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还是不错的位置

作品:碧月剑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莫然兮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继续喝酒。

    莫瑜倒是不担心自己的问题,喝完了这杯酒之后就问了一下安信毕“明天不需要工作吗?要不然的话就少喝一点吧?”

    安心摆了摆手笑着说“没事没事,一点事情都没有,莫瑜兄弟就放心吧,我这个人喝酒心里有数。”

    莫瑜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陪一下安兄吧,也许以后很长时间才能见面了。”

    这种话无论是对谁来说都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尤其是现在的一些平民百姓,如果自己的女儿嫁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的话,其实这辈子能够见到的面也就很少了。

    又或者是一个向外发展的友人,那么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面了,缘分这个东西是一件很玄妙的东西。

    其实莫瑜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当中有些伤感,安信毕却笑了笑说“哪里哪里,我觉得莫瑜兄一定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以后的地方一定非常多,谢谢莫瑜兄弟以后也会经历这个地方,只要是能够想到我的话过来看一看也是无妨的。”

    白云一听了之后哈哈大笑“你可拉倒吧,有没有觉得莫瑜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反而是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呀。”

    莫瑜听了之后非常无语,在旁边咳嗽了一声“请问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我觉得没有什么对立之处吧?”

    白云一冷哼一声“我的意思就是你的志向非常小,你不可能乱跑的,你这个性格以后一定是一个妻子管得非常严的人。”

    莫瑜觉得自己完全不是一个这样的人,而且莫瑜不知道白云一是从哪个地方看出来的,本来是想反驳一下白云一的,但是这个时候心想算了吧,毕竟还是人家这场合应该还是保守一点。

    摇了摇头“你这么说的话我也没办法。”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就对旁边的安信毕说“安兄请放心吧,若以后我真的经过这里的话一定会进城过来看看的,到时候就怕安兄应该是高升了呀。”

    其实莫瑜也是一个恭维之语。

    以后莫瑜进不进来还另说,是这个话还是要说出来的,就是说以后肯定会来到这个话。

    安信毕听了之后笑了笑“其实这件事情,我原先的时候就和莫瑜兄弟说了,我在这里已经安家立业了,就算是让我去别的地方我也不会去,更何况上面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还真的不一定能够高升。”

    莫瑜听到这句话非常感慨,原先的时候不觉得这个事情是这样的,认为只要是有能力什么事情都可以。

    但是莫长吉就曾经和莫瑜说过这个事情,甚至你说得非常露骨,非常大的刷新的莫瑜的三观。

    莫瑜笑了笑“其实安兄的能力应该是可见的,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那是安兄既然想在这里安家立业,肯定还是城主比较好。”

    其实城主这个位置从各方面来说都还可以。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继续喝酒。

    莫瑜倒是不担心自己的问题,喝完了这杯酒之后就问了一下安信毕“明天不需要工作吗?要不然的话就少喝一点吧?”

    安心摆了摆手笑着说“没事没事,一点事情都没有,莫瑜兄弟就放心吧,我这个人喝酒心里有数。”

    莫瑜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陪一下安兄吧,也许以后很长时间才能见面了。”

    这种话无论是对谁来说都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尤其是现在的一些平民百姓,如果自己的女儿嫁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的话,其实这辈子能够见到的面也就很少了。

    又或者是一个向外发展的友人,那么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面了,缘分这个东西是一件很玄妙的东西。

    其实莫瑜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当中有些伤感,安信毕却笑了笑说“哪里哪里,我觉得莫瑜兄一定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以后的地方一定非常多,谢谢莫瑜兄弟以后也会经历这个地方,只要是能够想到我的话过来看一看也是无妨的。”

    白云一听了之后哈哈大笑“你可拉倒吧,有没有觉得莫瑜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反而是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呀。”

    莫瑜听了之后非常无语,在旁边咳嗽了一声“请问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我觉得没有什么对立之处吧?”

