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二十七章 收容物租赁

作品:恐怖,如斯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虫梦

    “成为特警?”

    宁如斯先是讶然,继而恍然,嘴巴抽搐,这主意还真狠,直接奔着人财两得去。

    不过细细一想,对自己来说,这倒也不是没有好处。

    做为武装序列中的警察序列,这本身就不是一般民间特职者能够入职的,人家挑选人手,也是从各大警校、地方警察机关、甚至是军队挑选精英,能选拔自己已经是开了直通车了。

    而且,普遍来说,武装序列的特职者要比民间序列强上一个档次。

    更别说背靠政府,提供的资源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像自己还要靠干掉通缉犯兑换奖励,而奶茶哥是直接来领装备,单是画风就不一样。

    最重要的是,警队的特职者享受官方特职者一切待遇,也就是说,可以给自己和家人参保超自然灾害险么。

    宁如斯犹豫了起来。

    韩聪见状,精神一振,忙不迭的把警队的各种福利待遇说出来,什么过节送粮油,还有高温补贴、作战补贴、特殊行动津贴等等。

    看似百利而无一害,而且‘雪花八音盒’还在自己手上,但打心底深处的那种抗拒情绪是怎么回事?

    宁如斯抬头,正好看见马保国脸上越现不耐的表情,那种‘老子可是给王所面子,你小子怎么一点不识相’的态度,一下子就明白了。

    特职者在哪里都是大爷,但在这种武装单位,秩序和规矩大于一切,不允许任何刺头和个性,要时刻讲究顾全大局,碰上老老王这种还算好的,要是跟着眼前这种,动不动叫你‘牺牲’‘奉献’的二百五领导,你还混不混了,回头人家直接一个情况紧急强行征召,逼你将手的收容物交上去,你到哪儿伸冤去。

    就算是超自然灾害险,自己也可以从别处想办法,非要进这里受气算什么。

    讲白了,宁如斯对眼前这位的感官十分差。

    “感谢两位领导厚爱,我这种不服管教的混子,还是不给警察叔叔们丢人了。”

    马保国眉头一竖,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老老王眼神示意他坐下,依旧笑呵呵的道:“有什么困难,说出来嘛,我们想办法帮你解决。”

    “这恐怕真解决不了,”宁如斯摇头道:“既然是警方的武装序列,无论碰上多危险的异常事件,毫无疑问是要出警的吧。”

    “当然!”马保国语言铿锵有力。

    “不想去怎么办,死了又怎么办?”

    “国家方面的补偿足够让你无后顾之忧,”马保国铁青着脸,心里已经给宁如斯划了红叉。

    宁如斯摊手,“看到没,领导,这就是核心矛盾,我表妹还没出嫁呢,她嫁妆我还没凑够呢,不合适啊。”

    老老王摇头,倒是马保国冷哼一声,嘲讽道:“贪生怕死之徒,如果不是我们护着你,你以为你能保住那件收容物。”

    “保不住啊,但我可以保住两千五百万还有一套江景别墅,”宁如斯光棍的道。

    “你——”

    宁如斯遂不再理对方,认真的盘算兑换警队物资。

    灵能战术防御背心一套,四百积分,能抵挡两百灵能强度以下的神秘术。

    符号化作战手套,五百积分,施展神秘术的速度提升两成。

    低级破灵弹一百发,驱灵曳光弹十发、燃烧魔弹两发、特质破灵穿甲弹两发。

    “就这些了,话说买了这么多子弹,警队给配枪么?总不能还要我花钱买吧。”

    马报国冷哼一声,直接夺走对方手上清单,然后推门而出。

    老老王叹了口气,道:“你也不要怪这位马队长了,他一家老小,全都死在一次异常事件中了,所以才养成这种偏激性子。”

    宁如斯幽幽道:“我并不是讨厌他,只是,我家人还活着呢。”

    片刻过后,马报国领着一个银色箱子,直接拍到宁如斯桌上,冷喝道:“拿完东西就滚蛋。”

    宁如斯没搭理对方,打开手提箱,细细的检查起来。

    战术背心是普通战术背心,表面多了一层灰色膜层,摸上去有金属质感,指尖灵能析出,撞到膜层上有明显的转向。

    符号化作战手套是右手单只透指手套,戴在手上可以明显感受到,乙太层能量场的运转开始加速。

    低级破灵弹的弹头是秘银色的,驱灵曳光弹通体红色,燃烧魔弹和特质破灵穿甲弹上可以明显感受到异常气息,摸上去灵性微痛,像是着了火一样。

    还有——到底没有送枪啊。

    宁如斯叹了口气,手提箱关上,准备离开,没有警队庇护,‘雪花八音盒’是不得不出手了,可惜了,难得一件灵魂收容的封印物。

    “其实,我还有一个建议,说不定能够两全其美,”老老王冷不丁的道。

    “不知道江北国资二位有没有听过。”

