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260 灵异妻(61)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宁宁直接直接召唤出了判官鬼差,又三下五除二按完成了鬼童的后续安排,这行动力杠杠的,严青的表情很是复杂,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他再没脑子也不会将她和普通的山精妖怪混为一谈。

    更何况那位地府判官一上来就说穿了她的身份背景——

    上仙。

    别说她不会害人,即便真是个害人无数的恶鬼,有这一层背景在,玄门中人面对她都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陆判对宁宁恭敬说道,这位可是天庭下来的的大能,上头明令禁止要好生供着她,虽然这位上仙转世的命运线并不明朗,也没有在生死簿上呈现,但谁都看得出来她手段不一般,普通的仙人可没有这般挥霍功德之力的资本。

    宁宁笑眯眯说道:“没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哦,对了,不知有没有什么关于我的物品暂时放在判官大人那里的?”

    她想问的是穿越过来之前,陆判交给她的那只香囊。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香囊分明好端端地放在空间里,她却只能干看着始终摸不着,就像她人来了这里,香囊却留在了过去一般,她带过来的仿佛只有一个影像。

    不出她所料,陆判闻言茫然了一会儿,思考过后很肯定地摇头,他唯恐宁宁会生气迁怒于他,连忙补充道:“也有可能这件事太过重要,以致于下官也不曾听闻。大人暂且稍等片刻,带下官一问阎王大人便知。

    宁宁脸色平静,看着陆判消失在原地,她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猜测,陆判是秦广王所属第一辅佐官,阎王瞒着谁也不会瞒着他。她那个香囊固然重要,但那也仅仅是对她个人而言,陆判说不知道,十有八九就是真的没有。

    果然没一会儿陆判就上来了,答案一如她所料。

    “下官办事不力,请大人降罪。”陆判是真的遗憾,这位转世上仙一看就是心里有成算的,实力又深不见底,但凡她再看到类似于这个聚阴之地的类似事件时顺手帮一把,能省了他们多少事啊?

    宁宁一脸正色,“我也不确定那件东西到底在哪里,你肯为了我的事特意跑一趟,已经帮了我很大忙了。而且我在现世生活,难保不会再遇到这样的事,到时候还要判官大人带入来收尾啊。”

    后台嘛,当然是越多越好,席尧的势力只在人间,一部分在莫干市,一部分在国外意大利总部,万一以后真捅了娄子,还得拜托人家地头蛇阴司鬼差善后。

    宁宁说得讨巧,听她言辞谦逊的谈笑,完全没有上仙的架子,陆判心里对她的好感一层层往上堆叠。

    待听她主动包揽类似的麻烦事,陆判更高兴了,毕竟某些冤魂执念未了,一来他们这些鬼差也不可能次次都强行带走,而来天高皇帝远,没人报案,人间这么大,他们就算有三头六臂也鞭长莫及。

    这下好了,他们只是帮宁宁处理善后,便能拉回一堆业绩,反而是他们占便宜了。

    陆判带领鬼差和宁宁行礼后,便带着众游魂消失了。

    禁锢着那些游魂厉鬼的聚阴之地消散了,半空中层层遮蔽住天空的那一团团阴煞之气自然也随之消散。

    “这、这就完了?”

    叶初泽看着眼前空荡荡的一片,两眼还有些发直。

    鬼都被鬼差拉走了,只留下那鬼童还跟在宁宁身边,他们就跟上来郊游似的晃悠了一圈,一切就都尘埃落定了。

    迟来的兴奋渐渐涌上来,叶初泽瞬间忘了妹妹不是妹妹而是女……上仙,兴奋地想要抱住自己柔弱的妹妹,却被严青横插一脚,他一阵风似的跑到宁宁跟前,一把握住小姑娘单薄的肩膀,难得激动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失真:“你是怎么做到的?上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那些判官和鬼差都那么听你的话?”

    其实他更想知道的是,宁宁召唤地府鬼差上来的法术是天生的还是后学的,如果是后者,那他能不能学?

    “那个……严青哥哥,姐姐不在了哦,我是叶玲薇。”

    叶玲薇抬头看着他,吐了吐舌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很少有表情的哥哥出现这么大的情绪起伏呢,可惜那位姐姐似乎并不太待见他,一看事情解决了就迫不及待地把身体还给她了。

    “……哦,是你啊。”

    严青扯了扯嘴角,意识到宁宁不愿意,他是没办法看到她的,闭上眼,默默地找了个树根坐下。

    在鬼童小小的身影飞上飞下的地方,严青知道那里有一个很厉害的魂魄在,他还误会她是无恶不作的女鬼,肯定让她很生气吧。因此哪怕他很想请教她修炼方面的问题,也没这个厚脸皮开口。

    叶初泽却没这个顾虑,他对宁宁好奇得很呢,看不到人在他这里根本不算什么,借着妹妹做传声筒,和宁宁隔空聊天说得开心极了。

    然后自然而然地就聊起席尧幼时的糗事,几人根本不能把宁宁口中那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不点和席尧联系在一起,虽然他们从席家的下人无意间透露的只言片语,推测出席尧小时候在家里的处境并不太好,但此刻还是严重怀疑——姐姐你确定跟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

    首先提起这个话题的叶初泽更是瑟瑟发抖,完了,他知道他尧哥这么多黑历史,还能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吗?

    事实上由于是叶玲薇从中转述的关系,真正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听完整的只有她,和席尧本人。

    小姑娘体会不到哥哥的心惊胆战,至于席尧,他从不以童年的卑弱为耻,甚至宁宁欢快的声音直接勾起他美好的回忆,曾经模糊的记忆在她的描述中一一浮现。

    席尧勾了勾嘴角,冷漠的眸子染上丝丝暖意。

    在越来越融洽的气氛中,他们从山的另一半离开,因为上山之前就没想着再回去,每个人的行李都好端端背在身后,只是这一次,仅凭自己双脚走路的叶玲薇很快就体力不支,望着还有最起码三分之二的路程,她无奈地放弃了这个巨大的挑战,让哥哥背着一步一步走下山。

    而在另一边,山下的小村子此刻也并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