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正文 第190章 大明的钱,欠不得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奋斗在洪武末年最新章节!

    汤和的底子还是不错的,才几天的功夫,老爷子就精神了不少,虽然体重没减,但身为虎将,那股子劲儿回来了。尤其眼珠子一瞪,让人忍不住心砰砰跳。好像是一头上古的猛兽复活一般。柳淳不会把汤和的改变,算成自己的功劳。

    真正的关键应该是老朱来的那一趟,短短的一句话,就让老汤恢复了斗志……这多年了,朱元璋杀的功臣不在少数了。前些时候,汤和主动告老,朱元璋也没有真正挽留,只是让他修整海防,然后在凤阳赐了宅子,回家荣养。

    几十年戎马,得到了这么个结果,汤和是满足的,真的,相比其他人,已经很幸运了,但是那种失落,从高峰跌落的空虚,让汤和抓心挠肝一般难受,他四处买美女,喝酒,大口吃肉……所有的一切,无非是想填满无聊的日子。

    至于身体,他真的不在乎了,命就在这里,陛下想拿去,他不会有半点怨言。同样的,陛下想让他活着,他就会抬头挺胸,活得比谁都好!

    或许只有汤和这种,心里全是皇帝的傻瓜,才能在洪武朝的血雨腥风里安然无恙吧!

    柳淳很感叹,他从汤和身上能学到很多东西,当然了,柳淳永远也不会像汤和一样活着,他还有自己想法。

    准备了好几个月,万寿盛典终于要到了,朱元璋也会攀上他的人生巅峰。

    其实柳淳很希望朱元璋就此志得意满,什么想法也没有了,对待朝臣也宽厚一些,然后静静等着回归老天爷的怀抱。然后把江山交给朱标。

    或许柳淳会用一天的时间,为老朱哭泣,但转过天,他一定会喜笑颜开,迎接新的时代。

    这朝中的文武,多一半都是这个想法,区别只是有人连那一天都不舍得哭,他们会提前弹冠相庆……也正因为如此,老朱不会甘心放权,这洪武朝的血雨腥风,即将真正拉开……

    和许多人的乐观不同,柳淳却嗅到了一丝山雨欲来的气息。目前的一切,都落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不是朱元璋,而是太子朱标!

    老朱铁腕治国,文武官吏,多有怨言,唯有太子能够调和君臣,维系大明江山的安稳。

    假如太子有闪失,朱元璋一定会发疯的,文臣,勋贵,还有那些藩王,也会趁势而动,到时候血流成河,就在所难免了。

    柳淳知道,把一切都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是很危险的事情,尤其是如何让朱标活得更久一些,柳淳是半点头绪也没有。

    他想了想,有了个主意,正巧御医给汤和诊治,发现了老汤有中风的征兆。能不能借着这件事,请御医也给朱标瞧瞧。

    假如是疾病,提前下手,或许就有希望……如果不是病,老朱给了自己玉貔貅,这个神兽也不是吃素的!

    柳淳怀着改变历史走向的宏伟愿望,来东宫见朱标。

    这位太子殿下倒是没什么不适,就是每天都在忙,忙着处理一大堆弟弟的事情,忙着海外藩国,忙着大典的流程。

    几个月下来,朱标都瘦了一圈。

    “不管怎么说,能让父皇高兴,能展示我大明雄风,辛苦点也是值得的。”朱标笑呵呵道:“柳淳,说起来你可是立了大功,要是没有皇家银行撑着,国库是万万拿不出这么多钱的。筎老大人说了,他打算再过两年,就告老还乡,把银行的差事交给你。他说了,那个位置本来就是你的,他不过是暂代而已。”

    茹太素的愿望倒是挺好的,可柳淳嘿嘿一笑,摆手道:“殿下,那个位置谁都能坐,唯独我不能,不然……”柳淳以手做刀,在脖子上狠狠划了一下。

    朱标略微沉吟,摇头叹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父皇的确不会放心的。不过你也别担心,我会想办法说服父皇,放着人才不用,哪里的道理……”

    太子殿下如此赏识,柳淳都感动了,刚要表示感谢,就听朱标道:“对了,柳淳啊,我这里有件事情,你帮着参详一下。”

    柳淳一听,就无语了。

    不愧是朱元璋的儿子,都是无利不起早,开的支票不一定兑现,但事情一定要帮着他们办了,你们啊,别太过分了!

    柳淳默不作声,朱标也不管,他自顾自说道:“刚刚高丽的使者提出了一个要求……他说前些天,为了采购上国的货物,从银行借了一笔钱。他说高丽小国寡民,积贫积弱,拿不出钱来还账。他希望上国能够体恤一二,不然,不然就……”

    柳淳忍不住了,他不是教过礼部那帮人了吗?怎么还不会办这一类的事情,简直是愚不可及!

    “殿下,他们还敢欠账不还吗?”