    江北国资属于南市地方国资委,由于南市划江为城,江北一带又是老县城和新城区混杂,问题复杂,开发难度高,必须统一处理;所以江北国资又是江北一系列国企的大管家,权力很大,触角很深。

    也正因此,江北城区改造带来的一系列异常事件,也在江北国资的管辖范围内,它不仅就有直属的官方特职者团队,同样负责收容物的封印、租赁、开发,单是它直属的,就有两家关于收容物开发的研究机构。

    而老老王的建议,就是由宁如斯做为承租人,由江北国资麾下一家租赁公司负责购置,然后交予特警大队使用。

    当然,这租金是由特警大队支付,而且一旦宁如斯需要,特警大队必须以自己的名义,无条件将‘收容物’租赁出来,以供宁如斯使用。

    这样一来,江北国资多了这么一件优质资产,国有资产增值,个别公司股价上涨,又能进行收容物的基础研究,对它来说好处多多。

    特警大队则能够免费使用这件收容物,只要名义上付出少许的租金,而且与国企部门的合作并不触犯公安部红线,属于正常合作范围。

    至于宁如斯,首先,国资委能够提供完善的收容环境,他就不会因为收容条件不足而被迫上交雪花八音盒,第二,有江北国资和特警大队这一座大山和一座小山做靠山,基本上没人再敢对他下手,他的安全便能得到保障。

    行话来说,这叫金融租赁,简单来说,这叫共享单车!

    “这方法——的确是有可行性,”马报国琢磨道。

    “等等,”宁如斯皱眉想了一会儿,“我怎么感觉我有点吃亏。”

    “呵呵,小吴啊,你吃什么亏,封印物不还是你的么,你照样可以用啊,而且这样一来,我们还可以光明正大的保护你。”

    老老王一脸笑呵呵,眼中闪烁着名为老狐狸的光彩。

    “有道理,领导不愧是领导!”韩聪一脸的佩服。

    有你啥事儿,宁如斯犯了一个白眼,反问道:“假如我和特警大队都需要用这件封印物,那又如何?”

    “你们可以互相协调嘛,再说了,特警队里也不只有一件收容物,你们完全可以换着用,”老老王滴水不漏。

    “那如果八音盒被你们弄掉了怎么办?”

    “你以为我们警队赔不起你一件收容物?”马保国冷着脸反问。

    “呵呵,不还有江北国资做为担保人嘛,他们最擅长处理资产亏空问题,我们当地这么大的一个国资集团,有钱、有渠道、有特殊物资,总会让你满意的。”

    老狐狸依旧滴水不漏。

    宁如斯心中已经动摇了,收容物对于一个特职者来说,堪比身家性命,像宁如斯这种菜鸡,拿着它都能对付一个E级通缉犯,珍惜程度可想而知,能不卖,那是绝对不会卖的。

    只是做共享单车的话,也不是不能接受,说是两全其美也不过分。

    见宁如斯犹豫,老老王看了马保国一眼,又是嘿嘿一笑:“马队长,现在就轮到你付出了,这样如何,我们警方特职者预备役义警——”

    “如果他不加入特警大队,我不可能触犯纪律去给他晋升,”马保国果断道。

    “我怎么会让马队长犯错误呢,我的意思是,让他和官方特职者一个待遇,得到特警队的职业训练。”

    “这不合规矩!”

    “怎么不合规矩,每年送入我们警队的特职者预备役不是有一个淘汰名额嘛,真到考核关口,可以顺其自然的把他‘淘汰’掉嘛。”

    “这——”

    老老王又转头对宁如斯道:“别的我不敢说,但关于你们这些特职者新人的作战训练,国内只有两个地方是最优秀的,一个是军方,一个是我们警队。”

    做为民间特职者预备役,享受官方特职者的专业训练,这又是老老王给自己争取来的好处。

    宁如斯当机立断,“我同意。”

    “那就太好了,那江北国资那边,我去搞定,我还有几个老战友在里面任职,他们能说上话。”

    这老老王不会是去那边吃回扣吧,还是说,他早就答应国资委那边,帮他们弄到一件收容物吧,宁如斯古怪的想。

    细细想来,没人吃亏,还必须承他的情,这老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三面通吃啊。

    嘶~珠水路老王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