    白云一冷哼一声“我的意思就是你的志向非常小,你不可能乱跑的,你这个性格以后一定是一个妻子管得非常严的人。”

    莫瑜觉得自己完全不是一个这样的人,而且莫瑜不知道白云一是从哪个地方看出来的,本来是想反驳一下白云一的,但是这个时候心想算了吧,毕竟还是人家这场合应该还是保守一点。

    摇了摇头“你这么说的话我也没办法。”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就对旁边的安信毕说“安兄请放心吧,若以后我真的经过这里的话一定会进城过来看看的,到时候就怕安兄应该是高升了呀。”

    其实莫瑜也是一个恭维之语。

    以后莫瑜进不进来还另说,是这个话还是要说出来的,就是说以后肯定会来到这个话。

    安信毕听了之后笑了笑“其实这件事情,我原先的时候就和莫瑜兄弟说了,我在这里已经安家立业了,就算是让我去别的地方我也不会去,更何况上面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还真的不一定能够高升。”

    莫瑜听到这句话非常感慨,原先的时候不觉得这个事情是这样的,认为只要是有能力什么事情都可以。

    但是莫长吉就曾经和莫瑜说过这个事情,甚至你说得非常露骨,非常大的刷新的莫瑜的三观。

    莫瑜笑了笑“其实安兄的能力应该是可见的,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那是安兄既然想在这里安家立业,肯定还是城主比较好。”

    其实城主这个位置从各方面来说都还可以。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继续喝酒。

    莫瑜倒是不担心自己的问题,喝完了这杯酒之后就问了一下安信毕“明天不需要工作吗?要不然的话就少喝一点吧?”

    安心摆了摆手笑着说“没事没事,一点事情都没有,莫瑜兄弟就放心吧,我这个人喝酒心里有数。”

    莫瑜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陪一下安兄吧,也许以后很长时间才能见面了。”

    这种话无论是对谁来说都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尤其是现在的一些平民百姓,如果自己的女儿嫁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的话,其实这辈子能够见到的面也就很少了。

    又或者是一个向外发展的友人,那么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面了,缘分这个东西是一件很玄妙的东西。

    其实莫瑜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当中有些伤感,安信毕却笑了笑说“哪里哪里,我觉得莫瑜兄一定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以后的地方一定非常多,谢谢莫瑜兄弟以后也会经历这个地方,只要是能够想到我的话过来看一看也是无妨的。”

    白云一听了之后哈哈大笑“你可拉倒吧,有没有觉得莫瑜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反而是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呀。”

    莫瑜听了之后非常无语,在旁边咳嗽了一声“请问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我觉得没有什么对立之处吧?”

    白云一冷哼一声“我的意思就是你的志向非常小,你不可能乱跑的,你这个性格以后一定是一个妻子管得非常严的人。”

    莫瑜觉得自己完全不是一个这样的人,而且莫瑜不知道白云一是从哪个地方看出来的,本来是想反驳一下白云一的,但是这个时候心想算了吧,毕竟还是人家这场合应该还是保守一点。

    摇了摇头“你这么说的话我也没办法。”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就对旁边的安信毕说“安兄请放心吧,若以后我真的经过这里的话一定会进城过来看看的,到时候就怕安兄应该是高升了呀。”

    其实莫瑜也是一个恭维之语。

    以后莫瑜进不进来还另说,是这个话还是要说出来的,就是说以后肯定会来到这个话。

    安信毕听了之后笑了笑“其实这件事情,我原先的时候就和莫瑜兄弟说了,我在这里已经安家立业了,就算是让我去别的地方我也不会去,更何况上面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还真的不一定能够高升。”

    莫瑜听到这句话非常感慨,原先的时候不觉得这个事情是这样的,认为只要是有能力什么事情都可以。

    但是莫长吉就曾经和莫瑜说过这个事情,甚至你说得非常露骨,非常大的刷新的莫瑜的三观。

    莫瑜笑了笑“其实安兄的能力应该是可见的,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那是安兄既然想在这里安家立业,肯定还是城主比较好。”

    其实城主这个位置从各方面来说都还可以。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继续喝酒。

    莫瑜倒是不担心自己的问题,喝完了这杯酒之后就问了一下安信毕“明天不需要工作吗?要不然的话就少喝一点吧?”

