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19章 朱高炽的孝心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朱能陪着柳家父子,赶回北平。

    这家伙眼睛红红的,昨天夜里根本没睡好,辗转反侧了一夜,倒不是吕家的房舍不舒服,像他这样的武人,哪怕在野地宿营,也能睡得香甜。关键是刘淳说得那些话,让他匪夷所思,飞天遁地,千里传音,简直跟话本上写的似的。

    郭氏之学真的有这么厉害?

    朱能当下还不到二十岁,正是好奇心十足的年纪。他爹就是武夫,从小到大,跟着老爹习武,到了十四五岁,就随军打仗,最近才承袭老爹的位置,当了千户。

    朱能了解的东西,仅限于军营打仗,对付吕家,他也只能想到军中黑吃黑的方法,而刘淳的话,给他揭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这一路上,他不断偷看刘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刘淳有所觉察,突然回头一笑,“朱千户,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呗,咱们都是老朋友了。”

    朱能咽了口吐沫,伸长了脖子,试探道:“那个,柳小哥,你到底学的是什么东西,能不能给我讲讲……说一点就成。”他又挠了挠头,憨笑道:“你别怕,我这个人脑子很笨,就听一个乐子,不会传出去的。”

    刘淳大笑,“朱千户,你这就错了,我们郭氏之学,研究的是真理,什么叫真理,就是不管任何人,只要按照相同的方法,都能得出一样的结论。我们和那些儒生不一样,不存在什么见仁见智,模棱两可的问题。”

    刘淳骑在马上,突然指了指远处的一个亭子。

    “朱千户,你瞧。”

    朱能闪目看去,就是个亭子而已,忍不住皱眉道:“有什么稀奇的?难道是你变出来的?”

    这位是掉到神鬼窟窿里,拉不出来了。

    刘淳摇头道:“我是说你先看到了什么?是整个亭子,还是亭子的顶部?”

    “这个……自然是顶部,就像是鞑子的骑兵,离着远处,一定是先看到他们的旗号,然后是人,最后才是战马……没错吧?”

    刘淳道:“朱千户,你说的当然没错,可你想过没有,假如地是平的,由远而近,物体只会越来越大,不会先露出上面,然后才是下面,你想想,这说明什么?”

    朱能的脑袋开始不够用了,“这个……说明什么?”

    “说明地是有弧度的!”刘淳左手弯曲,右手两根手指充当两腿,给朱能演示了由远而近的过程,然后笑道:“如果每一处都符合这个规律,就只有一种解释,我们是站在一个具体的球体上面!”

    “什么?”

    朱能差点从马背上摔下去,“我说柳小哥,你胡说什么?我们怎么可能站在球上?那个球该多大?谁能踢得了?”

    刘淳哭笑不得,“这就是我们郭氏之学研究的东西,我们不但认为脚下是个球,这个球还在转动。正因为球在转动,所以才有了一年四季,《授时历》也就是这么来的!”

    刘淳说完之后,继续打马向前,朱能则是一脸的懵逼……不会吧?这小子是在胡说八道?可他又看了看越来越近的十里长亭,的确亭子的中间出现了,再往前,底座出现了……这怎么解释?如果是平的,的确应该一眼就看到上下,而不是逐渐露出来!

    可,可刘淳讲得太匪夷所思了,这位未来的国公爷,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是相信理智,还是相信多年的经验……这个该死的郭氏之学,还真是害人!

    朱能迷迷糊糊,回到了燕王府,见到了朱棣。

    才几天的功夫,朱棣仿佛高大了一圈,精神更加充足,气势也更加威严。锦衣卫一事,他及时通禀军情,虽然老朱没有直接嘉奖什么,但是让他随着几位名将一起出征,那就是最大的奖赏!

    最早就藩的兄弟当中,他是第一个!

    不到三十的人,谁还没有点野心,更何况是朱棣!

    老朱二十几个儿子,同为皇家血脉,到底谁才最像父皇,还是要好好争一争的!

