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正文 第209章 除夕杀人夜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柳淳有一个优点,那就是绝不把老朱的话当成真的,他骂你没准能活得很滋润,他夸你了,就要小心,他想给你好处,那就要千万当心,稍有不慎,就会没命的。

    生米煮成熟饭?

    我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有那个胆,也没那个条件啊……就算苦练武功,也未必是蓝新月的对手啊!至于徐妙锦,那还是个小妹妹,动了她倒不必担心徐增寿,唯一可怕的是徐妙云,那是连朱棣都胆颤的女人……柳淳只是一闪念,就立刻甩头,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呢。

    “徐老四,这些天,你总是埋怨我坑你,现在机会来了。记住只有十五天,你立刻去借钱!能借多少借多少!”

    徐增寿早就无精打采了,他幸亏叫增寿,要不然,光是这些天的折磨,就能折寿!

    他垂着脑袋,无力道:“我现在只想回京过年,吃娘子包的扁食,顺便给我爹上香,别的事情,免谈!”

    “你真要走?”柳淳笑吟吟问道。

    “当然。”徐增寿格外坚决,“我现在借不到钱,也帮不上忙,对不起了,我必须走!”

    他迈着大步,走到了门口,突然听柳淳叹道:“那太可惜了,我只能把赚钱的方法告诉蓝勇了,虽然他是莽夫,办事未必细腻,但机会难得,就算他再笨,捞个上千万贯,还是没问题的。要是换个精明的,半个苏州都是他的了!”

    “等等!”

    徐增寿猛地停住了脚步,要说柳淳这家伙,别的本事或许平常,但是这翻云覆雨,点石成金的能耐,徐增寿是五体投地。

    当然了他能捞钱,也能花钱,就像这一次,虽然击败了苏州钱庄,可也打光了最后的一兵一卒,别看柳淳一脸的轻松,他现在的荷包比脸都白净。

    当真是拼了个山穷水尽,可他偏偏又说,有钱可赚,还能赚那么多?

    真是邪门啊!

    “怎么,四公子?不走了?”

    柳淳端着茶杯,叹了口气,“有些话啊,我是真不愿意跟你讲,可看在令妹的面子上,我又不好便宜外人,你们徐家啊,白背了第一功臣的名头,居然靠着克扣下人的例银,积攒家业,这不让人笑掉大牙吗!”

    徐增寿黑着脸道:“我大嫂是小门小户出身,可她勤俭持家,从不铺张浪费,不会开源,还不许节流吗?”

    柳淳轻笑,“节流?能节约几个钱?四公子,当下苏州钱庄的纸币崩盘,几乎和废纸差不多。那些手握着纸币的商人,必定陷入资金断流的窘境。现在距离年关,只有三天不到,多少工匠账房,围着家门要钱。所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说的就是这时候,你懂吗?”

    柳淳老气横秋,像教训儿子似的教训徐增寿,弄得四公子切齿咬牙,就冲你这个德行,就别想当我们徐家的女婿!

    “多谢柳大人指点,这还不是拜你所赐,告辞!”他扭头就走。

    柳淳在背后幽幽道:“我要是你,就该把话听完了,你现在要是能去借点钱,帮着大家伙渡过难关,会有多少人感激你?”

    徐增寿脚步顿了下,“柳大人,是要我出钱做善事吗?”

    “哈哈哈!”柳淳突然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善事?你要是把贱卖股份叫做善事,我也没话讲!”

    柳淳几步走到徐增寿的身后,点着他的后脑勺,轻笑道:“知道吗?这世上最值钱的东西叫做情报!陛下亲临苏州,年后皇家银行收购苏州钱庄,稳定金融!这就是最重要的情报,比什么都值钱!别人不敢出手,他们害怕,可你心里有底儿,可以用最低廉的价格,收购苏州的产业,等陛下旨意到了,这些低价买来的产业,就会几倍升值,一夜暴富,也不为过!”

    柳淳轻哼道:“我是看你这些天辛苦,才把这个来钱的路子留给你。可惜啊,你不想要,没法子,我只能告诉蓝勇了……”

    “别啊!”

    徐增寿听柳淳讲话,就眉头乱动,脸上的肉不停抽搐,一双眼睛,满是惊骇,惶恐,进而发展成了大喜,狂喜!

    “我的柳兄弟啊!”

    他猛地回头,伸出手抓住柳淳的胳膊,不停摇晃,用无比崇拜钦佩的目光盯着柳淳,就差跪下了,“啥也别说了,你就是我的亲兄弟,额不,是大哥,亲大哥!”

