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098 绿了那个渣皇帝(17)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宛贵人滑胎一事过后,燕帝有好些日子没有再来到钟粹宫,宁宁乐得自在,打击燕渣渣是个长久的活,她不急。

    白天过得悠闲自在,晚上还有姬公公主动暖床,小日子过得别提多舒坦了。

    直到这一日,钟粹宫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纪嫣然。

    宁宁看着纪嫣然抚着微微拢起的小腹,眉眼微挑,捻了一颗紫汪汪的葡萄放进嘴里,等着对方道明来意。

    纪嫣然看了一眼桌上品种多样的差点,没有动,轻声说:“自打你家……发生了那件事之后,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宁宁拿了个橘子开始剥。

    她漫不经心道:“错了,对我来说才是第一次见你,毕竟从前的时候,陛下将你保护的极好,当我知道有你这么一号人存在,而我不过是你的挡箭牌的时候,我已经是废妃了。”

    纪嫣然一肚子话顿时全被堵回去了,她怔怔地看向宁宁,半晌才开口问她:“你不恨我吗?”

    宁宁抬眼看她一眼,没答话,不说恨,也不说不恨。

    纪嫣然却仿佛懂了什么,她苦笑一声:“不恨我,那你恨陛下吗?”

    这下宁宁斩钉截铁地开口:“何止是恨,我恨不得这辈子从来没遇到过他!”

    宫门外,燕帝匆匆赶来的脚步戛然而止。

    燕帝起先听说宛贵人忽然到了钟粹宫。嫣然身怀有孕,阿溪性子执拗,他担心她们两个人起争执,立刻扔下手头上的政务匆匆忙忙赶了过来,不想一来就听到宁宁这句话。

    如果是之前,他还会为阿溪抵触的态度恼火,现在燕帝却已经习以为常了,甚至听了这样的话,他心尖一揪,一瞬间产生了不敢面对里面两个女人的错觉。

    宁宁说了这句话就没再说别的,仿佛她只是为了在纪嫣然面前表个态,她不动声色地垂眸瞥了一眼地图,心知燕帝就站在门外,也没表露出异样来,伸手将剥好的橘子递给纪嫣然。

    “吃吧,孕妇肠胃不佳,吃点橘子开胃,但不宜多吃,容易便秘。”

    纪嫣然愣住了,她看了看宁宁,又看了看她手中的橘子,半晌没说话。

    宁宁挑眉:“怎么,还怕我在橘子里下毒啊?”

    纪嫣然噎了一下,伸手拿过橘子,放在手里没有吃。

    宁宁也没管她怎么想的,又拿起一个橘子剥了起来。

    纪嫣然低头看着手中的橘子,眼神忽然复杂起来,她本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今日来找宁妃,也不过是为了试探她对陛下对皇后之位的态度,她原以为这次来会看到一个趾高气扬的女人,可是宁宁的态度平静到近乎冷漠。

    这叫她很不适应,仿佛自己全盘的计划都被她随意的一两句话打散,从前那个宁贵妃张扬明艳的叫人生厌,然而眼前这个人,除了那张一模一样的脸,竟让纪嫣然找不到任何一丝熟悉的感觉。

    她苦笑一声:“忽然觉得,皇宫里的一切都变得很陌生。”

    宁宁歪着头看她,眼神像是在问“这话怎么说”。

    纪嫣然眼神幽远,仿佛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喃喃道:“时间真的能改变一切,不知不觉,你变了,陛下变了,就连我……不知不觉地也变了。”

    她抬手抚上自己的腹部。

    宁宁哼了一声:“时间是能改变一切,不过你我的改变却怨不得时间,而是因为这重重深宫,因为那天下间地位最尊崇的那个人!”

    门里门外,纪嫣然和燕帝齐齐身子一震。

    宁宁扔下了一句话,终于忍不住了:“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找我唠嗑?抱歉,我不觉得我们的关系好到这种地步。”

    纪嫣然嘴角抽了抽,忽然觉得自己一身力气都打在了棉花上,摆架势的话人给你递橘子,忆情怀的话她给你玩直白,她无力扶额,忍不住抬头质问她:“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追求吗?”

    在深宫能有什么追求?皇帝的宠爱?皇后之位?还是一个孩子?

    “有啊。”

    宁宁笑了一下,倏尔转头看向门外,仿佛透过那扇门看到了门外徘徊的燕帝。

    “我要让陛下后悔终生!”

    字字如冰!

    燕帝胸口猛地一紧,难以言喻的酸涩涌上心头。

    纪嫣然也惊了,她想到了某些不好的地方,看向宁宁的眼神便带上几分谨慎:“你……你可不能轻生啊。”

    宁宁笑看了她一眼,没有纠正她走偏的思路,因为正常人都不会想到,她报复燕帝的方法,竟然是给皇帝戴……嗯,绿帽子。

    纪嫣然沉默片刻,轻声说:“其实你什么都不用做,比陛下对你的关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重新宠爱你了。”她嘴角勾起一抹苦涩。

    “谁稀罕!”宁宁干脆利落地拒绝。

    纪嫣然抬眸看她,眼神莫测:“那你稀罕什么?皇后之位吗?”

