店小二跑了出来,这酒家本就不怎么主打住宿的旗号,那干净的屋子也准备的不多,而那老头已经占了一个屋子,现在只有三个屋子,便出声问道,“小姐,只有三个屋子了!”而这面前有四人,所以那定是有两人会一起住的,这两女一主一仆,所以应该不会一起住的,只有这两大汉了。

    店小二看着这几人,要个答案,现在应该很晚了,他明日还要起早呢,虽是急,却不敢催促!

    吕瑾看着旁边一脸严肃着的宋飞,走了过去,问道,“你与程一住还是鬼先生?”这是给了两个选择挑。

    “为什么不是问我?”程一一听,这吕瑾居然问了旁边的男子,有些疑惑道。

    阿芙暼了他一眼,回道,“你不需要!”这程一在哪西北就是随意的人,所以她一点都不会认为这人会介意这事,只是好奇罢了。

    程一摸着鼻头,点点头。

    那宋飞看着这面前的程一,满脸的横肉,却是带着笑,当下有些奇怪起来,他想着那鬼使刀虽是脾气怪了些,却也比这程一好,急道,“我与先生熟些,与先生同住吧!”说着,就向那吕瑾行了礼,急忙的往那后面跑了去。

    “哈哈哈哈哈,程好汉,你可知道宋飞与鬼先生认识多了了?”阿芙一听那话,又见那人跑得如此快,似有人追命一般,当下,就笑了起来。

    “我怎么知道?肯定老相识呗!”程一才不在乎这人的选择,只有自己睡得舒服就够了。

    “果真不在乎?”阿芙继续笑道,又又进一步,笑了起来。

    “不在乎!”程一闷声道,说罢,就要走了去。

    阿芙见此,跟了上去,故意路过了他的身边,才说道,“我们与宋飞阿,今日才认识,也不过几个时辰!”说罢,就急忙退了回去。

    啊?程一当下有些吃惊,他回忆起来,那宋飞在自己进来的时候,态度就有些不好,自己虽然是不在乎这别人的目光,当下,却还是有些介意起来,自己那点比不得那老头了。

    “走吧,睡吧!”吕瑾看着那就要炸毛的程一,出声道。

    “走吧!走吧!”见这吕瑾已经开始催促起来,那店小二也喊了起来,他真的好困啊,这男人怎么还在乎那大汉的看法阿,真是奇怪。

    “哼!”程一冷哼一声,也走了进去,这连日赶路,倒也有些劳累!

    “小姐,请!”店小二推开那屋子,当下有些不好意,这屋子实在是太过简单,只是一床被子,与一木桌,再无其他东西了,他本来这东西没什么的,而当下在这吕瑾的眼中打量,他却是觉得实在寒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