    “行了吧!”柳淳甩了甩袖子,愣是没把徐增寿赶走,“你大哥是魏国公,我可排不上号!”

    “不!”徐增寿正色道:“他和你比起来,一文不值。我们只是凑巧托生在一家,咱们俩才是如假包换的亲兄弟,大哥,要不小弟给你磕个头怎么样?”

    柳淳是真的受不了了,以前没发现,这个姓徐的怎么也这么不要脸啊!

    “我还是那句话,这是看在令妹的面子上,你赶快去准备吧,不过要记得,不能太贪了,股份别过半。接下来苏州的商铺作坊,悉数要纳入皇家银行的管理之下,你不想每一个账户的拥有者,都是徐增寿吧?”

    徐四公子慌忙点头,“多谢大哥提点,小弟晓得了!”

    他一转身,跑了出去,等到了外面,徐增寿跟提前进入春天一样,脸上笑得花团朵朵,灿烂光辉……一句大哥值几个钱,半个苏州揣进口袋了!

    爽!

    徐增寿小跑着走了,片刻都不舍得耽搁……柳淳看着他的背影,无奈摇头。不是柳淳存心要送礼,是他没法接手啊!

    以老朱的秉性,要知道柳淳在这个当口,大肆敛财,还不把他真给切了,弄进宫里当太监啊!

    所以没法子,只能便宜徐增寿了。

    不过也不要紧,柳淳已经提前给蓝玉送信了,另外呢,那个二货李景隆,还有苏州的知府黄子澄,柳淳也都透了口风。

    能捞到多少,看他们的魄力和造化,反正我该做的都做了。

    柳淳现在只想挑一个最舒服的地方,跟老爹两个人一起过年。柳淳在头几天,栽了一盆大葱,长得绿意盎然,再买一口大肥猪,亲手宰了。

    就吃猪肉大葱馅的饺子,大大的葱花,鲜嫩的猪肉,肥瘦各一半,也不用切得太碎,要的就是那个满口肉香的感觉,不用太多的配料,只是一些大蒜瓣,就足以了。

    为了让这顿饺子好吃,必须亲自动手,对了,柳三好酒,给他弄点六十年的女儿红!

    没有?

    找徐增寿要去!

    小弟不能白收不是!

    ……

    柳淳喜滋滋张罗着过年,可有些人这个年注定过不好了。

    朱元璋跟朱标骑着马,在侍卫的保护之下,返回京城。

    在路上,朱元璋止不住的笑,掩饰不住的开心。

    “父皇,苏州这一趟,您老人家是心花怒放,收获不小啊!”

    当着儿子的面,朱元璋没有隐瞒,他含笑点头,“的确如此,其实一直以来,苏州都是朕的心病,这里是财赋重地不假,可又跟朝廷离心离德,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假如减轻税赋,其余的地方就要跟着倒霉。苏州有钱,压一压也没什么。只是从今往后,再也不用担心了!皇家银行开到了苏州,整个江南都在掌控之中了。”

    身为天子,当然不会只看那点钱财收入,虽然老朱贪财,但天子的格局还在。

    “朕本想抓人砍头,可仔细想来,那么办的话,苏州也只会糜烂下去。倒是那个臭小子,用这种手段,击败了苏州钱庄,给朕收拾残局,挽回民心的机会!他是立了大功啊!”

    朱元璋又苦恼起来,“太子,你说他这么大的功劳,父皇该怎么赏他?”

    朱标无奈道:“说实话,儿臣也不知道,哪怕他在大几岁,都好办了。”

    “是啊!”朱元璋笑道:“所以朕告诉他,可以同娶两大国公之女,也算是对得起他了。”

    柳淳要是在这里,保证能感动哭了,原来你老人家是来真的啊?

    朱标憨笑道:“父皇天恩,柳淳他该知足了。这次不用血流成河,就能顺利解决问题,真是难得啊!”

    朱元璋突然哂笑道:“朕是可以少杀几个,但有人必死!”

    朱标见老爹面目狰狞,杀气四溢,立刻知道了,李善长!

    “父皇,你看要不要等一天再下旨?”朱标试探着问道。

    老朱眼珠转了转,笑了,“李善长当年是太子太师,也算是你的师父,你想让他过个年,对吧?”

    朱标没有否认,朱元璋却摇了摇头,“太子,这次父皇不会答应你的,父皇要在除夕的晚上,把李善长,还有他的家人,悉数下狱,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