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180 末世养娃日记(完)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直到日上中天,浩浩荡荡的丧尸潮才兵临b市基地城下。

    听了异能者来报的基地众高层匆忙赶到防御墙往下看了一眼,正对上大片密密麻麻的红眼睛,没有防备的头皮一炸,猛地退了几步。

    卧槽!

    丧尸!

    漫山遍野的丧尸!

    他们所处的位置在防御墙视角最清晰的地方,占据制高点从上往下看,基地城门前黑压压站着一片丧尸,不断发出令人心颤的嘶吼声。被无数满含恶意和食欲的视线盯住,饶是在场的都不是普通人,看到这一幕依旧忍不住生出阵阵寒意。

    这个陆景槐,是将全国的丧尸都给叫来了吗?

    “啧啧,这真是我有史以来见过最可怕的丧尸潮,就我们这么点人,够他们分吗?”叶琛手搭凉棚往外看,忍不住摇头,“完了,完了,我看咱们还是投降算了。”

    领导原本正严阵以待,听了这话忍不住瞪了叶琛一眼,神色有些凝重地凑近宁宁,低声问道:“这么多……真的没问题?”

    “放心吧。”

    宁宁淡淡地一句话顿时叫他鼓噪的胸腔平缓下来,领导定了定神,伸手举起手边的扩音器,沉声道:“陆景槐,何必躲在暗中窥伺呢,我们都知道你来了,不如出来见见面?”

    到了这一步,彼此是彻底撕破脸了,只见丧尸潮后方一阵耸动,身着墨色卫衣的男人被数十名异能者护着很快出现在他们眼前。

    “你们抓我的时候,恐怕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吧。”陆景槐好整以暇抱臂感叹道,他眼眸微眯,视线落在面色平静无波的孟老和邢家父子身上,眼底带着些嘲意,“叙旧的话等你们成了我的俘虏再慢慢谈,现在你们不如想想该怎么才能活下来!”

    说完陆景槐一挥手,无数丧尸立刻嘶吼着冲前方扑了过去。

    “这人可真是心急。”宁宁摇头道,抬手召唤布鲁斯,同时头也不回对身后的丧尸们命令,“你们就在基地门口守着,千万不要靠近丧尸皇,一旦丧尸们进入基地五百米范围内,按照计划与人类配合,别让陆景槐的阴谋得逞!”

    “是,主人。”

    邢也有些不满地伸手环在宁宁腰身,说什么也不肯撒手。

    邢也不像小一他们从一开始就被宁宁签订了契约,说来也是玄妙,他对这个世界所有的人或事物都没有什么亲近感,唯独宁宁,打从第一次见面意识混沌的时候开始,邢也就能感觉到她对他有着来自灵魂深处的吸引力。

    原本他都做好准备与宁宁同进退,结果事到临头才知道她压根就没准备带他去!原因就是那什么见鬼的丧尸等级压制!哪怕他已经是世间少有的十二阶强者,但是丧尸的限制让他在面对丧尸皇的时候难免束手束脚。

    目标是丧尸皇的话,邢也和宁宁一起去,说不准还会给她拖后腿,这让邢也只好不情不愿地留在了基地这里。

    但他依旧忿忿不平。

    哼,如果宁宁出了什么事,在场的所有人类和非人类都别想好过!

    邢也心情不爽地暗下决定。

    宁宁的精神力已经感知到布鲁斯在飞速靠近,她在邢也怀里转过身来,双手搂住她的腰,把头埋在他的锁骨处蹭了蹭,“相信我吧,你知道我有多厉害的,别担心。”

    邢也被她蹭得心痒,心头一瞬间软得不行,忍不住最后挣扎道:“……我可以代替你去的。”

    “不行。”她的语气带上几分凌厉,邢也微微一愣,抿起唇沉默下来,宁宁抬头看到的就是这人漂亮的蓝眸微敛,眼底深处流露出丝丝委屈与忧郁的表情,再有他那张精致白嫩的小脸蛋颜值加成,简直能让所有目睹这一幕的女性生物母爱爆棚。

    宁宁也不例外,她捧住他的脸吻住他殷红的唇瓣,邢也微微怔了一下,若是以为他还会考虑一下这是在大庭广众,现在他哪里会考虑那么多,当下毫不犹豫回吻了回去,脸颊浮现淡淡的红晕。

    邢锋走上防御墙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一幕,黯淡的天幕下,宁宁双手抱着邢也的腰,唇角微翘,眼波柔光潋滟,像是在安抚一只沮丧的大型宠物……少年蓝眸微阖,不依不饶地追逐着那两片柔软的红唇,半晌终于慢慢歇止,小口喘气将额头相抵,依旧有些不满的模样。

    在背后阴沉沉的云幕映衬下,依偎相拥的小情侣美好得仿佛在发光。

    邢锋呆愣了许久,才面无表情地转身退开。

    ……这两人到底有没有在战场上的自觉啊?

