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285 灵异妻(86)

作品: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无憾

    十二月初二,这艘豪华游轮搭载着两百来人尊贵的“游客”,到达宝儿岛。

    船一靠岸,宁宁就打算和席尧他们分开了,很难说藤原会不会再次对席尧下手,而且这次有了地利之便,想必他要动什么手脚只会更加容易。

    宁宁觉得此事不宜耽搁。

    刚迈出一步,她手腕一紧,回过身看了眼,是席尧反应迅速地拉住了她。

    这两天,为了小小惩罚一下他对她的戏弄,宁宁都没怎么主动搭理过他,即便他刻意示好也全放看不到,好处招收,笑脸一个都没有。

    很显然,席尧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拉她,显然是沉不住气了。

    宁宁不想影响他接下来参与重要的招标会的心情,踮起脚尖抬手在他脸上捏了下,威胁似的轻声说道:“糊弄我这件事回头再跟你好好算一算!先去把你们那个什么合作案拿下来,可别浪费了我送给你的那堆财宝。”

    “……好。”席尧默默点头,整个人看起来都沉默不少。

    说了这一句,她就没再嘱咐什么,挎着背包就像个普通的游客一般往山上跑了。

    叶初泽有些好奇他们俩轻声细语的到底在说什么,不过他不敢去找人这几天低气压环绕的席尧,只好压下自己蠢蠢欲动的好奇心。

    然而就在宁宁的身影从他们视线里消失下一刹那,他突然看到席尧的神色瞬间冷漠了起来。在女孩面前显得委屈又可怜的神色瞬间收敛,哪有一点之前的萎靡?离得远的人甚至一点都没发觉他神色上的变化,席尧目光所到之处,在场的每个老板都笑容满面地遥遥打了个招呼,有关系近一点的已经往这边走了。

    叶初泽无语了下,虽然吧,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尧哥的精分现场了,不过他还真有些好奇宁姐姐到底知不知道她家小九面对她和其他人时截然不同的表现?

    席尧皱眉,“你一直看我干什么?”

    叶初泽默默吞下差点脱口而出的吐槽,飞快地扬起笑脸,“我就是觉得,尧哥你今天穿这一身真精神,帅!把全场所有男人都比下去了。”

    席尧低头看了一眼,“我也觉得不错,这还是宁宁前不久给我买的,她说我穿上这套西装看起来就和大学生一样年轻。”

    严青忍不住道:“九爷,咱们这年纪本来就是大学生毕业的年龄啊。”都是二十五六岁,又不是未老先衰,他们能老到哪里去?

    “不,你不能这样想。”席尧神色很严肃,犹如在思考什么决定公司命运的大案,连带着严青他们也不自觉严肃起来,“你们也知道宁宁她那样子是不会变老的,现在我和她站在一起差距还不大,那十年后呢?二十年后呢?”明显是很介意自己和心上人一比老太多。

    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忧心忡忡,“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变老变丑啊,阿青阿泽,回头把开一家化妆品公司的事记上提案,主打养颜护肤方面……唔,这件事我得好好想想。”

    严青沉默了有足足十秒钟,才迟钝地点头应是。

    叶初泽抹了一把脸,决定把良心喂狗,满脸堆笑回答:“尧哥您放心,我回头就催技术人员加紧研究,保证您再过二十年也跟十八岁的大小伙子似的!以后咱们的课题就是不老男神了!”

    “很好。”席尧非常满意,一边思索着每天锻炼不能间断,一边和走过来的大老板们寒暄起来。

    而另一边的宁宁却出了点问题。

    宁宁一直怀疑藤原会不会已经发现她的到来,所以这次豪华游轮一靠岸,她就立刻施展寻人之法,马不停蹄地赶往目标所知的岛中央的一座山上。

    只是没想到的事,刚一踏进半山腰的庭院门,就看到断枝碎瓦零零碎碎散落一地,宛如台风过境的场景,正纳闷间,就听得砰地一声响,斜右方一间瓦房房顶猛地炸开,一人破孔而出,在半空中连续几个后翻,单脚踩在桃木剑上才稳住身形。

    那又细又窄的桃木剑迎风就长,转眼间就化作一把阔剑凌空撑住上方那人的身影,衬得老爷子一派仙风道骨,宛如仙人一般。

    宁宁看到人惊奇出声:“樊师父?您怎么也来了?”

