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148 全息网游之扑倒流氓大神(完)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见孟萌终于卸去了伪装,靳泽抹了把脸,整理好领结,看在两人以往的情谊上,给了她最后一个忠告:“这些东西,我能查出来,靳檀和宁家迟早也会查出来,建议你做好准备,或者逃到国外去,不过不是没有被抓回来的可能。意图谋杀和陷害宁家唯一的大小姐,即便宁宁心好不计较,你以为其他人会放过你?”

    他走到门口,手扶在门边微微侧头,“看在我以前真心喜欢过你一段时间,我装作不知道,但仅此而已,请你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孟小姐,你好自为之。”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被独自留在房子里的孟萌冷笑两声,嘴唇发颤,看不清表情。

    靳泽觉得这件事应该过去了,孟萌却不是这么认为。

    孟萌真正感受到什么叫众叛亲离,靳泽和凌哥哥都靠不住,曙光帮会的人看到她就躲,游戏里到哪里人们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前几次她什么都不要组团升级都没人肯要她,没有对象的人担心和她走到一起被人误会,有对象的女玩家看见她就觉得她会插手自己的感情,说什么都不肯让自己的男朋友靠近……

    敢接近她的男玩家,要么是孤陋寡闻的,要么是对她图谋不轨,问她多少钱肯陪的……

    一夕之间,什么都没了,就像童话中的泡沫一下子炸开,那些虚假的美好通通消失不见,只有再真实不过的残酷现实。

    她父母早逝,在亲戚的接济中磕磕碰碰长大,除了父母留下的房子,和一点少的可怜的救济金,她什么都没有,十八岁一成年,她就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房子里。

    她只是一个人呆怕了,不过是想攀个有钱自己又喜欢的男朋友,不再过这种孤寂清苦的日子,她错了吗?

    她为了靳泽,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认识的人,可结果呢,他拍拍屁股走了,到头来她一场空,好好的男友没了,游戏里三年的努力也化为泡影。

    是谁的错呢?

    不,不是她的错。

    是翻脸不认人的曙光那群混蛋的错!

    是抢走她男朋友靳泽的宁溪的错!

    对,是宁溪的错!

    她怎么就没死在那场车祸里呢?还回来做什么!

    靳泽提醒的没错,她现在活得像过街老鼠,以后的日子也看不到什么希望,总要做点什么!在向亲戚求助,结果他们不知道从哪里知道她的那些事直接把她拒之门外,孟萌冷下脸来,觉得自己走投无路,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自己都这么惨了,凭什么那个大小姐就可以高枕无忧,可以舒舒服服地享受家人男友的体贴呵护,舒舒服服过好日子?她凭什么?

    她要她死!宁溪必须死!

    孟萌坐在车里,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眼白部分布满血丝,盯着宁宁和靳檀送客人出门,离大街边上越来越近。

    她觉得靳泽不就是喜欢宁溪,几乎甘愿为宁溪放弃一切么?既然他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人做这么多,那么她就要让他失去宁溪,让他亲身体会到失去心爱的人有多痛。

    她不要靳泽去死,她要靳泽终生活在悔恨中。

    宁宁和诸神同盟的五六个个人正聊着,眼角余光就瞥到停在斜对面一辆车就朝着他们冲了过来,直挺挺就朝着酒店门口冲。

    同行的人已经懵了,胆子小的女孩子们直接惊叫了出来,宁宁一看到驾驶座坐着孟萌就知道是冲着她来的,宁宁哪怕没什么内力或是灵气,她的身体反应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更何况上个世界她还是个武打女星,这下遇事第一反应就是把伸手拉她的靳檀和诸神的五六个人一脚横扫到旁边的草丛里。

    靳檀骇得心胆欲裂,来不及思考女朋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从草坪中挣扎着抬起头来,就看到宁宁后退几步,借力踩上车前盖跳到车顶,然后双手撑住车顶双腿屈起,拿膝盖猛撞车窗玻璃。

    结果车窗质量好得出气,宁宁这一世缺乏锻炼,完全没撞动,反而被车一个急转弯脱手甩了出去。她摔下去地时候注意护住头爬起来,就看到车子后退一段距离,再度向她碾压过来,她能清楚地看见孟萌不顾一切阴狠的眼神。

    宁宁不知道她是被什么刺激到了,她顾不得思考其他,脑子里飞速运转着思考该怎么样拜托险境。

    “宁宁,快跑!”靳檀脸色一片惨白,想也不想冲上去要为她挡车,眼底猩红一片。

    宁宁大急,挡什么挡!这是去送死!

    正在这时,靳泽开车从旁边的车库出来,目睹了眼前这惊险一幕,心脏霎时扑通一跳,脸色刷白。靳檀怎么样他无所谓,可是宁宁绝对不能出事!

    他手脚发凉,头脑却意外地冷静,一脚踩中油门,在孟萌开车撞向宁宁和靳檀的时候,横车挡在了两方之间。

    “砰!”

    剧烈地撞击声响起,靳泽身体猛地前倾撞上方向盘,额头上似乎有温暖的液体留下,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站在门口以为自己今天小命不保的保安们简直惊呆了:“……”

    听到声音纷纷走出来看的玩家们和工作人员也是一片哗然,怎么就一转眼的功夫,酒店门口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还是宁宁反应快,她立刻指挥着保安把里面昏迷的人拉出来,“快,这么剧烈的撞击一定是出事了!你们几个,车门变形了赶紧撬开!里面人暂时别动,等医生来,免得伤上加伤!有人带手机了吗?立刻打电话喊救护车!”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听从她的指挥赶紧忙碌了起来,场面一度混乱。

    靳檀冲上来抱住宁宁好一会儿,他表情一片空白,细看整个人都在细微地颤抖,宁宁拍拍他的后背,踮起脚亲了亲他的嘴唇,轻声安抚:“没事的,没事的,我很好,一点伤都没有。阿檀,别怕。”

    她知道他一定在后怕,但她没办法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有事,即便阿檀在这个世界里是集团老总,是游戏大神,也无法改变他战五渣的事实,遇到这种危险,她怎么可能让他挡在面前,让他以命相搏?

