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032(魔法)小公主(1)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主线任务一:将玄空幸福值刷到100,当前……”

    “停!”

    宁宁回到虚无空间,第一时间叫停了每次回到这里必听的机械音,抬手揉了揉眉心。

    “以后这些无聊的东西就不要汇报了,都已经知道是同一个人,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阿三眼疾手快关闭了电子播报功能,大略扫一眼宁宁这次的收获,看到最后说:“主人,您目前拥有五万功德点数,以及小世界赠与您一份药剂,已经转移到您的随身空间里了。您可以随时查看。”

    “只有一份药剂?小气。”

    宁宁撇了撇嘴,放松身体,闭上双眼体会虚无之地的失重感,灿金的长发在空中浮浮沉沉,心神仍沉浸在脱离世界前的沉重感。

    她不说话,阿三摸不准自家主人的心思,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一人一系统就这样默默飘在空中,安静如鸡。

    “哎。”宁宁花费好些时间平复了翻腾的心绪,缓缓睁开眼睛,原本略为僵硬的身体因此放松下下来,笑道:“感觉好不公平啊,每次结束任务我都要难受好一会儿,那家伙却什么感觉都没有。”

    阿三沉默了三秒,终是忍不住好奇:“主人您在小世界跟男……那位大人不是相处得挺好吗?为什么对方找上门您反而不高兴了呢?”

    宁宁深深看阿三一眼,确定自家单纯的小系统跟了她这么多位面,情商确实依旧为零,无语许久后才开口:“你还记得,我最初与你绑定的目的是什么吗?”

    “记得,回到属于我们的世界,向……向游戏主神报仇。”

    “是了!”宁宁耸耸肩,眼神冷静,“我始终没忘记,我来到虚无小世界只是一场意外,终有一天,我会结束这样的旅程,回到我该回的地方去。玉……他能找到我的精神体,说明他根本不是任何一个小世界的人,甚至,他的世界等级远高于你我出生的世界。”

    “虽然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认那个元昭神君的看法才是代表他那个层次的神对我的看法——以我如今的实力,强行和他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当然,我不是想跟他在一起,只是,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渺小,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啊。”

    阿三一副很为自家主人不平的样子:“才不是!主人是最厉害的!只不过……遇上的男主人那一挂的人太变态。”久远的身份暂且不提,小世界里什么困难难倒过主人?!

    阿三眼里毫不掩饰地闪烁着主人是天下第一棒,不是我方太无能而是对方挂太多,主人早晚打爆他们的期待光芒。

    宁宁捏了捏阿三肉嘟嘟的小脸:“现在的我还差得远呢。”说着,她皱了皱眉,“别叫他男主人,我还没和他在一起就男主人男主人的叫,未免太可笑!”

    她在小世界中和任务目标在一起是一回事。

    可是让她用本体和他在一起又是另一回事。

    这样的她跟他牵扯在一起,和小说电视剧里攀龙附凤一步登天的草根女主有什么区别?就连光明正大站在他面前说一声不,都显得那样卑微又可笑!

    只要自己足够强大,才有选择未来的权力。

    到时候即便发现他不符合自己的择偶条件,大不了一脚踹了就是。也能有足够的底气,防止对方一言不合,给她玩个小黑屋囚禁play。

    嗯,先订个小目标……能在他发火的时候跑路就好。

    跑到他翻天覆地都找不着的那种。

    闭了闭眼,平复一下心情,宁宁这才查看起自己这一世的收获,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一瓶绿莹莹的药剂。宁宁瞟了一眼道:“元素亲和药剂?能直接作用于灵魂?虽然只有第一次使用的时候有效果不过也不错了,就是怎么听着都像是西方魔法那一挂的辅助道具……”

    在打开的星图上随意点点,她看到了一个突然出现的光点,光芒远胜于上一个武侠位面,“西幻位面……?来的正好,就这个了!听说魔法师好像对灵魂方面研究颇深,不知道这个位面有没有……”

    肉体锻炼得再强悍,脱离小世界之后她也带不走。还不如多学习一下精神层次的招术,比如契约,召唤之类的小技巧,唔,再看看有没有塑造肉身的魔法吧,总不能一直让自己的精神体“裸奔”吧。

    她点开了那个代表着西幻位面的光点,熟悉的大门凭空出现。

    “主人,等等我!”

