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104 影帝的隐婚前妻(3)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叶景深深吸一口气,完全弄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他从出道以来就没隐瞒过自己已婚的身份,这点她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说什么叶老师,呵呵,难不成她真想跟他离婚?

    可眼下人多眼杂,他只好顺着她的意对王导露出个微笑:“认识。”

    王导没看出什么来,只当他们以前见过,让叶景深跟他去讨论一下剧情,和宁宁擦身而过的一刹那,她耳边飘来一道低如蚊蚋的声音:“晚上回家说。”

    回家?

    宁宁摸了摸鼻子,两秒后决定当做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她决定最近都不回家了,就住酒店。

    下午才有她的戏份,叶景深来了,宁宁这会也没心思在剧组逗留,便对玲姐使个眼色,俩人开车去吃午饭。

    叶景深回头看到这一幕,眼神中异色一闪而过,竟然说都不跟他说一声,就这样,走了?

    “我知道你会一些防身术,没想到你身手还挺好啊,那么大一活人从三米高的地方掉下来你都能一下子接住。”玲姐眉毛一挑,颇有些惊叹的模样,这种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我力气比较大。”宁宁淡淡一笑,并不多做解释。

    “嗯,你今天表现不错,王导对你的表现还算满意,再加上救人那一出,王导对你的印象肯定很深了。好好努力,跟着王导能学到不少有用的东西,够你受用终生的。”

    “好,我知道的。”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车开上高速,玲姐忽然想起剧组里叶景深的态度,顺口问了一句:“你以前是不是见过叶景深,我看他对你态度不一样啊。”

    宁宁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哦,他是我前夫。”

    哦,原来是前夫啊……等等,前夫?!

    玲姐手一抖,银灰色帕萨特立马高架上开出个S型。

    “玲姐,你干嘛?吓死我了都。”宁宁扶着车窗,拍了拍胸口,一脸后怕。

    “你才吓死我了呢。”玲姐立马把车开回正轨,边打方向盘,边从后视镜里看宁宁,她真是被这个消息惊到了,原来传说中叶景深的妻子竟然是她眼前这位?哎,不对——

    “你说的是……前夫?”

    半晌,才有后座女子淡淡的声音传来。

    “是啊,就在昨天早上,我提出离婚了。”

    她只说了这一句,别的什么都没说,之所以告诉玲姐这件事,不过是因为她是自己的经纪人,理应知道自己一些事情罢了。

    至于叶景深……

    宁宁伸手抚上自己的腹部,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想必现在已经有个宝宝在这里扎根了吧。可惜,现在宝宝的爸爸还没喜欢上宝宝的妈妈呢。嗯,决定了,在叶景深真心喜欢上自己之前,她肚子里的崽是他的这件事就不告诉他了。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她想了想,还是跟经纪人打个招呼:“玲姐,这部电影结束了之后,我可能暂时没办法继续拍戏了。”那时候肚子都大了,还怎么拍?

    玲姐眉间微微皱起来:“有什么理由吗?”

    宁宁很淡定:“我怀疑我可能怀孕了,所以大概会有半年左右的空窗期。”

    玲姐:“……”她嘴角抽了抽,这次她忍住了没甩方向盘,沉默片刻,还是没憋住,“孩子是叶景深的?”

    “可能。”

    玲姐:“……”可能是几个意思?!

    你不是叶景深的老婆吗,你的孩子不是他的,难不成还是隔壁老王的?

    豪门水真深啊,早听说叶景深家世不简单,看宁溪这一身气质,也不是普通人家能养出来的。

    带上这么个艺人,玲姐一瞬间感到有些心累。

    话说,宁溪不会真给叶影帝戴绿帽子了吧。

    于是下午到剧组拍戏的时候,玲姐目光总控制不住往叶景深脑袋上看。

    看得叶大影帝心里毛毛的,忍不住竖起剧本挡住玲姐复杂的眼神,和正在认真对台词的宁宁道:“你那经纪人老看我做什么?”

    “大概是看你有没有戴帽子。”宁宁道。

    叶影帝:“……?”

    很快正式拍摄开始了,现场仪器调试完毕,演员准备。

    “一、二、三,开始!”

    正午时分,小镇上人声鼎沸,宁宁饰演的九娘坐在茶水摊上。

    剧本上只说了九娘在这里等待江远出现,却没有详细描述,所以这一段就靠宁宁自由发挥。

    九娘虽然是个十六岁的豆蔻少女,但她从小在弱肉强食的环境中长大,没有长歪太多已经是万幸,但她同时也很聪明,否则无法在同期的小伙伴中脱颖而出,成为其中的领头人。

    她身姿笔挺地坐在长板凳上,眼神冷漠地注视着放在桌子上的长剑,衣袂飘飘,气度不凡,看起来不像个刺客,更像是出身名门的武林世家小姐,待到饰演店小二的群演端着馒头和茶水放到她面前,她眼睑微掀,言简意赅道:“多谢。”

    声音低沉悦耳。

    从怀中掏出几枚铜钱,用剑柄推上前。

    “赏钱。”

    镜头外,王导点了点头。

    叶景深看着气质眼神截然大变的宁宁,窈窕的身影忽然和他记忆中拽着他衣服娇气地喊叶哥哥的小女孩重叠起来。他抱起手臂,嘴角微微上扬。

    到底是大学毕业了,看起来长大不少。

    转而想到她上午客客气气地叫他叶老师,还有那一条离婚短信,叶景深眉宇间浮动着浅淡怒意。

    如果宁宁这丫头真敢拿离婚这件事开玩笑,他一定要好好教训她!又不是谈恋爱还能闹着分手,离婚这种事情,也是能放在嘴上随时随地说的吗?!

