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027 炮灰师妹翻身记(4)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师兄,我来了。”

    宁宁在管家的带领下,直接来到明久陵的卧房门口,管家弯腰施礼后退下。

    她伸手一推。

    大门“吱呀”一声,向两边打开。

    提起裙摆踏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红木制的方桌,两把椅子,桌子上方摆放着一副红梅傲雪图,图上有字,右下角有一处落款“谢仪风”。

    仪风,是天下第一才子谢昭的字。

    谢昭,则是明久陵的至交好友。

    宁宁脑海中这些信息一晃而过,表面上却没有多做停留,视线右转,便看到右侧摆放着一座高大的屏风,尽管看不真切,宁宁却一眼便能看出屏风那侧的浴桶,浴桶里坐着一个人。

    那人正是明久陵。

    “我还以为,天下第一财神的沐浴之所,该是白玉制成,黄金为底,再取天池雪水融化方可入浴,却不想,原来如此朴素。”

    明久陵闭目坐在倒满药材的浴桶之中,身上仅着一件单薄的中衣,蒸腾的热气打湿他鬓间的碎发,面容俊美,肤色微红,白皙健硕的胸膛在湿透的单衣掩映下若隐若现,沉静安宁中流露出无声的诱惑。

    听到后方飘来轻柔的女声,明久陵睫毛微微一颤,缓缓睁开眼来,宁宁走到他面前,看到的就是那一双有如大海般深邃宁静的眼眸,对视的那一刹那,仿佛有漩涡要将人吸进去。

    宁宁不禁感叹,这个男人确实有迷死万千少女的本钱,难怪原剧情中宁溪迷恋他至此。

    “师兄真是长得越来越好看了。”宁宁不禁脱口而出赞叹道。

    明久陵无奈地一笑:“称赞男人可不能用好看。”

    “那用什么?俊美?帅气?风度翩翩?”宁宁一边随口搭话,一边伸手捞出一部分药材嗅了嗅,“有钱真好呀,想要什么药材都能买到。”

    语气里带着十足的酸意和羡慕。

    明久陵哑然失笑:“不过是一些药材罢了,你想要的话,直接去库房领,想拿什么都行。再说了,药王谷什么时候会缺药材了。”

    宁宁笑容一僵,小声嘀咕道:“药王谷是不缺,可也要我敢回去啊。”现在她就是一枚实打实的穷光蛋,全身上下连一块铜板都摸不出来的那种。

    小丫头小声嘟囔的声音清楚的传到明久陵耳朵里。

    明久陵上扬到一半的嘴角堪堪露出一个笑容来,就被猛地扎到他肩膀的一针突然给弄僵了。

    这一针扎下来难以言喻的痛,连带着他半边身子都麻木了,明久陵死死咬着唇,才忍住没当场痛哼出声。

    这丫头……到底会不会用针?

    就听到宁宁毫无诚意地道歉:“师兄,不好意思啊,不小心用力大了一点,谁让我刚才想到我爹吓到了呢。下面才是真正开始治疗的时候,不要开口打扰我哦,还有,施针的时候会有一点小小的副作用,希望你能忍住。”

    这丫头分明是吃味他这个做师兄的大手大脚,而她本人却一穷二白吧。

    明久陵丝丝抽着冷气说不出话来,心里隐约有种好笑的情绪浮出水面。

    至于宁宁所说的副作用,明久陵压根没在意,要是能站起来,什么痛苦他都能承受。

    他此时如此想着。

    宁宁渐渐绕到他的身后,一针接一针以一种稳健而有序的韵律一一落下,不一会儿就把明久陵给扎成个刺猬。银针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得人头皮发麻。

    但是,不管是救治的还是被治的对此都混不在意。

    明久陵甚至还有余暇默默分辨着每一种针法,让他惊讶的是,宁宁的针法与他映像中的灵枢九针有些不同,更加深奥,也更加玄妙。

    往往他还没有分辨出这一针的含义,下一针又接踵而至。

    却让人不禁觉得——

    似乎它本该如此。

    似乎这才是真正的灵枢九针。

    明久陵面上不动声色,心下骇然,能将如此高深的针法进一步完善改进臻至完美,以宁宁在医道上的领悟,足以开宗立派成就一代神医大家了。

    数年不见,她竟然产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过,也因此明久陵对宁宁的最后一丝疑虑放下,也许她真的能使用完整的灵枢九针治好他?

    殊不知,宁宁能在短短七天内完整掌握宿体的医术,并且瞬间跨越十多步,凭借的完全是她带来此世界的金手指【触类旁通】,自从她发现,她无论学什么都很快,而且发现一个问题,很快就能想出许多解决办法以后,她就知道是金手指的功劳。

    腰部以下逐渐热起来,那是比药浴水更灼热的温度,带着一点点酸麻的刺痛,明久陵欣喜若狂的发现已经十年没有反应的双腿竟然感觉到疼痛!

    可渐渐地,俊美的脸庞却带了一丝古怪。

    为何他觉得……身体里的热流正一个劲往一处窜……导致他那处也起了些微变化。

    明久陵有些不自在地合拢双腿,明知水面上有一层药材遮挡,宁宁什么都看不到,一双手还是下意识地捂住关键部位。

    明久陵不期然想到宁宁提过的副作用……原来是指这个吗?

    这么说,小丫头很清楚他现在有了……反应?

    这么一想,明久陵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在他眼里,才十四岁的宁宁像妹妹多过于其他,做兄长的竟然在妹妹面前……

    明久陵窘迫不已,眼神有些飘忽,怎么会是这种令人尴尬的副作用?

    此时,宁宁施针已经结束一轮,一次治疗一共三轮,暂时可以缓一缓。

    她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紧绷的心弦稍稍放松。灵枢九针不愧是药王谷不传之秘,经过她改进后难度更是上升到可怕的地步,每一针都要用尽全副心力,她唯恐漏了一步,明久陵的腿就被她毁了,以至于现在她才有机会分出心神观察明久陵的反应。

    这么一看,熟悉明久陵一些小动作的她立刻看出异样来。

    宁宁转念一想,顿时明白他这是为何,仗着此时站在他背后,明久陵看不到她,宁宁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师兄。”她轻声喊了一声,弯眉笑着,“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明久陵收敛情绪,轻应了一声,“针法是有效果的,我的腿有感觉了。”

    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平和,听不出一丝异样。

    仅仅是腿吗……

    宁宁脸上闪过一丝看好戏的神色,眉眼上挑:“那就好,我还有些担心会不会没反应呢。”

    她状似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忽然伸出手探进水里试了一下水温。

    明久陵身子一僵,他能感觉到身体里那股热流没有随着宁宁暂停施针而平息,反而愈演愈烈。尤其是刚才宁宁越过他拨开水面上的药材的那一刻,她清浅的呼吸拂过他耳畔,她清幽的香气萦绕在他鼻尖。

    那只嫩白如青葱的小手往下滴着水,轻轻触碰他的肩膀。

    “我们继续。”

    ------题外话------

    明久陵:怎么会是这种令人尴尬的副作用?

    宁宁:呵呵,我故意的呀。(〃 ̄ω ̄〃)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