    回过神,手里不禁雷光暴闪,忍不住想到丧尸群里杀个七进七出以抵消那股被虐狗的憋屈感。

    高层那边见宁宁依旧没动静,顿时有些着急。

    “宁小姐,有什么话等回来再说吧,早一日拿下丧尸皇,我们就能少一些无谓的牺牲啊。”有人焦急地开口道。

    可邢也的脸色却在一瞬间阴了下来,“如果那什么丧尸皇当真已经进入王者之境,别逞强,立刻掉头回来!我不允许你冒险!”邢也清澈见底的眼眸闪过一道红芒,人类的死活本就与他无关,可如果宁宁因为此事出了什么三长两短,他一定会忍不住当场掉头对付这群人类!

    他直起身伸手环在宁宁腰间,不善地看向开口催促的那人,眼神冷戾,嘴角勾起,露出抹噬血的笑容,哪有一点儿在宁宁面前爱害羞闹别扭的小模样?

    邢也那张脸笑起来从来都是阴森森的,自带鬼气特效,正常人见到他一笑都忍不住双股战战。那人坚强地顶着邢也恐怖的视线,等待宁宁回复,背后刷刷刷冒冷汗。

    宁宁无奈地发现自家伴侣又在恐吓别人,踮起脚再度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微笑道:“不要生气,我知道的。”

    始终分出一分注意力在宁宁这边的叶琛见状嗤笑一声,真是个蠢的,知道又不代表答应,这话都听不出来。

    他心里不屑,嘴上却什么都没说,又不是他老婆他何必多事,再说那位宁组长显然心里早有成算,他还是不要随意插嘴的好。眼神掠过黑压压涌来的丧尸,扫向某个不起眼的角落,袖子里小巧精致的探测仪器顿时红光闪烁。

    叶琛笑了笑,虽然看不见,但丧尸皇应该就在那里吧。他眼神从邢也身上扫过,伸手将不断闪烁的小仪器扔给宁宁,撇撇嘴说:“听说丧尸皇特别喜欢我之前做的劣质诱导剂,我就顺手做了个小玩意出来,除了能自动锁定诱导剂元素最浓郁的地方,也没什么用处。送给你了!”

    他顿了顿,嘴角缓缓勾起,“当然,如果你愿意将丧尸皇的尸体给我,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

    “想不到,你也会有无私奉献的一天。”宁宁颇为有趣地感叹道,很快又笑了,她利落地踩上防御墙,一跃而起跳上布鲁斯的背部,完全无视了身后叶琛不满的抱怨,伸手拍了拍大鸟的脖颈,“我们走,阿三。”

    座下巨鹰发出一声高亢的长鸣,重重声浪震倒了方圆两百米以为的丧尸,入目可及之处,所有人类和非人类生物脑子发蒙满脸空白。

    宁宁对它这无差别攻击也是无语了,趁着大家都还没回过神来,先是干脆利落地将捂着脑袋的陆景槐绑了扔到防御墙上,紧接着找到窝在角落里看戏的丧尸皇。

    大鸟爪子里抓着丧尸皇腾空飞起,翅膀一振就飞离b市数千公里外,宁宁见到林子枫还没认出他来,结果他一见她就跑,原本她还纳闷是不是抓错了丧尸,结果对方一开口她才知道竟然是认识的人。

    “卧槽!你个女魔头是怎么找到我的?还一下子找得这么准?!快放我下去,我恐高啊啊啊啊啊——!”

    惨烈的嘶吼伴随着高空的寒风,一点不漏地被宁宁收入耳中。

    嗯?

    听这语气,似乎还是个熟人?

    她的记性一向极好,尽管丧尸晋阶后有些脸部线条发生些许变化,她还是很快从脑海中搜寻出与这只丧尸皇相似的面孔。

    “你是……林子枫?”宁宁挑了挑眉,冷笑道:“原来你没死啊。”

    这慢条斯理的腔调一瞬间勾起了林子枫记忆中在她手底下挣扎求生的样子,莫名的恐惧席卷全身,丧尸皇整个人都不好了。要命!不是过去的情感都不记得了吗?为什么他的身体竟然在这女人一句话之下就下意识地想跑?

