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174 星世纪(47)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回到帐篷,众人已经都睡下了。

    宁宁放轻动作悄悄钻进自己的帐篷,但仍不可避免地听到了隔壁路菲儿的帐篷里细微的动静,忽然想起她是知道自己从哪里回来的,忍不住摸着耳垂上菱角分明的宝石耳钉,捂住发红的脸颊,难得一次的失眠了。

    她不止一次被人求婚,但这一次的感觉不知为何前所未有的强烈,就像是回到了她蒙头蒙脑全心开始做任务的时候,那时她不知道分魂的本质都是同出一源,更不知道未来自己会被小世界中的“夫君”找上门来,对待任务目标也是一片赤诚之心……

    但是似乎就是从武侠位面见到元昭之后,她的心态渐渐变了,她厌恶自己的弱小,于是努力变强,甚至有意无意地忽视了分魂许多,若不是每一世的分魂都会主动向她靠近,她是绝对会孤独终老的吧。

    为了得到力量,她似乎忽视了许多本该属于她的东西,而这样的情况在这一世来到这里发现自己有脸盲症后变得格外严重,但也正因为如此,如今宁宁冷静下来一想,愕然发现除了人人追捧的机甲制造系首席位置,和唯一的闺蜜路菲儿,她在这个位面竟没有留下任何羁绊。

    能够一次又一次拥有轮回穿越的机会本该是她的幸运,但她却忽视了沿途的风景,只一心奔着所谓的目标而去。她试着想象了一下,若是她真的达成了最终的目标,回首这些曾经经历过的位面,是否会觉得有些遗憾呢?

    这样一想,宁宁不由悚然已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思维俨然进入了误区。

    她觉得自己未来的道路上不需要与人相伴而行,于是便想舍弃了爱情,希望玉宸可以看出她抗拒的态度,自动退出,但她同时又不愿意任务失败,于是她技巧性地使目标逐渐爱上她,她脸上羞涩,心跳的速度偶有加快,却被执拗的她故意忽略,甚至坚持只有拥有足够的力量,就能支配自己的命运。

    ……并不能说这样的想法不对,只是如果继续抱持着这样的心态,宁宁总觉得迟早有一天,会因为自己错误的想法导致任务失败。

    没有全心全意的付出,又何来全心全意的回报呢?

    综上所述,强大的实力,她要;美妙的爱情,她也要!

    至于守在虚无空间等她回去的某大神……爱咋地咋地吧,反正她现在没喜欢上他,现在就担心未来会不会被迫分手的问题,似乎有些过于杞人忧天了。

    而且,她为什么非要把本尊的问题扯到分魂上来,是每一世的目标不够好看?还是他们对自己不够好?

    能在每一世都拥有真挚的爱情,这是她的幸运,即使最后玉宸不能和她在一起,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想通过后,宁宁只觉心神霎时一清,仿佛无意中打破了什么无形的禁锢,对于星辰诀的理解更近一层,原本刚刚进入s级的精神体更是有再度突破的迹象。

    她顿时大喜过望,立刻摆出练功姿势抓紧时机修炼起来,什么玉宸,什么爱情,什么分魂,暂时都给她滚一边去!现在修炼此时最重要的。

    远在无数空间之外的虚无空间,玉宸换回了他宽袍缓带的飘逸装束,一手指棋谱,一手拈黑棋,啪嗒一声,棋子落下,切断了白子的大龙。

    面容如玉雪般冷漠俊美的男人表情纹丝不动,仿佛对随手破解一道上古棋局驾轻就熟,他翻过一页书,正准备继续下一页,修长的指节立时在书页顿住。

    他微微侧头,一头如瀑青丝无风摇曳,仿佛在默默倾听着什么。

    半晌,青年樱红的唇瓣微微抿起,勾勒出柔和的笑意,轻轻吐出两个字:“恭喜。”

    说完这句,他不再多言,继续拈起一旁晶莹圆润的黑色棋子。

    啪!

    *

    宁宁在这边因为想通了某件事修为更进一步,那边的司昂回到第一军团为他安排的星舰住处,直接无视了黏过来的三弟,翻出光脑似乎在查看着什么。

    “二哥、二哥!你是不是求婚了,一定是求婚没错吧?我都看到你带走的瓒璎花了!怎么样?小二嫂是不是很感动,有木有当场答应嫁给你?二哥啊,没想到你情商还是不错的吗?啊,我不是说你交际的情商啊,说的是你和妹子相处的情商。说起这事还真是见了鬼了!每次看着和你相处不错的妹子,不是有问题就是有问题!你不知道,星舰里大伙都在讨论这次的小二嫂是不是又有什么毛病?目前票选几率最大的是喜欢女人……”

    被无视的司凌不止没有生气,反而围着司昂继续喋喋不休地说起来,直到听到某个触及他痛脚的句子,二皇子殿下忍无可忍地抬起胳膊肘狠狠怼了弟弟一下,咬牙道:“闭、嘴!”踩什么不好,非踩宁宁喜欢女人?不知道某些flag是不能乱立的吗?

    万一宁宁要是真因为某些原因反悔了,谁赔他一个老婆啊!

    “啧。”

    司凌砸吧了下,看二哥这态度,他就知道今晚的求婚十有八九稳了,不然告白失败心情低落的男人哪里能听得进去旁人在啰嗦?非得当场炸毛不可。

    三皇子殿下摸了摸下巴,还是想从二哥口中得到证实,直白问道:“小二嫂答应你的求婚了。”

    司昂想了想,先是摇头,然后又点头。

    司凌被他摇头点头的动作弄懵了,纠结地皱起眉,问道:“你这样……是什么意识?答应还是没答应。”

    司昂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随意瞥过来的眼神都像是在说“我怎么会有一个这么蠢的弟弟”,便道:“我送给她瓒璎花,问她愿不愿意接受我的心意,她答应了,因此我会点头……”

    迟迟等不到下局,司凌忍不住问:“那摇头是什么意思?拒绝你的求婚?”

    “当然不是!”司昂毫不犹豫地否决道:“耳钉应该是一对,我亲口对她说会为她取来第二朵瓒璎花,她也答应了,只是……我忘了告诉她,在皇室,第二朵瓒璎花是在结婚典礼上,有男方送给新娘的。”

    迎着弟弟似笑非笑的目光,司昂无奈地扬了扬光脑的显示屏:“呐,所以我正在找啊,哪里还有瓒璎花的消息。起码要在她知道瓒璎花对皇室的意义前取回来,至少,不能让她以为我是想骗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