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8章 朋友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又是父王,又是皇祖父,小胖墩的身份呼之欲出,他就是朱棣的长子朱高炽,未来的明仁宗,而那个熊孩子就是他二弟朱高煦。

    朱棣就藩的时候,朱高炽才两岁,为了避免奔波,留在了京城,一直是朱元璋照顾他。

    老朱同志也免不了隔辈亲,对谁都能严厉,唯独对孙子只剩下疼惜了。再加上父母不在身边,更是加倍呵护。

    不出意外,小家伙被爷爷养成了胖墩。

    等到几个月前,朱高炽才到北平,来看爹妈,徐氏没说什么,不管怎么样,都是身上掉下来的肉。

    可朱棣不高兴了,他一生尚武,六七岁的时候,就能骑着大马满世界惹祸了。儿子可倒好,都九岁了,不但胖成了球,还只会读书,弄得朱棣很不满意,在孩子面前,就抱怨了几句。

    偏偏朱高炽是个心思很重的孩子,皇祖父喜欢他胖乎乎的,也鼓励他读书,可父王却不喜欢,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家伙想不明白了,加上刚到北平不久,心里话也不知道跟谁说,不免闷闷不乐。

    刘淳看起来十二三岁,正好比他大了三四岁,朱高炽就把刘淳当成了倾诉的对象,该说的,不该说的,讲了一大堆。

    到底是个孩子!

    刘淳也没有点破,而是很认真道:“你想变瘦,就要少吃东西!”

    “不行!”朱高炽用力摇头,“不吃会饿的!”开什么玩笑,让一个小胖墩少吃东西,是残害儿童,懂不?

    刘淳无语道:“不想少吃,就要增加运动,出去骑马打猎,怎么样?”

    朱高炽认真思考了一下,摇头道:“不行的,皇——祖父不喜欢的,纨绔子弟干的事情,我不能做的!”

    小胖墩说得很严肃,老朱还挺会教孩子的!

    刘淳只能道:“既然这样,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我教你做些简单的运动。”

    ……

    “1、2、3、4, 5、6、7、8!”

    “2、2、3、4……”

    朱棣出现在关押人的房间外面,听到的是一连串数数的声音。

    推开房门看去,大儿子正在跳跃运动呢!浑身的胖肉跟着不停起伏,尤其是脸蛋,更是像波浪似的,跳得额头密布一层汗水,可起劲了。

    朱高炽见父王来了,吓得慌忙停下,垂手侍立。

    朱棣皱着眉头,越过儿子,盯着刘淳。

    “小子,你在干什么?你知道他是谁?”朱棣怒冲冲指着大胖儿子,生怕刘淳伤害小朱。

    刘淳很坦然,他想好了,朱棣要对他不利,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死得硬气一点!

    至少咱是个汉子,面对永乐大帝,也绝对不怂!

    “草民没干什么,不过是教公子一些锻炼身体的方法。”他抬头,瞧了瞧朱棣刚毅的面孔,又补充道:“公子孤身一人,在应天多年。圣人爱护孙子,照顾有加。王爷应该体谅皇爷的用心。公子年幼,刚刚到北平不久,骤然换了地方,王爷该多关心公子,总是说他肥胖,难免伤了公子的心!”

    朱棣被刘淳给教训了一顿,弄得他都愣住了。

    小兔崽子,你是本王的阶下囚好不好?

    怎么教导孩子,还不用着你来教我?你才多大?毛都没长齐,等你有了儿子,再来跟本王装蒜吧!

    朱棣强压着怒火,懒得跟毛孩子费吐沫!

    “小子,你诬告朝廷命官,本王准备把你送去布政使衙门,交给王大人处置!”

    刘淳眉头紧皱,朱棣这么胆小,生怕冲撞了太子?急着把自己送去?

    你丫的这点胆子,还配当永乐大帝吗?

    刘淳大叫不好,当下的朱棣,还只是个藩王而已,恐怕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小胖墩朱高炽听到父王要把刘淳送走,惊得张大了嘴巴,急得说话都磕巴了,“父,父王!别,别把他送走,好不好?”

    朱棣狠狠瞪了儿子一眼,“你小孩知道什么?他是好是坏,是人是鬼?你敢替他求情,不怕为父惩罚你吗?”

    朱高炽是真的害怕他爹,被教训了几句,小胖墩就有要哭的冲动。可自从到了北平,老爹绷着一张脸,母亲虽然和蔼,但有了二弟,三弟,作为大哥,他能得到的关爱很有限。

    说来惭愧,除了跟着他一起到北平的几个人之外,刘淳是第一个能跟他聊天的人。

    “父,父王!”朱高炽仗着胆子道:“他,他是我的朋友!”

    “朋友?”

    朱棣迈了一大步,高大的身躯,像是一座山,俯视着圆滚滚的朱高炽!

    “你再说一遍?”

    泪水瞬间涌了上来,小胖墩努力忍,当没忍住,他知道自己惹祸了,肯定要挨打了。可皇祖父告诉过自己,做人要讲究仁义,要对得起朋友!

    “他人很好的,父王高抬贵手好不好?”

    朱棣冷笑了两声,突然他探手,插住朱高炽的腋窝,用力一替,圆滚滚的小家伙就到了父亲的怀里。

    朱棣一扫刚刚的愤怒,哈哈大笑,还用满是胡须的老脸狠狠蹭了儿子两下,还把肥嘟嘟腮边的泪给擦掉了。

    “好!要是能不哭,就更好了!男子汉大丈夫,就要有担当,有肩膀!看在你的面子上,父王就饶了你这个朋友。”

    朱高炽大喜过望,连忙点头。朱棣把他放到了地上,拍了拍儿子的头,让他出去玩。朱高炽还担心老爹撒谎,扒着门边,不肯离去。

    朱棣笑骂道:“父王是什么人,会跟你个小孩子撒谎!赶快滚蛋,不然你朋友的脑袋就没了!”

    朱高炽吓得吐了吐舌头,赶快溜了。

    房间里只剩下他和刘淳两个人。

    朱棣才哼了一声,“小子,本王不追究了,至于原因吗,出去问问你爹吧!”

    燕王转身走了,留下一个酷酷的背影。

    就这样,刘淳稀里糊涂出来,混了个肚圆儿,还教了个小朋友。

    府门外,柳三正等着他。

    父子再次相见,柳三五味杂陈,眼圈泛红,再也不绷着了,急忙拉刘淳到一边,自责道:“小子,我本想让你跟着我过好日子,可,可锦衣卫被废了,我也朝不保夕,怕是顾不上你了。”

    “那就让我照顾你呗!”刘淳突然笑嘻嘻道:“你不会不想要儿子了吧?”

    柳三愣住了,嘴唇哆嗦道:“小子,你,你还愿意给我当儿子?”

    刘淳耸了耸肩,“除了你,我也不认识别人啊!不过我觉得锦衣卫不会轻易完蛋的——对了,你是怎么救我出来的?”

    柳三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我把那份军报交给了燕王殿下!”

    刘淳瞪大眼睛,“那可是好几位锦衣卫,用命换来的啊!岂不是白白便宜了燕王!”

    “说得什么话!”柳三怒道:“能把儿子换回来,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