    见到柳三和刘淳父子,朱棣没有摆架子,而是赐座,等他们坐下,朱老四就开门见山。

    “柳百户,圣人降下旨意,大军云集,准备讨伐北元,你为国立了大功。”顿了顿,朱棣又道:“不过辽东一带,朝廷并不熟悉,还需要探查道路,给大军当先锋。”

    朱棣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你再去跑一趟吧!

    谁让你熟悉情况呢!

    上面人动动嘴,下面人跑断腿。

    这也没什么好说的。

    能办成,自然有厚赏,可办不成,出了意外,少不得要死在草原上!

    放在过去,柳三是义无反顾,只是经过这次变故,他就犹豫了。

    刘淳猛地起身,站了出来,“启禀王爷,天降瑞宝,草民为燕王贺,为大明贺!”

    朱棣眉头紧皱,哂笑道:“少年郎,你又弄出了什么花样?莫非是上天有什么预示吗?”朱棣还记得道衍说过,这小子精通天文,能看出天命。

    刘淳可不敢承认,他和道衍那个妖僧是两回事,被当成神棍就不好了。

    他急忙从怀里取出羊皮地图,双手奉上。

    “王爷,这是祖师爷当年行万里路,测绘《授时历》之时,留下来的地图,恰巧有辽东部分,草民献给王爷,预祝王爷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什么?”

    朱棣豁然站起,直接走过来,劈手抢过。

    等到展开之后,朱棣是大喜过望!

    山川、河流、城镇、村寨、部落、甚至是水源,全都有标注。科学家做事,讲究的就是个严谨。

    郭守敬当时绘制图本,也是给后人留下便利,谁想继续研究,按照他的地图,就可以重走探查之路。

    哪里知道,等他死后,大元朝腐败昏暗,战乱不断,早就没人关心什么天文了。

    朱棣越看越兴奋,他发现在地图上,甚至标注了几处金矿!

    “什么?辽东还有黄金?”燕王失声惊呼。

    刘淳翻了翻白眼,“那是自然了,辽东的金矿,早在汉唐就有发现了,根据前辈的笔记,辽东的金矿,很可能比整个大明都多!”

    “你说的是真的?”

    朱棣瞪大眼睛,猛地挥动拳头,兴奋大叫:“此番出兵,势必攻破辽东!”

    兴奋之余,朱棣居然传令,让家人摆酒,他要宴请柳家父子。

    很快,小胖墩朱高炽,还有熊孩子朱高煦,以及王妃徐妙云都来了。

    朱高炽看起来似乎瘦了一点,可小脸蛋依旧圆润,手感绝对一流,让人很想捏两下。小胖墩主动凑到了刘淳的旁边,偷偷告诉他,母妃让二弟也跟着他一起做运动。朱高煦一肚子不愿意,还要一脸嫌弃跟着扭屁股,可滑稽了。

    在席间,朱棣就道:“你们两个混小子要听话,这次父王要随军出征,在府里不许惹祸!”

    父王要走了?

    朱高煦乐了,他可不怕老娘,没了老爹,老娘说什么话都不管用,至于“大肉球”,呸,我才不和他扭屁股,太幼稚了!

    朱高炽听到,稍微愣了一下,就满脸愁容,默默低下了头。

    他偷眼看了看旁边的刘淳,“出征,会不会很辛苦啊?”

    刘淳点头,“那是自然,将军……”他很想说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可又觉得不吉利,就把话咽下了。

    “王爷此战必定能够大获全胜,大公子只管等好消息吧!”

    朱高炽没有被册封为世子,故此只能称大公子。

    小胖墩鼓着腮帮,脸蛋立刻变成了球,“只是等着,什么也不能替父王做,真是没用!”心情很差,才吃了三碗饭,五个包子,就放下筷子了。

    “大公子,你要是有兴趣,我们一起替王爷制作军粮,如何?”刘淳露出了狼外婆似的笑容。

    青史尽成灰说

    那个啥……昨天下午,食物中毒了,吃了点牛肉,本想牛气冲天来着……结果上吐下泻,去了医院,回来就挺尸了……这张是补拖欠的,还要去医院检查下……今天两更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