    安心摆了摆手笑着说“没事没事,一点事情都没有,莫瑜兄弟就放心吧,我这个人喝酒心里有数。”

    莫瑜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陪一下安兄吧,也许以后很长时间才能见面了。”

    这种话无论是对谁来说都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尤其是现在的一些平民百姓,如果自己的女儿嫁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的话,其实这辈子能够见到的面也就很少了。

    又或者是一个向外发展的友人,那么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面了,缘分这个东西是一件很玄妙的东西。

    其实莫瑜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当中有些伤感,安信毕却笑了笑说“哪里哪里,我觉得莫瑜兄一定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以后的地方一定非常多,谢谢莫瑜兄弟以后也会经历这个地方,只要是能够想到我的话过来看一看也是无妨的。”

    白云一听了之后哈哈大笑“你可拉倒吧,有没有觉得莫瑜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反而是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呀。”

    莫瑜听了之后非常无语,在旁边咳嗽了一声“请问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我觉得没有什么对立之处吧?”

    白云一冷哼一声“我的意思就是你的志向非常小,你不可能乱跑的,你这个性格以后一定是一个妻子管得非常严的人。”

    莫瑜觉得自己完全不是一个这样的人,而且莫瑜不知道白云一是从哪个地方看出来的,本来是想反驳一下白云一的,但是这个时候心想算了吧,毕竟还是人家这场合应该还是保守一点。

    摇了摇头“你这么说的话我也没办法。”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就对旁边的安信毕说“安兄请放心吧,若以后我真的经过这里的话一定会进城过来看看的,到时候就怕安兄应该是高升了呀。”

    其实莫瑜也是一个恭维之语。

    以后莫瑜进不进来还另说,是这个话还是要说出来的,就是说以后肯定会来到这个话。

    安信毕听了之后笑了笑“其实这件事情,我原先的时候就和莫瑜兄弟说了,我在这里已经安家立业了,就算是让我去别的地方我也不会去,更何况上面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还真的不一定能够高升。”

    莫瑜听到这句话非常感慨,原先的时候不觉得这个事情是这样的,认为只要是有能力什么事情都可以。

    但是莫长吉就曾经和莫瑜说过这个事情,甚至你说得非常露骨,非常大的刷新的莫瑜的三观。

    莫瑜笑了笑“其实安兄的能力应该是可见的,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那是安兄既然想在这里安家立业,肯定还是城主比较好。”

    其实城主这个位置从各方面来说都还可以。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继续喝酒。

    莫瑜倒是不担心自己的问题,喝完了这杯酒之后就问了一下安信毕“明天不需要工作吗?要不然的话就少喝一点吧?”

    安心摆了摆手笑着说“没事没事,一点事情都没有,莫瑜兄弟就放心吧,我这个人喝酒心里有数。”

    莫瑜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陪一下安兄吧,也许以后很长时间才能见面了。”

    这种话无论是对谁来说都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尤其是现在的一些平民百姓,如果自己的女儿嫁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的话,其实这辈子能够见到的面也就很少了。

    又或者是一个向外发展的友人,那么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面了,缘分这个东西是一件很玄妙的东西。

    其实莫瑜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当中有些伤感,安信毕却笑了笑说“哪里哪里,我觉得莫瑜兄一定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以后的地方一定非常多,谢谢莫瑜兄弟以后也会经历这个地方,只要是能够想到我的话过来看一看也是无妨的。”

    白云一听了之后哈哈大笑“你可拉倒吧,有没有觉得莫瑜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反而是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呀。”

    莫瑜听了之后非常无语,在旁边咳嗽了一声“请问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我觉得没有什么对立之处吧?”