    “想跑?你跑得了吗?”宁宁看出了他的想法,促狭地一点下方距离足有数万米的大地,“你能跑到哪里去?还是说你成为丧尸之后还觉醒了飞行异能?”

    瞬间僵化成石头的林子枫:“……”

    ……并没有。

    他依旧是精神力异能,猎猎的风刀子一般刮在他脸上,他悄摸摸往下瞄了一眼,顿觉头晕目眩死活不肯再睁开眼睛,林子枫皮厚不怕疼,但是这个高度……

    妈妈呀,就算是丧尸皇掉下去都得变成饼饼好吗!

    他甚至不敢攻击抓着自己的大鸟和更上面的宁宁,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跟他们同归于尽,他转生为丧尸不到半年,大好河山还等着他游览,怎么能死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下面?

    丧尸皇先生果断认怂,“女魔……不是,宁大小姐你就放了我吧,丧尸围城的是都是陆景槐那奸猾的小子弄出来的,我就是对那诱导剂上瘾跟他做了一场交易。至于我生前的事都过去了,您这么厉害,我哪敢跟您报仇啊?”

    他整张脸苦哈哈的,几个月前这只鸟还没这么大,他都不敢找宁宁麻烦,更遑论如今,他抱住这变异鸟的爪子还没有它指甲长,就自己这小身子骨,哪里敢跟它较劲啊。

    如果是林子枫死后掌握了什么美好品质,那无意就是自知之明了,他十分清楚自己这点本事也就能在丧尸堆和人类面前作威作福,但要面对这类超越人类想象的巨禽,那真是除非自己能长翅膀飞起来,否则一旦离开地球,自己只能随对方搓圆捏扁都不带有一点儿反抗余地的。

    林子枫从爪子缝隙之间瑟瑟发抖地往上看,正对上一只充满锐利和冷漠的金眸,其中蕴含的威压令他下意识浑身一颤。

    直觉警报器拼命拉响。

    要死要死要死!早知道这只鸟长成这样的怪物,打死他都不会同意和陆景槐到b市来看热闹。

    卧槽!这鸟是磕了金坷垃了吧,还是一不小心返祖返到蛮荒时代去了?!这种作弊一样的生物根本就不该在末世出现!

    宁宁又问了林子枫一些话,他不敢有所隐瞒,一五一十地答了,言语中透出的对人命的漠视她也装作没听出来,人类变成丧尸以后,似乎三观和品性都会有所改变。她家里养的十三只丧尸包括邢也可都不是什么好丧尸,但那又怎么样?有宁宁在,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迈入毁灭,无论是心灵上的,还是身体上的。

    在天空盘旋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布鲁斯才带着他们降落在地上,林子枫摔下来的时候腿都软了,双手撑在地上浑身抖个不停。

    宁宁见了这一幕,难得有了一咪咪同情心,有恐高症的丧尸皇啊,全天下也就这一只了吧。

    她摸了摸鼻子,清了清嗓子,“话说,你想不想变回人类。”

    林子枫听了一愣,随即猛地摇头,道:“不不不,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人类的时候太废了,力量不行,又没那个脑子跟聪明人都,我会被玩死的!”他死前的事情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陆景槐还真拿他当傻子啊,真遇上什么事情,林子枫保证第一个扔下他就跑。

    “是吗?可是b市已经在研究丧尸病毒上有了进展,丧尸迟早会在地球上消失,你也不例外。”宁宁好心提醒他道。

    “这种事得要好多年才能做完呢吧。”林子枫难得聪明了一把,他摆了摆手,无所谓道:“在那之前,就让我在外面逍遥几年,我还没玩够呢。”

    他想了想,补充道:“你不要告诉别人我的事情,我帮你约束附近的丧尸,不让他们骚扰b市基地怎么样?”

    宁宁点头,她走到林子枫眼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正要拎他起来,结果林子枫一抬头,刚张嘴说了个“你”字,一道奇异的符文倏然在他额头浮现。

    紧接着那道符文放出璀璨的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化作一束光点没入她的胸腔,宁宁只觉心脏猛地一跳,眼前陡然漆黑,失去了知觉。

    意识的最后,是林子枫惊讶睁大的眼睛,和下意识伸出来扶她的手。

    不是他……

    那……是谁……暗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