    怎么说她都活过了好几世,对普通人而言致命的车祸,在她看来还没有在战场上拼杀来得可怕。可是阿檀他没有前几世的记忆,在他眼里,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小姐而已。

    想到这点,宁宁就有些惆怅,如果他能记得其他人的经历就好了。

    她没有惆怅太久,等靳檀情绪缓和了些,她就去看了撞在一起的两辆车,这才发现后来冲出来的那辆车是靳泽开的。

    靳檀亦步亦趋地黏着她,宁宁也不在意,看到车主是靳泽,靳檀怔愣一瞬,心里默默道了声感谢。

    宁宁先走上前看靳泽,发现他只是撞到额头,身上并没有哪出骨折,这才松了一口气,又去看了孟萌,她可能是临时起意,并没有弄安全带,伤势比靳泽严重得多,好歹还有一口气在。

    宁宁确定她没有生命危险,便不再管她。

    杀人未遂,将来的日子,孟萌就等着在牢里过吧。

    刚才还有人报警了,警局来得不远,在救护车来之前警察就到了,看见两辆车撞在一块儿还以为是交通事故,看两个司机头耷拉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伤得不清,还说交通事故咋没联系交警队呢?120打了吗?

    众受害者以及围观人员齐刷刷看向警察蜀黍。

    “不是普通的交通事故,是谋杀!谋杀未遂!那女的就是开车撞人那个,男的是开车挡了一下被撞晕过去了!”

    “警察叔叔你别不信,大酒店门口有监控,你去看监控就知道了!”

    “多亏了有宁宁姐在,要不然我爸妈今天就得到医院或者是殡仪馆看我了!”

    “这女的也太丧心病狂了吧,自己做三还不让人说的,跑去开车撞受害人,她有没有心的呀!”

    “必须治她!狠狠地治她!什么?你说她伤得很重?那是她自找的!警察叔叔我跟你说,她绝对完了,就算宁宁姐和幽灵帮主放过她,我们也饶不了她,你不知道,她连我们都想一起撞!”

    诸神的这几个帮众都是十几二十几的小年轻,看到警察问话,一股脑叽叽喳喳地冲上来,听得警察叔叔脑壳疼,不过他好歹听到了重点,哦,酒店门口有监控啊,有监控那就容易多了。

    看完监控以后,警察叔叔直接傻眼了。

    之后两辆车撞停的一幕就够惊险的了,再倒回来看前面,那姑娘一扫腿把旁边所有人踹开,自己独自面对气势汹汹的肇事车辆,更是让人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里。

    这姑娘真不是练家子?看这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拍武打电影也不过如此了吧,短短十几秒扭转的危险的处境,就算是专业保镖不一定能做到啊。

    别说歹徒不是那姑娘制服的,要不是有她踩车顶上车盖膝盖撞车窗一连串动作,等那男的开车出来救人,在场的几个年轻人尸体都该凉透了。

    而且,从监控里他能看到,那姑娘已经从被撞碎的绿化带上捡了一块板砖,要是照着她之前撞玻璃那一下狠狠砸过去,那歹徒说不准真的被制服了!

    宁宁这么纤细美丽的外表,却有着与柔弱的气质截然相反的身手和武力值,听说人家还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警察出来再看她,那目光简直高山仰止犹如在看一只行走的陆地霸王龙。

    再看旁边紧挨着宁宁,人高马大的靳檀,警察叔叔估摸着这两人不是情侣就是夫妻,想想监控视频里这人被一脚踹道,忍不住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又是感慨又是敬佩:“小伙子,你很有勇气!”

    ……敢娶这么一个强悍的妻子,这要是一不小心发生了什么口角,那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家暴啊。

    他忍不住递出一张名片,眼带同情:“有困难,找警察。”帮忙调解调解。

    靳檀一脸茫然接过名片:“……”

    且不提警察叔叔的心情波动,酒店门口的这场车祸不知道被附近的人拍下了视频,还上传到了网上,一时间引起了轩然大波。

    宁家人得知这件事后勃然大怒,在孟萌和靳泽住院养伤这段时间把所有的事情查了个底朝天,得知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更是恨得牙痒痒。

    于是走关系在孟萌出院判刑之后,把她送进了国外最有名的一家精神病院,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还被人当做精神病人折磨,她一个正常人差点真成了精神病,而且,由于车祸里孟萌伤得很重,出院后也没好好调理,在精神病院里第五年就病死了。

    值得一提的是,靳泽的伤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大概是伤到头部的原因,他醒来后就忘记了以往所有谈过的恋情,他连宁宁也忘记了。

    医生说这是创伤性失忆,他不记得自己所有关于花花公子的记忆,也许会恢复,也许一辈子也记不起来。靳泽他爸倒是挺满意,那些荒唐的过往不记得了正好,给他回来安安分分地继承家业。

    第二年,靳宁两家举行了盛大了婚礼,靳檀和宁宁邀请了很多游戏里的朋友一起来参加,靳泽也来了。

    又一年后,宁宁在医院疼了一整晚,生下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公主,取名靳宛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