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0019 斥候军

作品:穿越打天下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南山四鬼

    一条青石板构筑的大道,铺满了城中每一个角落,一匹匹犀角妖兽在城墙下方的栏圈中打着鼾,这是军司中十夫长才有资格骑乘的妖兽。

    城内建筑繁多,一座又一座平房,连成一线,靠在城东的位置,而城中心有一座巨大的塔楼,上面金色的琉璃瓦仿佛摹刻着某种密文,熠熠生辉。

    各种大补的妖兽尸首被成车成车的拖进,一辆辆由巨象妖兽运送组成的车队在城中驰骋,街道两旁,亦有着饭店、医馆,想必也是为了城中生活的士兵们所准备的。

    无数的士兵在城中组成巡逻小队,列列有序,一个个精装待发,有着不可比拟的气质。

    “新兵阁!”

    抬头一望,三个大字引入眼帘,刻印在身前一间石楼牌匾之上。这间石楼靠近城东平房,是所有新兵都要来的地方,也是新兵入伍前需要完成炼皮期药浴的地方。

    来到石楼门前,入眼的便是两尊石雕,雕刻的是被称为九煞之一的狴犴,威风凛凛。抬头一望,一个青色的风铃,高高悬挂在门梁上,看起来岁月久远,上面有些锈斑。而大门两旁则是各有一句诗歌:

    将士饥餐妖兽肉,笑谈渴饮异族血!

    “新兵周辰,今日应征入伍!”

    此时,带路的士兵高举右手,恭敬的向石楼里面禀告。

    “进来!”

    石楼中传出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士兵闻言,一手拍了拍周辰的肩膀,示意周辰进去。

    “噢!”

    周辰低语了一声,便踏步走入了门内,下意识的一眼扫了扫门内环境。瞬间,周辰便感觉到自己被一道威严的目光顶住了。

    “应试入伍,还是应征入伍?”

    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响亮又清晰,声音如浪,直指周辰的本心。

    周辰顺着声音看去,一个身着盔甲的青年男子,他那长发盘于头盔之下,双眼炯炯有神,从中周辰看到的是一个军人的气魄。

    “回禀大人,应征入伍!”

    周辰仿佛回到了前世部队时候的状态,声音铿锵有力。

    此时,坐于正中间的青年男子突然露出了笑脸,看了看周辰,道:“某观你入门便观察四周,想必也是谨慎之人。如此,某便将你分到斥候军。等你度过了炼皮期所需的药浴,就去斥候军旗下报道吧!这是你的身份令牌,只需要滴上一滴你的鲜血,便能激活令牌,拿着它就可以去领取属于你的药材以及装备。”

    说话之间,一道红光,朝着周辰飞了过来。

    周辰一把抓在手里,却发现是一块巴掌大小的石牌,上面有着一个兵字,背面则是斥候军三字。

    “你出去吧!”

    青年男子又坐在案桌前,持笔在写些什么,随意一句话,便打发周辰出去了。

    “这就完啦?”

    周辰站在石楼外,有点发呆,没想到这么简单。

    “难道这个世界的侦察兵跟伙夫一样么?”

    周辰有些搞不明白了,斥候不是号称最容易获得战功的军队么,怎么就这么简单的久打发了自己呢。

    周辰却是不知晓,斥候军是高危职业。新兵可能不知道,但是常年征战沙场的将士们却是了如指掌。斥候修为不高铁定是炮灰,修为高的往往都升职去了其他军队,所以斥候军就只能大肆接收应征入伍的新兵充当炮灰。

    毕竟,应征入伍的人往往都是自觉过不了应试入伍考核的人,就算勉强去了其他军队,也会被同期新兵们甩出八条街。

    不过,军队还是有着人性的,因此新兵都会有三个月的疯狂训练,以及大量药材丹药作为后勤,至于三个月后,能不能鲤鱼跳龙门,就看个人造化了。

    “你被分配到了什么军种?”

    站在门外的士兵开口问道,正是那个领路的士兵,竟然还一直在阁楼外等着。

    周辰把令牌背面亮了一下,只见那士兵看了一眼,脸色便露出了古怪之色。

    “兄弟,你是不是得罪过里面那位大人啊?”

    士兵叹了口气,又道:“这斥候军是出了名的炮灰军队,往往死伤惨重,哪怕是最简单的任务也是九死一生。”

    闻言,周辰立刻心下恼火,才来军队就被人摆了一道,竟然准备让自己去送死了,搁谁身上不得气炸。

    很明显,都是那应征入伍令牌惹出来的事儿,那什么夸他谨慎、善于观察之类的都是屁话,就是为了诓他去斥候军送死。

    “额,兄弟。那个,我先带你去领取东西吧。”

    那士兵看周辰面露恼意,直埋怨自己多嘴,只好讷讷道。

    士兵倒是没有因为周辰是斥候军,便对他不屑一顾,相反倒有几分担忧,不似做作。应该曾经受过斥候军士兵的恩惠,不然也不会看到斥候军时露出那样的表情。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领取物件的军资部。这是一座很长很大的石房,有些类似于仓库,整体灰白,乍一看古朴庄严,仔细一看,却是大有乾坤。外部看似毫无衔接的字符,隐隐间有着微弱的气流涌动,想必有着某种阵法在其中。

    两人刚刚靠近,石房外一个小帐篷下摆放着一张木桌,一名身着便装的老者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士兵连忙拉着周辰过去,口称物资管理者。周辰此时火气也压了下去,上下打量了一番老者,发现周身气血有些溃败,大概是年龄的缘故,使得修为下降,与李茂的情况不一样,一个是自然溃败,一个是被废了。

    那名老者从周辰手中拿过令牌一看,脸色一变,而后又叹了口气,先后将周辰居住的房屋号牌印在了令牌上,又从桌下将药材挑拣出来,都放入了一个背篓中,那背篓底下有着两道衣物,与寻常军装不一样,想必是斥候军是特殊军队,所以才有所不同。

    周辰看得出来,老者把药龄较大的都挑给了自己,甚至还多给了几株大补药材,想必也是看到了周辰的军种而心生同情。

    “多谢物资管理者。”周辰深深地鞠了一躬。

    那老者只是微微叹了口气,也没有回应。

    周辰却毫不介意,自顾自地背上背篓,将令牌拿在了手中。这时候令牌有“兵”字一面的下面多了一行细小的文字,正是分配的住房。

    “兄弟,我职责只能引导你到这儿了。你住的地方在城东尽头,那边是斥候军的住所,与其他军队不一样,食堂、演武场、物资所也都在那边。”

    领路的士兵见到周辰翻来覆去的打量手中的令牌,便开口说道。

    “这样啊,那有机会一起喝一杯!”周辰努力露出了一个笑脸,便往城东走去。

    看到周辰走远的背影,领路的士兵连忙嘱咐道。

    “兄弟,斥候军那边军纪涣散,切记不要与人起争执!”

    周辰脚步顿了顿,而后转过身子点了点头,算是知晓了。这也无怪周辰,此时他心头正燃烧着一团怒火,眉宇间一股狠戾之色经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