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0028 这天,要换了

作品:穿越打天下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南山四鬼

    皇城之中,一座奢华贵气的府邸,灯火通明,从府门自内院,由百十颗珍珠照亮。其府邸占地千亩,多有迂回走廊,假山碧池,元气萦绕,其内院匾额,印有皇室落款,显然此府主人,身份非凡。

    每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持械府兵个个气机内敛,行走的巡夜卫士个个谨慎细微,皇城由大阵笼罩,所有人的修为都被压制到顶点,比普通人强的就是他们的五感,不过也仅仅只比普通人强一些。如今皇城之内,谣言四起,这些卫士们的心始终悬着。

    许多人并不知道,那令皇城变色的一连串腥风血雨,已经在这一瞬间,正式拉开序幕了。

    “三位阁老真的老了,一点点小事就让他们急成这样,朝政大不如从前,一个个就想着选主子,沉不住气。”

    内院靠墙里的密室之中,一名年轻男子推开了门,柳絮拂面般的声音,却让人感觉如寒冬凛冽。

    “殿下,所有负责暗杀的都已经按照计划留下了蛛丝马迹。”

    一旁,一名身着三品官服的中年男人,毕恭毕敬的站立在一旁,头垂的很低,语速快而不乱,字词清晰。

    “不错,自上月以来,朝堂之上对本皇子的口诛笔伐就没停过。所幸,慧眼明珠的几位要臣,置身事外。”年轻男子坐在了大圆桌主位,淡然道。

    圆桌之上,已经摆好了七十二道美味佳肴,大有讲究,分为九道药膳、十八道水生菜肴、三十六道陆兽菜肴、九道空禽菜肴,数走极,其寓意非凡,乃是皇室钦点御膳。

    “殿下所言极是!”

    “本皇子一向不喜宫中菜肴,什么都要讲究彩头,难道吃了这些,就能有所成就么?多年来的安稳,已经让他们沾染虚荣的病症,一个个的想方设法,讨得主子欢心,反而失了菜肴本身的含义。”年轻皇子微微蹙眉,指着满桌菜肴道。

    一边说,一边拿起了筷子,这筷子晶莹剔透,其中有着元气流淌。礼仪已然成了身体记忆,按照三六九的顺序,依次品尝,而后七十二道菜肴纷纷沾过筷,这一顿饭才算结束,放下手中的筷子,从身旁拿起一张玉丝制作的方巾,擦了擦嘴。

    “本皇子去过边疆,那里战火纷飞,流匪成灾,然而军中派系相互牵制,谁也不敢轻易出兵。为了一己私利,职权所在成了一句空话。某心系大离江山,不忍王朝霸业败在这群蛀虫手中,这储君之位,不得不争!”年轻皇子突然抬起头来,问那个官员,“有多少失手的?”

    那官员神态毕恭毕敬,他的手中捏着一份信件,“七个。”

    年轻皇子脸庞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长相英俊,头发极软极细,贴在头皮上,乌黑亮丽的长发披肩成束,眼中有一股不易察觉的书生意气,温文尔雅四个字,仿佛就是为他而造。

    “活下来,就有价值,通知下去,那七人统统放养!”年轻皇子双眼闪过睿智的光芒。

    良久,他才将玉丝方巾放在桌上,而后站起身来,拿过官员手中的信件,拆开看了起来。

    ……

    就在中午时分,大离王朝所有一品及以上大员集聚朝议阁,由天子亲自盖印发布文书,宣布由法院全权负责,彻查到底,决不罢休!

    消息传出,满城风雨,各个派系之间的首脑,如同约好了一般,纷纷收回爪牙,就连派出去的密探,也都一个个撤回,深怕惹火烧身。

    “军司中有人动用破元弩暗杀新兵,这简直是目无王法,罪该当诛!”

    “这其中说不准有派系争斗的肮脏手段。都把罪恶的长刀伸进了军司,可怜的新兵,抱着满腔热忱,却死于自己人手上!”

    “莫非是异域走狗?竟然干出了此等天人共愤的事情来。”

    “大离王朝建立至今,还从未发生过如此重大的事件,士兵摇篮肿竟然发生了有预谋的持械杀人,军庭的情报部门都是干什么吃的!”

    皇城之中,一个个官员捶案拍桌,仿佛他是受害者家属一般,痛哭疾首。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即兴表演,做足了戏,不管是不是自己派系干的,首先把自己的嫌疑洗到最低,并且不约而同的把矛头指向了军庭。

    随着皇城之中一封封信件派出,朝着四面八方送去。将消息传达给各个州府郡县。

    “要变天了!”所有接触到消息的达官显贵们,纷纷发出了感叹,紧接着便是嘱咐手下的人低调行事,再将一些联络信件销毁。

    这样的大事件,持续发酵下去,没有个三五年,这些派系都不敢出格行事了。

    至于天子,只怕会借着这件暗杀事件大做文章,打压不安分的皇子、臣子,顺便树立下他的威德,同时将他的千秋大业提上日程!

    总之,一石激起千层浪,各地军司新兵遭遇暗杀,引发的不单单是民愤,还有无数将士的怒火,为了身后的家园安稳,他们拿命守边疆,却没想到,自己拼命保护的人,却在身后捅了刀子,令人寒心。

    就连与某些皇子达成协议的武侯,也是怒火中烧,甚至联名上书,请求彻查,就连天子都不得不为其举办国葬,将士们才得以平复怒火。

    然而,就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宝庆军司内,却是一片平静。

    这座军司之中的主将,封锁了消息,安抚了将士,反而是最平静的军司。

    “主将,受惊将士已经安抚了下来。至于周辰也给出了补偿,现城中一切如常。同时,皇都的文书都到了,说是陛下怀疑乃异域所为,需派兵出征,以敌血祭将士亡魂!”

    一名亲兵躬着背,神态毕恭毕敬,他的手里握着盖有军庭和朝阁双重文印的文书。

    大厅内静默片刻,随后传来一个古井无波的声音:“知道了,退下吧。”

    话音刚落,只见亲兵手中的文书自动飞起,穿过门缝,进入了竹帘内。

    “属下告退!”

    半响,大厅中传出了一声叹息:“这天……要换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