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068 小知青(2)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简单的剧情从眼前飞速闪现,被宁宁一目十行地接受。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平行时空的架空小甜文,背景是七八十年代的华国。

    这个世界的主角叫程蓉蓉,是宁溪所在的程家村生产大队大队长的独生女,上头有两个嫡亲哥哥,算不上千娇万宠,但作为家里三代唯一的女孩,走到哪都有长辈塞点小零食,从小到大吃穿不愁。

    不过,这个位面的主角并不是土生土长的乡下土妞程蓉蓉,而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大学生程蓉。

    程蓉是穿越前是历史系的高材生,因此对国家动荡的那个时期十分了解。深知这是一个多么贫困潦倒的年代,作为家里独生女长大的程蓉哪里肯受这种罪?要不是这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机也跟着自己过来了,而且还自带一个神奇的红包群,程蓉真想投河试试能不能把自己再穿回去。

    不过,纵观那么多穿越小说,从来没见过哪个人一来就能回去的。再说程蓉怕死也怕疼,自然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这时候,红包群引起了她的注意。

    通过与群里的各位交换彼此世界的东西,程蓉从乡下土妞逆袭成白富美,考上大学,还嫁了个军官老公,最后彻底在这个年代落叶生根了。

    看完剧情,宁宁更懵了。

    年代文不说别的,七大姑八大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所以,人魂会是哪个?

    她想起玉宸曾告诉过她,关于人魂,有两点是不变的——

    第一,人魂是逃犯,是以他们不会选择主角附体,否则很容易被小世界察觉并举报。

    第二,人魂没有记忆,他们会附体位面土著生存下去,但出于本能,他们会努力掠夺他人的气运,尤其是最受小世界偏爱的主角气运。

    因此,只要寻找敢跟主角对着干的人,准没错。

    可是……嗯,宁宁看着列下来的一长串打脸虐渣目标,微妙的沉默了。

    ……人数太多了,这要怎么找。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了,既然自己这里看到了红包群,说明人魂之一八成就在女主程蓉身边,还碰到过她的手机红包。接下来只要往程蓉身边晃悠一圈,基本就能锁定目标了。

    而在高考恢复之前,程蓉只会在村里晃悠,日常就是上工+打脸,平时自己没事在村里多晃悠晃悠,相信找到另一个人魂是早晚的事。

    看起来也不难嘛。

    说到这个,宁宁也有点好奇,不知道这个世界玉宸的分魂是什么样子。也许是因为这个世界相对和平的缘故,至少表面上是看不出哪个人有黑化的潜质,是以宁宁只得知了任务目标的名字——

    宋向阳。

    听起来不像是这个年代农村的取名风格对不对?

    但宁宁可以肯定,知青点并没有一个叫宋向阳的男人。

    而程家村里,宁宁努力搜刮了一番宿体为数不多的记忆,也没找到有哪户人家是姓宋的。

    当然,这也许和小姑娘来这儿之后就不怎么和外人打交道有关。

    说起宿体宁溪,其实身世也挺可怜,表面上看是城里来的娇小姐,实际上还不如农村大多数姑娘来的幸福。

    五岁不到的时候,小姑娘宁溪就没了娘,十岁的时候,父亲再婚,娶了个寡妇做宁溪的继母。那继母原就有个比宁溪大的女儿,宁溪虽然不喜欢取代了母亲位置的继母,但看在父亲的份上,最多也就是当家里没有这么两口人。过了没两年,父亲和继母生了个儿子,继母的态度就渐渐变了。

    原本知青下乡这事儿按照长幼排辈来说,是轮不到年纪较小的宁溪的,奈何继母从中使坏,以致小姑娘阴差阳错顶替了继姐下乡的名额,来到了程家村。

    小姑娘在家的日子也就表面风光,继母面慈心狠,平常在外人和父亲面前做做表面功夫,父亲忙于工作,根本不会注意自己小女儿的心情,久而久之,宁溪的身体素质就不怎么好了。再加上突然从城里来到农村,水土不服又心情抑郁,没过一个月,一场大雨淋下来,直接去了半条命。

    宁宁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烧了一天一夜,知青点的人跟这个新来的娇气包并不熟,只有一大早的时候,有两个心肠软的姑娘意思意思喊了她一声,让宁溪上工别迟到。

    殊不知,若不是宁宁这时候来了,等他们晚上回来,宁溪的尸体都凉了。

    宁宁翻了个白眼:“我这两世是不是跟渣爹犯冲?”

    看来,原身的家庭问题也是个迟早要解决的麻烦。

    正嘀咕着,知青点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动静,宁宁抬眼就看到一个扎着俩麻花辫、皮肤略黑的姑娘端着个大青花碗走进来,盖碗的盘子一掀,还腾腾冒着热气。

    宁宁认得她,这姑娘名叫李冬梅,也是这次下乡的知青,性格爽朗、手脚麻利,据说父母都在城里当过老师,无论是在知青点,还是大队里,人气都挺高。

    人都进屋来了,宁宁也不好装看不见,硬是引动灵气憋出一脸潮红,有气无力地撑起上半身,轻声道:“梅姐,你拿什么来了?”

    李冬梅今年十九,比才十七岁的宁溪还要大两岁,叫一声姐没什么毛病。

    “等等,你别动!”李冬梅放下碗,回头瞅见小姑娘蔫蔫的模样就是一惊,三两步走上前往她额头上一搭,顿时被那烫手的温度吓了一跳,“怎么这么烫?我早上走之前就觉着你不太舒服,还以为你是……生病了怎么不早说!”

    她那时是怀疑宁溪有意逃避上工,心里还颇为不喜欢这个偷懒耍滑的姑娘,不过这话不好当着当事人面说。

    宁宁又不是宁宁那个缺心眼的,哪能看不出来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但这却是是因为宿体先前一心沉溺与哀伤之中,没处理好人际关系,生病了没人发现也怪不得别人。

    眼下发现她是真的病了,李冬梅照顾她的举动也就多了几分真切的关心,把宁宁用棉被裹紧之后,往腰后垫了个枕头,又把毛巾打湿敷在了她额头上,用勺子往她嘴里润了点水。

    忙完李冬梅左右看了看,不知道在找什么,又在知青点里晃了一圈,再回到宁宁屋里时,脸色就有些不悦:“你都病成这样了,高文人呢?”

    “啊?”

    宁宁正走神考虑怎么慢慢改变她在众人心中的娇气形象,被人问了一句,抬头看是李冬梅,表情还有点懵,因此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高文啊,你对象!”李冬梅也不好对人家一个病人发火,只好努力压着自己的暴脾气,“他前阵子不是三天两头来找你,这会儿需要他的时候,人又跑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