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233 灵异妻(34)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宁宁还在思索着其中利弊,始终沉默旁听的某人先不乐意了。

    席尧满眼不善地看向阿青:“你想让宁宁成为你,当宿弘文的情人?”他都没如愿以偿呢,凭什么要宁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哪怕是假的也不行。

    席尧单手插兜,倨傲的眼神转向女鬼,含着淡淡的不屑,在他眼里,所谓厉鬼只不过是一只养出了凶性的藏獒罢了,这种动辄会失去理智的东西,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

    阿青身子僵硬了一瞬,不动声色地离席尧远了些,她一点都不愿意靠近他,这个男人的眼神简直比恶鬼还要可怕。

    方才她分出一缕分身用来试探宁宁,甚至连吓一跳的程度都达不到,这个男人竟然徒手将她的分身撕成两半,她本尊几乎是同时感受到那股近在咫尺如同魔王般恐怖的气息。

    只有在宁宁面前,他才会收敛起一切负面情绪,温顺柔和如大金毛一样。

    这也是唐宓为什么会惧怕他的原因,不管他隐藏的有多好,偶尔一个不注意,还是会泄露他的本质,但当他看见宁宁的时候,他却只会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或许连席尧自己也没发现,面对宁宁,这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

    “这个交易……倒也不是不可以。”宁宁突然打断了二人的对峙,问道,“你要我怎么做,替代你进入幻境吗?只是不能耽搁太长时间,我们进来是救人的。”

    不就是顶替别人的身份逆袭嘛,她也不是第一次做这件事了。

    “这你不用担心,幻境里面和外界的时间流逝是不同的。你们是为那个叫唐宓的女人来的吧?放心,怎么说都是他转世的心上人,在抓到江一航之前,他是不会对那个女人怎么样的。”阿青一边暗中警惕着席尧,一边认真向宁宁解释。

    这倒是解了宁宁的一些疑惑,原来大别山鬼王是故意诱唐宓过来的,为的是吞噬江一航,一旦鬼王补全了魂魄,他的功力必将大进一步,只可惜他最后反而为男主做了嫁衣。

    在确定她在幻境里面过一辈子,其实就是演一场电影给外面的阿青看,宁宁爽快同意了阿青的要求,只不过在席尧这里,宁宁遇到了阻碍。

    席尧他表示也要一起去。

    宁宁无奈道:“别闹,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不相信我啊?还是说你觉得我会真的喜欢上宿弘文那个渣……咳。”突然想到受害人也在场,话到嘴边,连忙咽了回去。

    她使了个眼色,阿青识相地隐匿身形,给这两人留下独处的空间。

    阿青消失后,宁宁似笑非笑地看着席尧,那清澈透亮的眸子满是笑意,席尧被她看得不自在,清了清嗓子,淡淡道:“怎么了?”

    “没怎么啊。”宁宁笑眯眯地回答,席尧微微不解地颔首看了过来,宁宁顿了顿,理直气壮道:“你那么好看,我当然要多看看你洗洗眼睛,不然接下来要一直看得那个渣男,我担心会恶心得吃不下饭啊。”

    席尧嘴角翘了翘,眼里的愉悦几乎掩饰不住,不过听她后半句话,一双漆黑地眼睛直直地望着宁宁,语气微微委屈道:“……你可以带我一起去。”

    你想看多久都可以。

    宁宁读懂了他的潜台词,假装没听懂,她是去办正事的,又不是去谈恋爱的,带上他那不是让她分心吗?

    这个人真是,说要来救唐宓的是他,这会不依不饶地纠缠什么。

    心里这么想,她的眼睛里却诚实地流露出星星点点的温柔笑意,感觉了一下阿青已经离他们有一段距离,宁宁伸出手臂勾住他的脖颈,扬起脖颈亲了一下他的下颌,一触即分,笑意盈盈地贴在他耳边,轻声说:“你就让我去嘛,反正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在外面守着我,我也会更安心啊?好不好?”

    娇俏可爱的少女,狡黠无辜的黑眸,甜甜软软的声线如同羽毛一般拂过他的心尖,那副亲昵又撩人的样子让他的眸色霎时加深,耳根更是烧了起来。

    太狡猾了。

    席尧在心里叹道。

    宁宁心里一动,故作生气地瘪了瘪嘴:“你让我救唐宓,结果你却给我拖后腿,硬要跟进来的是你,现在耽误我和阿青交易的人也是你,你到底想要怎样?还想不想救人啦?”她从他怀里退开,耸了耸肩,吐槽了一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在吃醋呢,难道我记错了?你养的情人难道不是唐宓?”

    他本来就是在吃醋啊!

    席尧在心里郁闷地吼道,什么时候他才可以光明正大地占有她?

    不过想起刚才贴在下巴上的吻,让他的心尖都颤抖起来,她是不是……对他也有一点不一样的感觉?

    “你跟她是不同的,她……唐宓也不是我的情人,从来都不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席尧才抑制住想要把她重新拉进怀里的欲望,手心里全是潮湿的细汗。

    这个答案还算满意,宁宁暗暗点头,看样子确实有隐情,那么用唐宓身上的鬼印记来试探席尧的计划还是算了吧,不如听听当事人怎么说。

    “既然这样,你就在这里好好呆着。”纤细的手指点了点地面,似笑非笑道,“我对你和唐宓的关系很感兴趣呢,无论到哪里都能听说你和她的暧昧关系,希望你好好想想,回去以后该怎么跟我解释。”

    她很在意唐宓的事吗?

    席尧心内一喜,方才的不高兴瞬间被她三言两语抚平了,嘴角短促地上翘了一下,随即恢复成平时一本正经的模样,道:“好。”

    阿青再度出现的时候,这两人之间的氛围显然更亲密了几分,男人漆黑的眼睛直直看着宁宁,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看样子是说通了。

    阿青懒得问他们俩是怎么解决的,她生前感情不顺遂,虽然不至于因此恨上天下有情人,但看到甜甜蜜蜜的情侣也不见得会有好心情,索性眼不见为净。

    她看向宁宁,单刀直入道:“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了。”

    刹那间,风起云涌,阴云密布,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不在现代社会,而是在一百年前的战乱年代。

    她是阿青,纸醉金迷的歌舞厅舞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