    “那倒没有,他说会在万寿盛典上,当着父皇的面,恳请父皇加恩!”

    “放屁!”

    柳淳顿时爆粗口了,朱标脸色很难看,柳淳忙道:“殿下,我可不是针对你啊!”

    朱标叹了口气,“孤还没有那么小气,礼部和鸿胪寺的人也都说了,咱们的确是赚了不少钱,回赐一些,也是应该的,毕竟利润那么高了……”

    “这叫什么话!我凭本事赚的钱,干嘛要便宜了高丽!笑话一样!”

    朱标沉吟道:“柳淳,他们是没说要赖账,可是以我的看法,若是等他们回去,真的未必会还钱。你说,总不能为了一点欠账,就大举兴兵吧?更何况出兵远征,耗费巨大,胜负难料。得不偿失啊!”

    “与其这样,还不如索性加恩高丽,多赏赐一些,再免除了债务,总而言之,我们赚得还是不少啊!”

    柳淳断然摇头,“殿下,高丽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若是高丽敢欠钱不还,那安南呢,暹罗呢,真腊呢?他们离着更远,气候条件更恶劣,大军无法触及,他们是不是都能欠账不还?要是这样下去,我们的外贸生意还怎么做了?”

    朱标被问得哑口无言,却也不停摇头。

    经商就是比种田麻烦,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大明当然不能当冤大头,可这些小国铁了心耍赖,又能怎么办?

    “柳淳,别的不说,高丽还算大国,是我们请来的,万寿盛典,他们是要拜谢皇恩的。假如那时候使者撒泼抵赖,弄得父皇不悦,我就是大大的不孝。这,这让我如何是好啊?”

    在朱标发愁的功夫,柳淳已经想好了主意,他微微一笑,“殿下,你就是吃亏在太忠厚老实上了。高丽敢跟咱们耍赖,还用得着大明出兵吗?随便找个人,就把他们灭了!”

    朱标拉长脸子,责怪道:“你怎么又信口雌黄了,谁有本事灭了高丽啊?”

    “殿下,你怎么忘了倭国啊,那不是有个现成的幕府将军足利义满吗?就让倭国出兵算了。”

    朱标更加疑惑,“倭国会听我们的话,乖乖出兵吗?而且倭国若是吞并了高丽,必然会威胁辽东,不妥,不妥!”

    柳淳信心十足,笑道:“殿下,吞并一国,哪有难么容易的。我们只需要把风声放出去,让他们互相咬起来,我大明不但不用担心欠账,没准还能多买点东西呢!而且还能顺便震慑其他藩国,让他们都老实一点。”

    柳淳肚子里的坏水沸腾了,他跟朱标说完,立刻就去安排了,执行这个光荣任务的,正是刚刚养好了腰的许观!

    提起见倭人,这位大才子都挠头,好在是在京城,自己的地盘,也不用担心逼迫……许观迈着坚定的步伐,来见细川中雄。

    “贵使,我已经得到了消息,圣人似已决心,将贵国列为不征之国,从此商货交通,永不侵犯。”

    细川大喜,他要的就是这个,连忙又鞠躬起来。

    “贵使不必如此,你们举国抗衡元兵,和高丽是完全不一样的,圣人岂能不优待你们!”许观眉头紧皱,拳头握紧。

    “提到了高丽,就让人生气!蕞尔小国,全无信义可言!当年元兵还未杀到,就悉数更改衣冠,满头扎满辫子,争着抢着当奴才!尤其可恨,高丽前后16次派遣使者,进入中原,向前朝进献了数万美女!高丽人跟前朝亲如一家。这些高丽后妃,没少兴风作浪,她们怂恿元朝皇帝,盘剥百姓,作恶多端!虽说上国不跟妇人一般见识,可高丽为虎作伥,甘心充当走狗,若是不严加惩处,如何对得起被他们祸害的百姓?”

    许观义愤填膺,“高丽居然恬不知耻,还想成为不征之国,简直痴心妄想!”

    细川仔细听着许观的话,眼珠子不停转动,什么?上国要讨伐高丽?哎呀呀,这可太好了!

    “许先生所言极是,高丽的确该打,那上国准备起兵多少呢?”细川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许观叹口气道:“大国有大气度,不愿意轻易兴兵,给他们点教训就是了,如果依旧怙恶不悛,那就别怪上国发雷霆之怒了。”

    大明不愿意出兵太多,没关系啊,我们愿意!

    细川思索再三,探身道:“高丽人甘当元朝走狗,几次进犯敝国,敝国上下,无不愤怒,敝国愿意当上国马前卒,起兵讨伐高丽!”

    ……

    许观从馆驿出来,不停摇头,虚张声势,挑拨离间……自从结识了柳淳,他做人的底限都快没了,明年科举之年,孔老夫子八成不会保佑他这个斯文败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