    他平复下心绪,一秒入戏。

    到他上场了。

    红鬃马疯狂地在青石板上狂奔,架马的群演表现出拉不稳缰绳的惊慌神态,其实一直在控制着马儿前进的方向。原本这一段应该是用分镜头的,甚至有些演员还会用替身,但是上午见识过宁宁的身手,再加上她自己强烈要求,疯马便笔直地朝着路中央背对着行走的持剑女子狂奔而去。

    剧组人员纷纷紧张起来。

    千钧一发之际,九娘脚尖一点急速后退,信手抓住一根粗长的竹竿,手腕一抖,重重抽打上红鬃马的后蹄。

    疯马长嘶一声,翻身砸落在地,激起一地烟尘。

    九娘负手而立,微微抬眸,正看见对面江远眼含赞赏的看着她,她怔愣片刻,眨了眨眼,显然没想到目标一下子出现在眼前,淡色的樱唇缓缓勾起轻浅的弧度。

    找到你了。

    “Cut!”王导喊卡。

    剧组人员和助理立刻凑上前,擦汗的擦汗,递水的递水。

    按剧情进度,下一个应该是夜深人静时,九娘进客栈刺杀江远。

    但眼下还是白天,便先将白天有的外景戏份放在一起跑。多数是一些难度不小的武打动作,对于从小就跟着长辈锻炼的叶景深和宁溪来说,根本是小菜一碟,宁宁迅速在剧组积攒了一批以李小桐为首的迷弟迷妹。

    除了少部分涉及台词眼神变化的镜头会重拍,武戏宁宁都是一条过,王导嘴上不说,眼神里透露的分明是满意。

    很快就到了拍夜景的时候。

    镜头开始的时候,主角江远正躺在床榻上睡觉。

    镜头一转,九娘身着夜行衣,黑布蒙面,身姿轻盈迅捷地在屋檐上飞速小跑——当然身上是吊着威亚的。虽说以宁宁的身手真身上阵也没问题,但她还不想挑战剧组众人的心脏强度。

    九娘揭开了江远正上方的瓦片,然而——没人。

    她赫然警觉,回首就见白衣男子长身玉立站于身后,折扇轻摇,好一派浊世佳公子的风采。

    江远摇头叹息:“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大冬天晚上扇扇子,脑子有病!”九娘冷哼,悦耳的声音在黑布遮掩下听起来有些失真。

    江远笑容一僵,两秒后默默收起折扇。

    紧接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镜子?他左右看了看自己俊美如昔的脸,颇为自恋地点了点头,没错,还是这么帅,所以,眼前这个女子绝对眼神有问题。

    嗯,江远的人设是江湖花心浪子来着。

    换做一般人,在江远这般逗比的举动下,不是笑出来,就是满脸无语或鄙夷了。

    但在脑回路笔直笔直的九娘看来——

    “臭小子,你敢瞧不起我?”

    长剑一抖,当胸刺去,江远堪堪举起剑鞘挡住雪亮的剑尖,眼前就出现一双燃烧的怒焰的清灵美眸,自然而然的赞美脱口而出:“好美的一双眼睛!”

    这下彻底激怒了九娘,招招朝着对方要害招呼过去,江远一边貌似手忙脚乱地接招,一边口花花地调戏眼前的黑衣美人儿,惹得九娘出招渐渐没了章法,被江远瞅准空隙将她的剑击飞了出去,顺势挑开她脸上的面罩。

    月光如水,美人如玉,有些凌乱的发丝落在肩头和锁骨,整个人无一处不精致,她忽然抬起袖子,遮住大半张脸,潋滟的美眸狠狠瞪了他一眼,跳下房檐消失不见。

    那一眼,带着一丝茫然和羞愤,仿佛有万千星光落入那双清灵的美眸中,让人心头一动。

    江远注视着九娘消失的地方,惋惜地将折扇叩击在手掌上。

    “怎么这么快就走了,我还没看清呢……”

    这一条因为掺杂了大量的武戏,王导虽然对两人的眼神碰撞不太满意,可又担心拍不出之前对打时的效果,就让两人补拍了一些有台词的戏份。

    后来王导发现第一次拍的时候,九娘露出真容的那一刻,江远眼神中自然而然流露出惊艳,嘴角下意识勾起,最终把这一段保留下来。

    宁宁今天的戏份结束,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快一点的话还能赶上夜摊吃饭,便向王导告辞了。

    王导大手一挥同意了。

    她没注意到,正在补妆拍下一场戏的叶景深盯着她看了许久。

    ……第二次了,不跟他说一声就走,宁宁这丫头是不是忘了她还有个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