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159 星世纪(32)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天色微亮,宁宁掀开被子起床,满头长发凌乱地披散垂落,有些沿着脸颊滑落在身前,如墨般的黑发,衬着那张因为白里透红的脸,和她刚来这个世界那会儿比,气色俨然有了天差地别的变化。

    妥妥地小美女一枚。

    宁宁看了眼时间,早上六点半,到早起锻炼的时间了。

    自从知道这是个全民皆武的时代后,宁宁就养成了天天锻炼身体的好习惯,辅以星辰诀的修炼,即使她没怎么特意注重武力值方面的培养,她的精神力和体质都已经稳步接触到s级的边缘。

    不知不觉半学期就要过去了,宁宁觉得在联邦综合学院的日子在普通的学校也没什么区别,除了学习的课程内容有些不一样之外,但机甲制造系和机甲系虽然就只有两个字的差别,但制造系的学生可不需要像隔壁机甲系的那样,整天摔摔打打,更多的是投入到机甲模型的学习研究之中。

    这样一来,已经通过贩卖机甲模型发了一笔小财的宁宁,不知不觉就被大家推举为一年a班的班长。然后有因为出色的天赋被老师看中带在身边学习,平日里很少回家,等到大家放寒假的时候,干脆直接搬到老师的宿舍楼住了大半个月。

    为此,独守空房的司昂殿下可谓怨念无比。

    但宁宁才不理他呢,她从阿三那里得知联邦高层最近似乎出了什么大事,就连装失踪的司昂都比以往忙碌了许多,他还得瞒着宁宁不让她怀疑,一来二去之下整个人紧张兮兮的,弄得宁宁也烦躁起来,索性老师给她布置了一大堆功课,就住学校好了。

    省的他还要想东想西,想出一大堆有的没的来搪塞她。

    宁宁虽然不知道详细的情况,但隐约能感觉到出了大事,恐怕司昂是没办法抽出时间谈情说爱的了。

    就这样,宁宁放假期间在学校已经住了一个月,再过两天又要开学了,期间除了每天铁打不动的三个小时修炼星辰诀,其他的时间都在学习。她不仅将之前学到的零零碎碎的知识都复习巩固了一遍,同时还将老师发给她的一些系统的机甲制作理论知识、延伸知识都记在脑子里并学以致用,至少学院的理论考试对她并没有什么难度。

    也是考入联邦综合学院宁宁才知道,高级学院基本都是统一的四年学制,若要顺顺利利从学校毕业,除了校内考试和平时表现的学分,还要在每学年的实习课上获得足够的实践分,不然光有学分没有实践学分也是白搭。

    照例完成图书馆宿舍食堂三点一线的日常生活,刚进宿舍就被老师安娜喊去谈话,先是问了她最近的学习情况,抽查了几个问题,然后拿出一张表格让宁宁填写。

    一看是关于下班学期申请去外星实习的申请表,宁宁大略扫了一眼,就在表上签下自己的大名。

    在她填写表格的时候,安娜老师也没闲着,正用光脑查看这学期的学生成绩,见到宁宁填写完了,接过来一看,挑了挑眉却并不吃惊:“你确定?实习课要跟隔壁机甲系一起?”

    “嗯,老师有什么意见吗?”宁宁态度谦逊地回答。

    安娜老师忍不住打量了她一会儿,虽然相处这几个月来,她也看出来这个看似娇弱无害的学生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但一般情况下,机甲制造系的学生最快也是在第二学年才会申请去外星实习,即便是实习,也不可能是和那群战斗系的自然灾害在一起。

    要知道和那群机甲师比起来,制造系的学生体质脆弱的就跟婴儿一样,万一年轻的机甲师们意气用事深入什么危险的地方,那可是有去无回的节奏。别以为实习课就没有什么危险了,每年死在外星实习的学生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

    她将可能遇到的危险跟宁宁又重复了一遍,再度确认道:“你确定?不改了?”

    宁宁微微一笑,她有阿三给她通风报信,家里还藏着个学生时代和机甲系一同实习的司昂,明白安娜老师的意思,点头保证道:“老师放心,我都明白的。”

    安娜老师有些忧心,但更多的是满意,说道:“好,既然你有数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离开学也没几天了,你让家里人跟你准备一下,一会儿我把上实习课需要注意的事项和过往录像都发给你,你自己研究一下,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去吧!”

    “谢谢老师。”

    等宁宁离开后,安娜老师看着她的背影,眉头微微拧起来,而后想到宁宁这学期出类拔萃的成绩单,她按下了心底的担忧,觉得还是多找些资料给宁宁比较靠谱。

    她知道宁宁是从偏远星域来的,家里没有长辈,能在首都星住着一套好房子还要多亏了当初她无意中救了一个贵族小姐,想要将来过上好日子,只能凭借自己的努力。

    安娜老师也不是富贵人家出生,能够在联邦综合学院担任老师还要多亏了她一个好友的帮忙,因此对出身一般又肯努力的学生十分欣赏。宁宁是她这些年来见过的资质最好的学生,若是能培养出一个机甲制造大师出来,安娜脸上也有光啊!

    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宁宁拿出用奖学金买来的光脑连上星网查资料,边慢悠悠地走在路上,直到察觉身后异样的动静,直接肩膀一耸,与那人伸来的手错过,继续往前走。

    “等等,宁宁!”

    叫她宁宁的人不多,除了家里的司昂,就只有学校里几个相熟的女同学,至于其他人,一般都是或礼貌或崇拜地叫她“宁同学”或“宁溪”的,眼下她听到耳里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声。

    宁宁下意识停住脚步,回头看去,然后看到一个小麦肤色身材健硕的……嗯,少年?

    她努力分辨了半天,还是没从对方和旁人一般无二的五官上看出对方是谁,感觉了一下也不是熟人的气息,遂礼貌地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