    阿三连蹦带跳地化作小光团,跟在她身后扑了进去,进入了下一个世界。

    *

    华丽的蕾丝面纱拂在脸上,宁宁睁开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捏着波斯·阿三·猫的小圆脸,身体正侧卧在深红绒毯上。

    宁宁茫然地坐了起来,环顾一周。这里似乎是一辆马车,宽敞华丽,只能听到轱辘轱辘地车轮转动声。

    马车的入口处,悬挂着外淡金里白纱的绒布窗帘,完美地遮挡住外人对里面的窥伺,只允许温暖的阳光透入。

    她趴着的名贵地毯,旁边固定着梳妆台,上面雕刻着独角金马,做展翅飞翔状,栩栩如生,只是梳妆台上空荡荡的一片,昭示着这里无人问津的事实。

    宁宁费力地想要站起来,却在起身到某一个高度的时候,双膝一软,浑身无力地倒了回去。

    ——她这具宿体里被下了药。

    宁宁立刻意识到这件事,此时马车外名为保护实则监视她的骑士敲了敲马车,警惕地问道:“公主,发生什么事了吗?”

    “……给我食物。”一边梳理着小世界信息,宁宁一边面无表情地装虚弱,肚子里饥肠辘辘地叫嚣着饥饿的存在感,指关节还有细微但不容忽视的薄茧,这可不像是从小养尊处优长大的公主殿下。

    听着公主命令式的虚弱语气,骑士摩格愣了愣,随即讽刺地勾唇,果然是个软弱无用的废物公主,前两天还想着逃跑,饿几顿就老实了。

    宁宁这番话在摩格听来就是服软的意思,愿意听从他们的指挥,是以摩格不介意去给她找些食物,否则要是饿坏了她,国王陛下去哪儿找另一个女儿替卡洛琳公主去死?

    带他走后,宁宁还能听到这位帝国赫赫有名的年轻骑士嘲讽地低语:“贱胚子!早服软不就好了?折腾来折腾去,还不是要乖乖听话?”

    宁宁眉头挑了挑,直接将这个人记上小本本。半个小时后,她看到对方从窗台缝隙里推出来的简陋面包和凉水,嘴角的弧度更加深了,再度给这名叫摩根的年轻骑士记了一笔。

    她挥手将那粗糙的不成样的食物收进空间,随即取出外脆内软香喷喷的软欧包,刚出炉的软欧面包弥漫着小麦的清香,咬一口面包喝一口甜牛奶,这时候她就万分庆幸自己有个实时保鲜的随身空间了。

    这次的世界对她来说比之前要危险的多,不同于一开始就穿过去的末世,也不同于继承了宿体超高武力值的上一世武侠世界,这一世的宿体只是个没有一点魔法才能的废物,而这个世界,则是剑与魔法的西幻世界。

    在这片名为亚尼迦的神奇土地上,精灵,矮人,兽人,地精,还有人类,各大种族和谐共存,他们信仰着神祇,其中以光明神的信徒最为庞大。

    女主卡洛琳是来自三大帝国之一的格罗萨帝国的公主,是罕见地光系魔法天才,国王陛下最宠爱的女儿,唯一的合法王位继承人。

    是的,唯一。

    概因这一世的宿体,名义上是帝国大公主,实则根本就是个不受宠的小可怜儿。宿体母亲早死,国王在她母亲死后没多久就立马娶了邻国的一位公主,没多久就生下了天生光元素充沛的卡洛琳。有了天资优越的小女儿,宿体这个没了娘连哭声都微弱的可怜的女婴更是被国王完全扔到了脑后。

    要不是有她母亲当年的侍女明里暗里接济着她,天生体弱的宿体死在皇宫哪个角落都没人知道。可惜,就在半年前,那名侍女不幸感染了疾病,没多久就去世了。

    恰在此时,来自深渊的魔龙突然出现在亚尼迦大陆北部,大肆破坏,并以极快地速度逼近格罗萨帝国王城,整个帝国从上到下苦不堪言,最厉害的龙骑士在面对黑龙的时候都束手无策,国王陛下愁得头发都掉了好几根。

    这时,有人想起来大陆上广为流传的公主与龙的传说,据说远古时期曾有火龙肆虐,当时古国的公主主动站出来献身恶龙,平息了龙的怒火,大陆得以恢复和平,以为这个故事只当做故事听,但如今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帝国上层的视线不约而同转移到他们的公主——帝国明珠卡洛琳公主身上。

    美丽善良,由先代教皇亲自洗礼,一出生就带有浓郁光元素魔法天赋的卡洛琳公主!