    白云一冷哼一声“我的意思就是你的志向非常小,你不可能乱跑的,你这个性格以后一定是一个妻子管得非常严的人。”

    莫瑜觉得自己完全不是一个这样的人,而且莫瑜不知道白云一是从哪个地方看出来的,本来是想反驳一下白云一的,但是这个时候心想算了吧,毕竟还是人家这场合应该还是保守一点。

    摇了摇头“你这么说的话我也没办法。”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就对旁边的安信毕说“安兄请放心吧,若以后我真的经过这里的话一定会进城过来看看的,到时候就怕安兄应该是高升了呀。”

    其实莫瑜也是一个恭维之语。

    以后莫瑜进不进来还另说,是这个话还是要说出来的,就是说以后肯定会来到这个话。

    安信毕听了之后笑了笑“其实这件事情,我原先的时候就和莫瑜兄弟说了,我在这里已经安家立业了,就算是让我去别的地方我也不会去,更何况上面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还真的不一定能够高升。”

    莫瑜听到这句话非常感慨,原先的时候不觉得这个事情是这样的,认为只要是有能力什么事情都可以。

    但是莫长吉就曾经和莫瑜说过这个事情,甚至你说得非常露骨,非常大的刷新的莫瑜的三观。

    莫瑜笑了笑“其实安兄的能力应该是可见的,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那是安兄既然想在这里安家立业,肯定还是城主比较好。”

    其实城主这个位置从各方面来说都还可以。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继续喝酒。

    莫瑜倒是不担心自己的问题,喝完了这杯酒之后就问了一下安信毕“明天不需要工作吗?要不然的话就少喝一点吧?”

    安心摆了摆手笑着说“没事没事,一点事情都没有,莫瑜兄弟就放心吧,我这个人喝酒心里有数。”

    莫瑜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陪一下安兄吧,也许以后很长时间才能见面了。”

    这种话无论是对谁来说都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尤其是现在的一些平民百姓,如果自己的女儿嫁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的话,其实这辈子能够见到的面也就很少了。

    又或者是一个向外发展的友人,那么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面了,缘分这个东西是一件很玄妙的东西。

    其实莫瑜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当中有些伤感,安信毕却笑了笑说“哪里哪里,我觉得莫瑜兄一定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以后的地方一定非常多,谢谢莫瑜兄弟以后也会经历这个地方,只要是能够想到我的话过来看一看也是无妨的。”

    白云一听了之后哈哈大笑“你可拉倒吧,有没有觉得莫瑜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反而是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呀。”

    莫瑜听了之后非常无语,在旁边咳嗽了一声“请问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我觉得没有什么对立之处吧?”

    白云一冷哼一声“我的意思就是你的志向非常小,你不可能乱跑的,你这个性格以后一定是一个妻子管得非常严的人。”

    莫瑜觉得自己完全不是一个这样的人,而且莫瑜不知道白云一是从哪个地方看出来的,本来是想反驳一下白云一的,但是这个时候心想算了吧,毕竟还是人家这场合应该还是保守一点。

    摇了摇头“你这么说的话我也没办法。”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就对旁边的安信毕说“安兄请放心吧,若以后我真的经过这里的话一定会进城过来看看的,到时候就怕安兄应该是高升了呀。”

    其实莫瑜也是一个恭维之语。

    以后莫瑜进不进来还另说,是这个话还是要说出来的,就是说以后肯定会来到这个话。

    安信毕听了之后笑了笑“其实这件事情,我原先的时候就和莫瑜兄弟说了,我在这里已经安家立业了,就算是让我去别的地方我也不会去,更何况上面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还真的不一定能够高升。”

    莫瑜听到这句话非常感慨,原先的时候不觉得这个事情是这样的,认为只要是有能力什么事情都可以。

    但是莫长吉就曾经和莫瑜说过这个事情,甚至你说得非常露骨,非常大的刷新的莫瑜的三观。

    莫瑜笑了笑“其实安兄的能力应该是可见的,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那是安兄既然想在这里安家立业,肯定还是城主比较好。”

    其实城主这个位置从各方面来说都还可以。

    。

    碧月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