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058 这个未婚夫我罩了(7)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你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宁宁打着哈欠进了班级,一眼便看到楚舟额头上包裹的绷带,顿时吃了一惊,哈欠打了一半都憋回去了。

    “……”楚舟一偏头避开她伸向自己额头的手,默默注视着英语课本,眉眼清冷。

    宁宁手停在半空微微一怔,也没在意,在他旁边坐下。心里却泛着嘀咕,昨晚上分别之前不好好好的吗,怎么一晚上过去,又变成这幅死人德性?

    ……真是男人心,海底针呐。

    难道他回家之后发生什么事了?

    宁宁满腹疑窦地从书包里拿出笔和课本,准备早读。

    说起来,昨晚回去宁宁给自己检查了身体,发现宿体大脑中有一块淤血压制着小部分脑部神经,不会有生命危险,只会让她整个人易燥易怒。

    要治好没有个一年半载根本做不到,平时没什么麻烦还好,一旦遇事很容易影响到身体本能,导致行事暴躁,严重的时候还会发疯,看起来就跟神经病一样。

    ……等等,神经病?

    宁宁拧开钢笔的动作顿住,眨了眨眼。

    她记得,楚舟的妈妈似乎就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吧……难不成这病还包括暴力倾向?昨晚说不定是楚妈妈病情发作打了楚舟,那就难怪他一大早就低气压,头上还带着伤了。

    宁宁点了点头,心里暗自琢磨着改天抽时间去拜访一下楚家,看看能不能把楚妈妈的病治好。

    时间就在他们两人一个走神一个阴沉的氛围里过去了,转眼到了第三节体育课的时间。

    现在是高中最后一年,体育课变得很少不说,每次上课还要练习考试项目,因此体育老师例行公事对大家讲了几句话,就拍拍手让他们各自散开练习去了。

    宁宁抱臂神游天外,习惯性地分出一丝注意力在楚舟身上,他依旧是一副冷淡疏远的模样,也不像别的男孩子一样说说笑笑拿着篮球勾肩搭背地走远,一个人悄无声息地找了个角落坐下静静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曾佩佩抱着篮球,鼓足勇气走到宁宁面前,小声道:“宁、宁溪同学,你会不会打篮球啊?”

    “不会。”宁宁下意识回了一句,回过神望见她沮丧的小表情,想起这女孩之前帮过自己,便补充道:“我玩过台球、高尔夫球、网球、棒球、马球、保龄球,就是不会篮球。”因为宿体觉得,跟很多人抢一颗球的运动太low,所以,她不会篮球,也不会足球。

    “天……你会那么多,好厉害啊。”曾佩佩已经惊呆了,看着宁宁的眼睛闪闪发亮,略带婴儿肥的脸颊肉嘟嘟的,看起来十分可爱。

    “并不,只是玩玩而已。”宁宁嘴角勾起,轻声道,“你如果把我想成竞技比赛中的专业选手,那就太高看我了。”如果说,自己有什么长处可以堪比正式运动员的,大概也只有赛车了。

    宁宁看了她一眼,“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曾佩佩啊了一声,连忙举起一直抱着的篮球,兴冲冲道:“宁溪,我们一起练习篮球吧!”

    “唔,也好。”宁宁又回头看了一眼楚舟,发现他依旧一动不动地垂头坐着,转回身指着距离楚舟最近的篮球架,道,“走吧,我们去那里练球。”

    “嗯!”

    两人走到篮球架下,站定之后,曾佩佩第一个投球。

    第一次扔,她投出的力道太弱,球都没碰到篮球框就掉了下来,砸在地上远远地弹了开去。

    曾佩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跑着将篮球捡回来,两只眼睛紧紧盯着球框,运足气力用力一扔!

    这一下球直接撞到篮球板上反弹回来,又快又猛地砸向她的脑袋!

    曾佩佩“妈呀”惊叫一声,条件反射地抱着脑袋蹲下,片刻后,一片静悄悄。

    她小心翼翼地撤开双手,抬眸望去,正对上宁宁无语的眼神,那颗篮球正在她手上一上一下地掂量着。

    宁宁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你是在打球还是打自己啊?”

    “嘿嘿。”

    曾佩佩傻笑着挠了挠头,谁让她从小运动神经就不好呢。哎,像自己这样的运动废,体育考试不会得鸭蛋吧。

    她苦着脸蹲着,也不站起来,手指在地上画圈圈,“宁溪,我真的一点都不擅长运动,体育考试怎么办啊……”

    宁宁暗自叹了口气,正要开口说话,眼角余光瞥到一颗蓝球忽然脱手砸向楚舟,心里猛地一跳,大喊:“楚舟快躲开!”

    然而距离太远,她根本来不及赶过去,等她喊话结束,楚舟已经被篮球砸中脑袋,倒在地上。

    “你怎么样!没事吧!”

    宁宁双手搂住楚舟的肩膀将他扶起来,见他捂着眼睛一声不吭,指缝间隐隐可窥见殷红的血迹,不由着了急,焦灼道:“砸到哪里了?!让我看看!”

    楚舟一言不发地挣脱她的怀抱,站起来踉跄了一下,侧身避开宁宁伸过来的手,转身就走。

    宁宁被他无视也不生气,她又不是第一次见识到楚舟这死脾气了,她拿起地上那颗篮球,只见上面沾染了一些灰尘和星星点点的血迹,脸色沉下来,向篮球砸过来的方向问道:“谁扔过来的篮球?”面色平静无波,语气分明带了一丝冷意。

    “不好意思啊美女,刚才是我不小心手滑,把球给扔出去了。”

    人群中走过来一名小麦肤色的少年,吊儿郎当的模样看不出有一丝歉意,就跟个小痞子似的,宁宁见状眼中冷意更甚,“你该说道歉的人不是我。”

    这时默不吭声旁观的曾佩佩倏然低呼道:“啊,我想起来了!宁溪你之前不是问过有谁欺负楚舟吗?我们班确实没有,不过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看楚舟很不顺眼,有机会就会找他麻烦。对了对了,他叫薛明禹!也是高三的,不过是成绩垫底的高三七班!跟楚舟这样的好学生可不是一路人!”

    薛明禹?宁宁眸光微闪,那不是日后楚舟的得力干将左右手吗?原来在他们少年时期薛明禹还找过楚舟麻烦?

    能把对头也收归手下做小弟,她男人不亏是小世界男主。

    不过,那些都是很久以后的事,一码归一码,今天这笔账她得当场跟这小子清算!

    宁宁眯起眼盯着薛明禹,倏尔嫣然一笑:“你的球?好啊——接着!”

    话落,她也不待对方反应过来,将手下的球又快又狠地砸中目标,不偏不倚正中他脐下三寸处!

    薛明禹不防她会来这手,嗷地一声惨叫,两手紧紧捂住下身痛得满地乱蹦!

    目睹这一幕的男同胞们同时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夹紧双腿,只感觉裆下凉飕飕的。

    这可真是……生命不可承受之痛啊!

    “不好意思啊。”

    宁宁拍了拍手,毫无诚意地悠悠然吐出两个字——

    “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