    还有比她最合适的人选吗?

    那为什么宿体会出现在前往黑龙所在地的路上呢?因为她是一个替死鬼。国王唯恐心爱的女儿出事,这时经人“提醒”终于想起了还有个大女儿在,抱着万一的希望,如果只要是公主就成呢?

    于是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大女儿塞进小女儿的车队,期待着李代桃僵的那一丝可能。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他还唯恐大女儿死不掉一样,哄骗着她学会一个名为魂契的魔法,宿体不知道魂契的含义,熟知剧情的宁宁却清楚。

    所谓魂契,实则是亚尼迦大陆自古以来流传的契约奴隶的魔法,即便是没有天赋的平民也能学习,不仅能在主人受伤的时候代替主人受伤,关键的时候还能为主人送死,相当于替身娃娃一样的作用。

    而作为宿体这个“奴隶”的“主人”,除了卡洛琳还有谁呢?

    想想宿体这个傻女孩因为这是父亲唯一教她的魔法,便欢天喜地地牢记在心里,概因魂契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承受方必须心甘情愿才行,她却根本不知道,这个魔法契约背后隐藏着多么深重的恶意。

    捏住阿三柔软粉嫩的小肉垫,宁宁眸光泛冷,虽然剧情中没有怎么描写宿体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配角——是真的没有名字,没人给她取名——但是宁宁却一眼就看出宿体的命运。

    ——到达深渊之后遇到了魔龙,被惊慌的帝国明珠利用契约挡在身前,身体轻而易举被龙爪撕碎,死得极其凄惨,连块完整的肢体都看不出来了。

    宁宁脸色阴沉下来,她当即探出一丝精神力查看体内的契约,随即心头一松。大约是体内换了一个魂的缘故,那枚魂契若隐若现,一副即将烟消云散的样子,根本束缚不了她。

    别说这种状态的魂契,就算是完整的,以宁宁的精神体强度,简单粗暴的反操控魂契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过……

    她吐出一口气,冷哼一声,暂时保留着魂契不动。

    目光平视前方,仿佛透过华美的窗帘能看到前方马车上那美丽纯真的帝国明珠,宁宁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唇角,就让她来试试,她这位异母妹妹究竟有没有传说中那般善良美好吧。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卡洛琳……

    ……

    是夜。

    宁宁坐在梳妆台前,哼着歌照镜子。

    波斯猫在她腿上团成一团,享受着主人的爱抚,舒服地打着小呼噜。

    镜子里,清晰地映照出宿体瘦削枯黄的小脸,用来伪装外貌的魔具对本人无用。

    这一世的宿体大约是她所有宿体中最可怜的一个了,十七岁的年纪,身材干巴巴的还不如十三四岁的姑娘。

    大约是精神体太过强大的缘故,宿体的寿命虽然短暂,但长相会逐渐与她的精神体同化。宁宁化形后的相貌本就是天下少有的绝色,这一世虽然是普通人,但在小世界允许下延长寿命的方法却有许多,想来过不了几年,等宿体的实力提升上去,她的美貌程度绝对不会输于有帝国第一美人之称的卡洛琳。

    但她大晚上坐起来可不是自恋照镜子。

    看她轻松自在的样子,任谁也想不到她此刻正承受着多么巨大的痛苦。

    从刚刚服用下元素亲和药剂开始,她的身体就隐约传来布帛撕裂的声音,那痛苦不亚于前世寒毒最剧烈的时候,仿佛灵魂深处都在拆解、重组,无数有力的大手拧干灵魂中的杂质,再注入全新的物质。

    由于她的精神体庞大,更加导致这一过程无限漫长。

    栖息在山野间的车队凭空挂起一阵阵风,吹得骑士们身上的铠甲咔咔作响,马车帘不停掀动。不知何处来的阴云遮住稀疏的残星和弯月,天地间陡然陷入黑暗,在外面连连奔跑的嘈杂警戒声中,宁宁完全不受影响地看到镜中的自己……那陡然化作灿金异瞳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