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12章 地主家的儿子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柳三突然变得很乐于讲故事,讲他自己的故事。

    或许是没了未来的人,都喜欢追忆过去吧!

    那是朱元璋登基的前一年,解决了南方所有对手之后,老朱挥军北伐,三路大军,驱逐逆元,虎视雄哉!

    那一年柳三才二十三岁。

    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谁都不服!

    大都的城墙多高啊?外面还有护城河,还有矮墙,壕沟,一道道的艰难险阻,要拿人命来填的!

    据说上面已经准备死个几万人,硬生生拿尸体堆出一条路。

    三爷和他的弟兄们二话不说,带着扒城索,在拂晓的时候,趁着元兵疲乏困倦,越过了重重阻拦,一口气冲到了城下,用扒城索,上了大都城头。

    三爷一口刀,血战八方,足足砍死了七个鞑子!

    后续的明军,沿着他们开出的道路,一口气杀进城中,轻取了大都!

    “就是那一回儿的先登之功,我才入选拱卫司!”柳三抓着络腮胡子,眯缝着眼睛,仿佛看到了昔日英雄了得的自己!

    “我进城之后,就是杀鞑子,见到一个宰一个,杀完了鞑子,就杀鞑子的走狗!杀了七天七夜,杀得血流成河!”

    三爷激动挥舞手臂,“小子,你没有见到,为父当年那叫一个威风!狗鞑子,他们让我变成孤儿,我就让他们绝种!”

    很残酷,但刘淳就是觉得带劲儿!

    大丈夫快意恩仇,挥剑斩仇敌,就该像三爷这样!这才是真汉子!

    可问题是三爷杀得太猛了,怎么连郭家人都给宰了?

    柳三挠了挠头,他探身道:“小子,你跟我说实话,郭守敬真的那么厉害?”

    “那是自然,李白杜甫一般的文人,历代都有几个,可像郭守敬一般的科学家,要好几个朝代,才能出一个,你说珍贵不?”

    “这样了!”三爷困惑了,“那个郭守敬那么厉害,他的后人可不怎么样啊!”

    敢情三爷并没有真的滥杀无辜……他打听过了,周围的百姓都讲,郭家有的是钱,而且还为富不仁,放高利贷,专门跟色目人勾结,欺压百姓,无恶不作。

    就在大明北伐之前,郭家还捐了三万两给王保保募兵。

    杀他们,咎由自取!

    刘淳惊道:“你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都过去二十年了!”

    柳三翻了翻白眼,他怎么可能忘了!

    弟兄们杀进郭府,自然是要弄点外快,他抓到了最大的一间房子,在柜子里找到了两个沉甸甸的箱子,上面用紫铜的大锁锁着,一时也打不开。

    要不说当年三爷还年轻,没什么经验,他只当这是两个装宝贝的箱子,立刻喜滋滋据为己有,还挖了个大坑,给埋了起来,生怕别人发现。

    柳三因为立功,被升为小旗,又入选拱卫司,当时北平的空房子多,分给了他一套。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三爷使出吃奶的劲儿,把两个箱子弄回了住处,满怀着期待,用利斧劈开了锁!

    金子呢?

    银子呢?

    有珍珠没?

    玉石在哪里?

    ……

    等到把箱子打开,三爷的希望全都落空了。

    满满的两大箱书稿,根本没有别的!

    “我他娘的就没干过那么亏本的买卖!”现在提起来,三爷还咬牙呢!

    刘淳能想象到,当时老爹的脸该多绿!

    到底是年轻,刘淳强忍着笑问道:“你没有一气之下,把书稿都给烧了?”

    “怎么没想!”三爷气哼哼道:“正好赶上圣人降旨,要登基称帝,拱卫司的人都要应天筹备。我就把两个箱子留在了北平,房屋也给封了起来。后来我经常到北平办差,也认识了几个字,知道书稿珍贵,也就收藏起来,我还琢磨着等以后有了儿子,让他好好读书,把书稿给他当传家宝呢!”

    柳三气哼哼道:“谁能想到,三爷当年白忙活,居然便宜了你,莫非说真的有天意吗?”

    刘淳不知道有没有天意,但他知道,假如真的有郭守敬的书稿,他这个郭氏传人,就再也不会有人怀疑了。

    “你可真是我亲爹!”刘淳感动得稀里哗啦,世上就没有这么巧的事了!

    柳三黑着老脸,当年杀光了郭家人,也打听了,自从郭守敬之后,郭家就没有什么出息的人物了,怎么可能教出一个厉害的传人!

    “臭小子,这要是放在几天前,我早把你塞进诏狱,严刑拷问了!”三爷咬着后槽牙道。

    是啊,十天前,三爷还是正儿八经的锦衣卫,一心为国尽忠,谁能想到,转眼之间,他就丢了饭碗!

    “孩子!”柳三的声音突然低沉起来,他目视着前方,眉峰微蹙,困惑道:“按理说,你攀上了燕王,算是交了好运,我也就放心了。可,可我这心里,总是不上不下的,说不出来的憋屈!”

    刘淳笑了,他伸手搭在老爹的背上,爷俩很自然勾肩搭背,刘淳轻笑道:“锦衣卫身为天子亲军,圣人一道旨意,就给罢免了。跟着天子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个藩王,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不容易的。”

    柳三深以为然点头,可又突然怒视刘淳,骂道:“你小子别胡说,天子还是圣明的,关键是身边有小人!没错,就是小人!”

    到了这时候,柳三还是忠心耿耿,刘淳真有点无语,只能顺着他道:“你说的都对,那燕王身边,就没有小人吗?”

    “有!”柳三切齿咬牙,“那个病和尚,就不是好东西!长了个三角眼,一副杀人的模样,小子,你以后可要小心才是!”

    真不愧是多年的锦衣卫,老爹的眼力不差!

    刘淳轻笑道:“说实话,我没打算进燕王府,至少现在没有这个心思。”

    “为什么?”柳三大惊,“你不去燕王府,还能去哪?”

    刘淳把头扬起,傲然道:“我也是堂堂男子汉,干嘛总想着依靠别人?我现在去燕王府,什么都靠着人家恩赐,有什么意思?身为郭氏传人,我一身的本事,点石成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干嘛不自己打拼出一片天地!”

    三爷突然被戳到了痛处,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他十几岁就随着朱元璋,到处征战,杀敌不少,缴获的战利品也够多,可三爷总觉得他是锦衣卫,世代传承,捧着金饭碗,用不着小心仔细。他的钱不是送给了战死弟兄们的家人,就是拿去赌博,喝酒。

    二十几年下来,三爷回头看看,虽然没欠债,可什么都没落下。

    结果圣人降旨,废了锦衣卫。

    唯一的指望断了,天都塌下来了。

    在锦衣卫中,有不少和三爷一样的汉子,若非如此,朱湖为什么要一头碰死,那些锦衣卫弟兄为什么要拼命?

    除了当锦衣卫,什么都不会干!

    刘淳就不同了,他心眼活泛,有太多来钱的路子。

    “做人就要像兔子一样,平时多挖几个窟窿,能当官就当官,不当官还能当富家翁。要不人家文人都讲究耕读传家呢,就是这个道理!”

    刘淳是侃侃而谈,只不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拄着下巴,无奈道:“我手上什么都没有,要不就只能向燕王伸手了。”

    柳三眉头紧皱,似乎想起了什么,“其实我还有一块地,能有几十亩,就是不值什么钱罢了。”

    青史尽成灰说

    哭求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