    宁宁听了还真认真想了几秒,嚼吧嚼吧将橘子咽下去,摩挲着下巴道:“我啊,我觉得之前的贵妃就不错,每天有数不尽的金银珠宝,还有无数人对我行礼。”

    纪嫣然错愕:“就这?”

    “要不然你觉得陛下还能给我什么?爱吗?别逗我笑了!至于皇后,那种累死人的工作谁爱当谁当!除了享受荣华富贵和给陛下添堵,我这辈子也没别的追求了!”

    宁宁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就像是在笑她的天真。

    明明宁宁并没有讥讽她的意思,对上宁宁坦荡的目光,纪嫣然还是不自然地撇开眼。

    “我想,我大约知道他为什么喜欢你了。”

    宁宁剥了一瓣橘子塞到嘴里,冷冷道:“可惜他的爱来的太迟,如今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也再也不会信他了!”

    她睨了纪嫣然一眼,难得说了一句真话:“曾经,我像你一样天真,相信陛下的心,相信他会永远对我好,可是事实证明,帝王的真心那特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局!”

    她摇了摇头,长出一口气:“你知道吗?一个女人把自己的一切赌在男人身上,才是最可悲的,尤其是后宫中的女人。”

    燕帝眼神黯然,他没有再听下去,如同他来时一样,无声地离开了钟粹宫。

    纪嫣然沉默许久,竟从眼前这个女人身上找到了一丝同病相怜的感觉,纪嫣然剥开一瓣橘子放进嘴里,唇齿交合间饱满的汁水充斥口中,她一把捂住嘴,眼泪就下来了。

    “……好酸。”

    宁宁默默又塞了一瓣橘子,胡说,明明很甜。

    不过她也没拆穿她这一戳就破的谎言。

    宛贵人在钟粹宫坐了两个时辰,走的时候眼眶通红。

    宫里很快传遍了宛贵人带孕肚示威,结果惨遭宁妃痛骂的传言。红鸢和春芽都气得跳脚,两个主子却一点澄清的意思都没有,一个保持沉默,一个视若无睹,该干嘛就干嘛。

    没人知道,宛贵人从钟粹宫回来之后就频频做噩梦,每次梦醒之后都会沉默许久,然后又接着自虐般强迫自己入睡,继续做噩梦,可把红鸢急得要死,想去找太医看看却被自家主子厉声喝退了。

    如此往复半个月,宛贵人仿佛想通了什么,郁结尽消,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起来。

    她又去了一趟钟粹宫,紧接着一道圣旨下来,震惊了前朝后宫。

    恢复宁溪的贵妃妃位。

    不断有朝臣上奏恳请陛下收回成命,却一点成效都没有。

    后宫众妃嫔期待的宁贵妃归来后的撕逼大战,也是一场都没见着。

    高贵妃意外地保持沉默,就连原以为水火不相容的宛贵人和宁贵妃,走在一起虽说不是有说有笑,远远看上去气氛却颇为和睦。

    不说后宫众人一头雾水,就连燕帝都百思不得其解,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是这天晚上,他来到永宁宫,帝妃吃了一顿晚饭,收拾妥当后就躺在床上聊天,因着纪嫣然怀有身孕,燕帝已经许久不曾碰她了。

    “嫣然,你和阿溪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要不怎么关系突然变化了。”

    纪嫣然早知燕帝会有此一问,她神色淡淡,“陛下不高兴吗?”

    燕帝摸了摸鼻子:“没有,你们关系好朕自然高兴,就是觉得……有些突然,更何况你之前还跟朕请封恢复阿溪的贵妃之位,朕实在是……”

    纪嫣然忽然笑了一声,她仰起头看燕帝,右手攀附上他的胸膛,有一下没一下转着圈圈。

    “只是日前跟宁贵妃聊过几次,嫣然心中忽然想通了一些事情而已。”

    燕帝没有再问下去,他想起了那天在钟粹宫外偷听到的话,心里就一阵不舒服,捏了捏她的手,只道:“阿溪她有些想法异于常人,你听听就好,别往心里去。”

    她轻嗯一声,垂下眼眸,眼底的悲凉再也遮挡不住。

    是夜,钟粹宫。

    姬流光缠磨着宁宁跟她索吻,近些天朝堂内外皆因宁妃恢复贵妃之位动荡不休,他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和他亲爱的娘娘亲热了。

    “娘娘……奴婢好想你。”

    不等她开口,他就迫不及待地扑上去压倒她,俯身吻住她柔软的唇瓣,火急火燎地顶开她的唇齿,勾住她的舌头,来了个火辣的法式深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