    说话间她飞身跃上屋顶,目光忍不住往他脚下的木剑瞟了一眼又一眼,她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御剑飞行呢?

    ……话说这个位面还真有人能做到御剑飞行啊?这老爷子可以啊。

    樊海站在木剑上,看到宁宁来了,眉头皱了下,没说什么,双眼紧盯着刚才自己飞出来的方向,然后宁宁就看到一个满脸皱纹老人斑,眼眶四周浮现着明晃晃的黑眼圈的老人走了出来,在他左手里握着一把古古怪怪的木头样的权杖。

    宁宁首先感受到的就是此人周身冲天的怨气和阴冷,她脸色微微变了,如果不是这片院子里有结界保护,恐怕这人刚一踏出房门,凭着满身的怨气就能引发天地色变。

    樊师父开着天眼,凌厉的双眸覆盖着白光,乍一见到藤原的全貌时也是愣了一下,但当他目光落到对方身后阴影里无声哀嚎尖叫的无数面孔时,古朴肃穆的神色顿时难看起来。

    “……”法器佛珠被他捏得咔咔作响,他在努力压抑胸膛燃烧的怒火。

    藤原一出来就感觉不对,侧目看来,布满阴霾地浑浊双目盯着宁宁,待察觉到她此时刻意放出的气息,脸色变了又变,“你……是你?!就是你害的我如此……”

    宁宁耳尖听到,“嗤”了一声,“你说是我就是我了?你以为你谁?天道吗?”

    樊师父不明白他们俩之间的纠葛,不过刚才交过一番手,他也知道论实力比起藤原要稍逊一筹,打持久战自己未必是对手。好在这时候宁宁突然来了,也给了他些许喘息之机,抓紧时间恢复部分灵力。

    那边宁宁毫不留情地开嘲讽:“藤原,哎我说你是藤原吗?算算年纪,你今年应该是五十多岁吧,怎么跟个七老八十半截身子入土的糟老头子似的?你看看咱们樊师父,同意五十上下的年纪,刮掉胡子说他三十也有人信啊。”

    冷不丁听她提到自己的名字,樊师父差点岔了气,不过他大约也猜出宁宁是在故意刺激藤原,他虽然对她的真实来历始终抱有一份警惕,但这个时候,他相信这姑娘是和自己站一边的。

    果然,那边宁宁的挖苦还在继续。

    “你说是我害了你?这不对吧,若我记得没错,你和我之间的交集,只有在二十年前意大利席家总部那次,你受席清潭邀请来除掉我,结果却被我反过来重伤,原本那就是你技不如人,根本怪不到旁人身上。”宁宁摇了摇头,神色冷凝如冰,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把念头动在席尧身上。

    “若不是你,我怎会落得如此地步,我今日一定要除了你这个妖孽!”二十之前的式神反噬之苦,直到今日仍时时缠绕着他,令他苦闷不已,他说什么都不会放过宁宁。

    果然,藤原神色更加阴郁,不见一丝悔改之色,宁宁早有所料,也懒得劝他什么回头是岸之类的圣母话语,只冷哼一声指向天空。

    “藤原,人在做,天再看,别以为你嘴上说一两句话就能把罪责推到我身上了。你身边这么多的枉死之魂,这些年来一笔笔血债,上天都给你记着呢。”

    就在这时,疏朗的天空轰隆一声闷响,相当配合地划过数道闪电,紧接着天色暗下,一道胳膊粗细的雷电朝着藤原的天灵盖直直劈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