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0017 征兵令

作品:穿越打天下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南山四鬼

    “是。不知大人唤我前来,所为何事?”周辰作礼道。

    “某与你生父周末本是同僚,昨日与李村正谈起,方才知晓你便是他孩儿,按辈分,你须得唤我一声叔伯。”刘枭往前走了走,来到了周辰的身边,“作为叔伯辈,本次前来事出从急,没来得及带见面礼。不过,某听闻你已度过了药浴,已是炼皮期武者,恰好某这儿有几个举荐入伍的资格。”

    “可我还有一妹妹,实在放心不下,叔伯的好意,小辰心领了。”周辰眼珠一转,按捺住喜意,摇头道。

    “是吗?”刘枭沉思了一会儿,谁也不知道这位捕快在想些什么,“既然你这么有情有义,那便带上你妹妹一同前去即可,城中有军属区,某这点本事还有的。”

    周辰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反驳,言多必失,这样也反驳的话,肯定会加深刘枭的怀疑,到时候说不得会直接出手。

    “某观你资质一般,也听李村正说你偷学他武学,可见你也不是甘于平凡之辈,有着大毅力,是为良才。”刘枭不经意的道。

    “叔伯有所不知,我能有今天都是勤奋苦练才得到的。”周辰索性将计就计,给出对方想要的答案,再来个隆中套,乱了他思维。

    “哦?”刘枭脸上一喜,不过很快便被掩饰过去,又道:“那么侄儿定然会有练武的场所了,不知是何地?”

    “庆水河旁!”周辰抬起脑袋,双眼平静,脸上没有丝毫变化。

    刘枭突然伸手在周辰肩膀上一拍,一股隐晦的气流从刘枭手中传出,从其肩直至脚底,像是在探寻些什么,一时间场面有些安静,李茂站在一旁,缄口不言。

    半响,刘枭收回了手,面色一黯,却又不甘心的再次开口:“李村正,你去将某侄女寻来,今日某便带他俩走。”

    刘枭此话正中周辰下怀,如此一来,平白无故得了天大好处,还能将那面镜子的线索掐断,一举两得。

    “是!大人。”李茂一鞠躬,便往周辰家走去,健步如飞。

    等到李茂将周凛儿带来时,刘枭如先前一般,又一次伸手假装拍了拍周凛儿的肩膀,最后面色不甘地收回了手。

    “你们俩人,跟某走吧。”

    话音一落,周辰紧紧拉着一脸茫然的周凛儿,紧跟在刘枭身后。

    “果然如我所料,想必这刘枭还未完全死心,一定会去往我住过的房子仔细检查一番,只要那处河滩涨过一次水,那么一切痕迹都会被隐藏,我也就能高枕无忧了。”

    周辰虽然没有将痕迹完全抹去,但是一次涨水,便能完美盖过那些痕迹,刘枭是绝对查不出不寻常的。

    一手紧拉着周凛儿,一边在脑海里着重模拟与刘枭接下来的交锋。

    石山村离县城有着五十多里路,周凛儿此刻显得十分不安,坐在马车上,显得局促不安,小手捏着衣角,一言不发,鬓角间隐约有些细汗。

    兴许是突然离开的不适应,周凛儿就连刘枭拿给她的香须肉,都只吃了几口,有些惶恐。不过好在周辰不断的安抚下,这才好了许多。

    马车的速度不慢,这辆马车的车轮的材质很奇怪,周辰用手一摸,发现均匀的不像话,如同前世那种高科技下的产物,其速度也快,估计一日千里不算什么难度。

    很快,三人便来到了宝庆县刘枭家中,出乎意料的是,这房子里竟然空无一人,直到刘枭解释了一下,才明白。原来这院落只是刘枭入赘平安郡李家之前的住所,平时都住在李家。

    周辰兄妹俩吃完饭,给周凛儿讲了几个童话故事,哄着睡着后,便故意来到空旷的院落中习武。

    他没有练什么军体拳、格斗必杀技,而是从李茂那儿偷学来的《大摩掌》,锻体十二式,这其中也有迷惑刘枭的意思。

    身子微蹲,不停地收缩腹部,仿佛有一面大鼓在体内被擂动,五脏六腑都在炸响,就在周辰持续性的动作下,四肢都在微微颤抖,心脏好像漏电的鼓风机,不规律的猛烈跳动。

    但是为了防止脑海中的那面镜子释放那种神奇的能量,周辰往往每个动作持续到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立刻起身,不至于让身体产生孱弱感,导致镜子释放能量。

    这院落中自然不可能抛石,所以周辰向后缓缓倒去,双脚紧贴地面,好像连在一体一般,下盘稳健如架,仍由上半身向后倒去,随后如炮弹出膛,猛地挺直身板,上半身像是被甩出一般,微微摇晃,还没有完全熟悉。

    实际上《大摩掌》的每一式,都不可能被简单的掌握,这关乎玄之又玄的人体奥秘,就像你不可能控制住所有细胞一样,《大摩掌》便是如此,它仿佛需要所有的细胞都被你控制才能完美。

    “《大摩掌》练得不错了,放在军中,也是新兵里做的最好的。”

    就在这时,周辰期待已久的人终于走了出来。

    “不出所料,刘枭果然还是不信。”周辰眼睛微微一眯,而后放空面部,转身看去。

    刘枭就站在院门口,脸上略带着惊讶,双目如炬,紧紧盯着周辰,似要看出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叔伯好。”

    周辰说罢,就做出了一个正常的反应,将周彦见到他父亲的那种忐忑心里展现的淋淋尽致。

    这是周辰在脑海里不断模拟各种情形下,正常人该做出的反应。也恰恰是这种充分准备,刘枭一时间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嗯。”刘枭似是很满意周辰这种谦卑的态度,淡然道:“你这样勤奋,将来进了军队,自然会有所成就,万万不可懈怠。”

    说话之间,刘枭自怀里拿出了一枚铁牌,上面一个“征”字,正气凛然,显然这就是那所谓的征兵令举荐资格了。看来这刘枭虽然没有从周辰身上得到那面镜子,但与周辰之父也算是同僚,又看到周辰这般勤奋,不免起了惜才之心,同时也有着隐形投资的意味在里面。

    俗话说官场如战场,比的就是人脉,打的就是感情牌,刘枭能当上捕快,自然不是蠢人,相反很聪明,接着李家的影响力,上下打点,若是不出意外,很快便能有回应。

    “这就是举荐凭证么?”周辰仔细一看,在征兵令下面有一行细小的文字,写着平安郡宝庆县刘枭。想必是为了防止奸细借用此令入伍。

    这块令牌一出,周辰悬着的心也就彻底放下了,这刘枭定然是认为镜子不在周辰身上了,否则这块令牌是不会这么容易就拿出来的。

    “你好生修炼,将来说不得叔伯也要有劳烦你的地方。”刘枭留下这么一句万金油的话,身形一动,悄然离去。

    看到离去的刘枭,周辰心底久久不能平静,他终于脱离了石山那个小村落,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PS:文中所提到的香须肉,是大离王朝一种异兽身上所得,如同现在的鹿肉,非富贵人家难以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