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250 灵异妻(51)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叶玲薇被他这仿佛战前宣言的架势唬得懵了一下,“……席尧哥哥你别吓我,我胆儿小。

    叶初泽在那儿咳咳咳咳得像得了羊癫疯,好半晌才歇了口气。

    “尧哥,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他问。

    他尧哥和亲妹子同时给了他一个白眼。

    相较起来,宁宁就舒服多了,她先凑近几个小的做好的野食上好奇地嗅了嗅,一边想着席尧怎么到现在都看不到她,是不是眼睛里的灵力都消耗光了?也不知道她后来是怎么做到让他一直能看到她的。

    该不会是他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吧?

    这么一想,宁宁就有些不安了,立刻往席尧身边飘了过去,想用灵力试探一下吧,又怕被旁的人给察觉了,只好蹲在一边盯着他看。

    不说别的,就那个叫严青的少年,他的体内就有完整的灵力循环,一看就是正宗的玄门中人。

    宁宁过去的时候,席尧正漫不经心地低垂着目光,看着手中的牌面,冷不丁那一团白雾飘到跟前,即使不仔细看,也能感觉到那个方向递过来存在感极为强烈的视线。

    某只鬼还自以为小声的嘀嘀咕咕:“到底有没有问题啊……怎么一直看不到我……要不要再试一下……不行不行,万一让严青发现了会给小九惹麻烦的……”

    她可还记得席尧他爸请来的阴阳师呢。

    再怎么早熟毕竟也才是十五六岁的大孩子,哪怕不是有心,万一不小心说漏了口风怎么办?

    “……”席尧原本一直心情郁郁,看到叶玲薇拐弯抹角的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他心情更加不美妙。

    听到宁宁只言片语流露出的担忧,他还稍微楞了一下,记忆中模糊浮现幼时她手把手教他读书习字两人互相斗嘴的琐事,黑眸不自觉柔和些许,心情一好,也就愿意稍微退一步听听她的解释。

    “我说……”

    “小九?阿尧?席尧?席小九?呀,怎么都不应我?难道要我叫一声吉阿尼?可那是乳名吧,感觉像是叫狗蛋一样……”

    “…………”

    以前怎么不知道这个女鬼性子这么跳脱?还是说记忆太过久远所以把她给美化了?

    宁宁呼地飘回到叶玲薇身边,认真道:“小玲,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想看一看小九的眼睛,可以的话,我还想看一看他这些年身体怎么样了。”

    叶玲薇同样被宁宁一系列自说自话的行为给搞得语塞了,差点忘了还在玩游戏,那一句准备好的真心话疑问堵在喉咙里没问出来。

    她看了眼神色莫名的席尧,小小声道:“我要怎么帮?”

    宁宁:“把你的身体借我一下下就好。”

    “……哎?”

    见叶玲薇一下子怔住的神色,宁宁以为她有所顾忌,连忙道:“你放心,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鬼物,也不会对你的身体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只是我现在没办法凝聚出实体,你又是在场唯一适合且能看到我的人。作为交换,我会帮你调理身体,最起码能让你的身体比现在健康许多。”

    叶玲薇闻言浅浅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意,而后又想到自己这个动作放到眼下似乎不大合适,头舀到一半停住,轻轻点头,“没问题,你来吧。”

    席尧哥哥的身体状况她也是很关心的,哥哥只会对她说他们只是在外面打架,可是她长着眼睛,她会看,如果只是单纯的打架,那些枪伤硝烟味又是从哪里来的?

    一人一魂目光在空中相撞,默契地达成了协议。

    等席尧发现不对的时候,脸色红润的少女一推牌面,已经走到他跟前来了。

    叶初泽疑惑道:“小玲怎么了,不玩了吗?”

    严青也看过来一眼,看没什么事,又转过头专心研究手中的牌。

    “叶玲薇”摆摆手,语气轻快道:“你们玩吧,我看着小……席尧哥哥玩。”

    叶初泽嘟囔了一声妹妹太狡猾了,不敢问尧哥真心话,竟然直接不玩了!

    三个人还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啊,还不如玩斗地主呢。

    席尧嘴角抽了一下,揉着额头头痛的看着眼睛晶亮的兄弟家小妹妹蹭蹭蹭小跑过来,一点都不怕他地往沙发扶手上一座,垂下来的指尖状似无意地在他手腕上晃悠着。

    ……这演技能不能走点心?

    叶玲薇那小丫头精的很,知道他不喜欢和女孩子走得太近,从来都是规规矩矩保持一段距离。哪有一上来就直接往人身边扑的?这是生怕他发现不了吗?

    叶初泽和严青也觉得有些奇怪,但他们只往可能是玩游戏高兴上去想,完全没想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叶玲薇的身体已经换了个芯子。

    席尧看着叶玲薇难得活泼健康的模样,倒是回想起之前她一脚一个成年壮汉的彪悍……可惜却不是她本人做出来的,叶玲薇的身体状况很多人都看过了,医学上解释不了,只说是先天性心脏病。

    就连严青的师父来看过也是束手无策,他说这不是小丫头身体不好,而是太好了,因为她的灵魂比是普通人的三四倍,而她的身体却只是一般人的程度,更别提小孩的身体本来就比成年人脆弱。如果能撑到成年,她还能吊着一口气活下来,怕就怕她的身体承受不住日益壮大的灵魂。

    严青的师父坦言说放眼华国,也找不到几个能看出是小丫头灵魂有问题的玄门中人,她这病只有一个字,耗。

    耗的过去还有一线生机,耗不过去……总之他是无能为力。

    唯一的好处是,或许是灵魂过于强大的缘故,叶玲薇天生要比旁人聪慧,别看她才十二三岁,她懂得的东西,可一点都不比名校大学生差。

    可以说的上是天才病秧子了。

    席尧想起了叶玲薇的问题,这边宁宁也从他的脉象里看出不小的问题,不说别的,就现在。别看他现在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他身上可是带着伤的。

    右腿上一处,左胸口一处,胸口上那儿还是个枪伤,可以想象得出来他当时一定反应很快地躲过去了,差一点点就擦过心脏要害。

    宁宁再度偏头,仔仔细细观察起叶初泽和严青的脸色。看着是挺精神,但依旧掩盖不了举手抬足间不经意流露的萎靡之色。受伤损失的精气神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补回来的,更别提他们还是在这要啥没啥的深山老林,除了清净什么都没有。

    ……感情这三个少年到这儿来根本不是陪小丫头游玩,而是养伤来了?

    宁宁回过头盯着席尧的胸膛,抿着唇不说话,脸色不由阴沉下来,眼里渐渐冒起了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