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224 灵异妻(25)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不行!”

    席尧不假思索立刻表示反对。

    宁宁看着他,脸上很严肃,“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通知,这里只有我有这个能力保证能全身而退,那三名风水师鼓捣鼓捣风水局还行,至于包括你在内的其他人就更不行了……”

    眼前女孩的嘴唇一张一合,席尧瞳孔骤缩,根本听不进去她说的话,脑海中不期然浮现起一副画面——身形模糊的少女,背后是熊熊燃烧的大火,年轻尚轻的他无力躺倒在地,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步步迈入死局,目眦欲裂……

    耳边,是她斩钉截铁的冰冷话语,她说了什么?

    她说,这不是请求,是命令。小九,听话,闭上眼睛,不要看。

    “席尧……席尧?席尧你醒醒!”

    熟悉的声音立刻让他回过神来,席尧眨了眨眼睛,对上她有些担忧的视线。

    宁宁微微蹙眉,右手做出了抚摸他脸颊的动作,语气含着担忧:“你怎么了,刚才你脸色好难看。”

    眼前人的样貌霎时和记忆中相重合,席尧顾不得再压抑内心真正的想法,在她惊愕的目光中握住她纤细的小手,目光牢牢钉在她脸上,幽邃的眸子里似簇了两团火焰。

    “我跟你一起去。”他一字一句,几乎咬着牙道,“你别想再丢下我!”

    如此大幅度的动作,自然引来的旁人的注意,保镖们只觉得自家老大握着一团空气自言自语有些古怪,而那三名风水师却是看出了一些门道,眼中流露出若有所思的情绪。

    一个年轻一点的,看模样不超过三十岁的男青年皱了皱眉,往为首的中年风水师凑近道:“林叔,您看那席总是不是……?”

    “你什么都没看到!”中年男人警告地瞥了年轻人一眼,避开席氏众人的视线,轻声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闲事莫理……你入门的时候我就教过你,难道都忘了?”

    做他们这一行的,最常做的就是与富贵人家打交道,越是地位显赫的势力,里面的门道就越多。他们虽然懂一些堪舆风水之术,却不是万能的,更没有玄门众人的神通,能傲视俗世中人,唯有拿钱办事,闭紧嘴巴,才是长久生存之道。

    别的不说,就说眼前这位席总,他看不见彼世界的生物又怎样?就他们这几个风水师,还不够他一指头摁死的。

    经人提醒,年轻人终于想起了从前那些无声无息消失在人家后院里的风水师们,脸色微微一变,眼观鼻鼻观心,假装认真研究眼前的风景,再也不敢往那边行为古怪的大老板多看一眼。

    风水师没一个敢说话,久经调教的下属们自然更不敢多看。

    席尧和宁宁都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小动静,前者沉浸在满腔黑暗的回忆里,后者则吃惊地看着他抓紧自己的手,连要说的话都忘记了,不明白为什么他能碰触到灵体状态下的自己。

    试探着伸出手揉他的脑袋,却一如既往地直接穿了过去,那视觉效果别提有多惊悚,她连忙收回手,惊疑不定地望着他,又看看两人依旧紧紧黏在一起的双手,只觉得一头雾水。

    席尧当然知道她此时在想什么,但现在他什么都不想说,微微用了点力,钳紧手心柔嫩微凉的小手,压低声音道:“握着你的手,我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宁宁看着某人疑似黑化的表情,嘴角抽了抽。

    喂喂,她只是去旧校舍看一看而已,不要说的她是去送死好不好?

    宁宁实在拿他没办法,无奈扶额道:“好吧,我带你一起进去,这总行了吧。”

    大不了她多护着点他,席尧也不是没有自保能力,虽然一个凡人麻烦了点,但以他的心性,最起码不会给她拖后腿。

    席九爷总算满意了,拉着姑娘的小手站在旧校舍前,薄唇微微上翘。

    一人一魂走到结界前,中年风水师还没来得及阻止,在他眼中煞气遍布的结界忽然开了个口子,足有两米高,一次性通过三个人都绰绰有余了。眼看着在他们眼里颇为棘手的结界突然自动开门,饶是见多识广的中年人都呆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人已经走到结界里,打开的入口以极快的速度关闭。

    “三位大师请回酒店休息吧。”

    只听到席尧的声音同时传来:“小李,你再带一部分人包围住旧校舍,在我出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靠近。”

    李特助:“是,老板。”

    话音落下,结界入口已经彻底闭合,无论是里面的人还是外面的,不会再传出丁点声音。

    李特助一个电话打过去,立刻就有大队人马赶过去,他望向眼前平平无奇的旧校舍,冷静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担忧。

    两人在刚刚走进结界之后,还没看清眼前的场景,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忽然出现了重影,一个仿佛呈旋涡状不断旋转的场景,五颜六色的线条小点不断闪现到身后,飞速交替的绚烂图景看得人眼晕。

    过了能有大约十分钟,脚下才有了踩到实地的感觉,宁宁睁开眼睛,立刻朝席尧望过去。

    宁宁没有身体,倒是没感觉到有什么不舒服,席尧看起来就不怎么好了,空着的一只手按了按胃部,立刻就是一副想吐的模样。

    宁宁看得心疼又好笑,嗔道:“都说让你好好待在外面,看你难受的。”

    席九爷闻言立刻撒手,侧首与她四目相对,嘴硬道:“就是胃有点不舒服,很快就没事了。”话没说完,就感到姑娘微凉的指腹贴在他眉心,须臾,一股清凉的气息遍布全身,柔柔地包裹住他翻腾不已的胃部,那股强烈欲呕的感觉霎时平息下去。

    然后他听到她关切的声音:“现在呢?感觉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

    久违的关怀,让他眼前一阵恍惚,仿佛又出现女孩灿烂的笑脸,和眼前眼含笑意的宁宁逐渐重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