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22章 一村之长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五百两?本王拿不出来!”朱棣回答干脆。

    刘淳则傻了眼,朱老四,做人不能太无耻!你好歹一个藩王,居然拿不出五百两银子,你拿我当小孩子耍啊?

    别以为你是未来的永乐皇帝,小爷就怕你了。从一见面,你就抓我,怀疑我,还想逼着我干爹去送死,现在让我白干活,不给钱!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心我去投奔你侄子,彻底断了你的春秋大梦!

    刘淳气哼哼想着,朱棣轻轻一笑,无奈道:“我的王府的确没有五百两银子,你要是想要钱,可以给你宝钞!”

    “宝钞?”

    刘淳这才想起,敢情明初的时候,金银极度缺乏,老朱根据元朝的作法,发行了名为“宝钞”的纸币。

    最初宝钞十分坚挺,可老朱同志的经济学毕竟太差了,准备金不够,还一个劲儿滥发,没过多久,就造成币值快速下降。

    目前基本上一百贯宝钞,能值七十贯,在个别地方,要打个对折,只有五十贯。

    倒是北平,由于鞭长莫及,民间还是以银两为主,并不接受宝钞,可燕王府不行,朱棣的俸禄全是以宝钞结算的。

    朱老四也挺闹心的,前不久从小舅子那里听说,江西的宝钞出了大事,二贯宝钞,只能换500文,相当于币值的四分之一。

    徐增寿劝朱老四,趁着北边币值还稳定,多换点金银存起来,毕竟纸片子不顶用。

    换成金银,等于跟老爹的钞法作对,可王府的开销太大,也不能守着一堆纸过日子,朱棣在犹豫纠结当中。

    “这样吧,你要是接受宝钞,本王给你一千贯!”

    好大的手笔!

    刘淳翻了翻白眼,“王爷,草民要钱,可不是揣进自己的荷包,我是用来雇工的,还有,要建造一些石磨,购买铁锅。北平和内地不同,拿宝钞在乡下可雇不到工人。”

    朱棣迟疑,难不成,真的要拿私房钱给这小子?

    这时候朱能突然凑了过来,在朱棣的耳边道:“王爷,五百两不多,那个吕家就拿出了五百两给这小子,想要化解矛盾的。”

    “吕家?”朱棣迟疑。

    “就是那个受王堂唆使,诬告锦衣卫千户朱湖的吕家!”

    “哦!”

    朱棣恍然大悟,瞬间有了主意。

    “柳淳啊,本王已经向京师行文,状告王堂,歪曲圣旨,冲撞锦衣卫,影响军国机密大事。不出意外,他的狗头是保不住了。也算是给死去的朱湖朱千户一个交代,回头本王还要去祭奠朱千户,锦衣卫多好汉,没有死在战场上,反而被宵小陷害,实在是可怜!”朱棣还用袖子,抹了抹眼睛。

    这份演技,让刘淳目瞪口呆。

    朱棣又道:“那个吕长安,身为秀才,却攀附权贵,助纣为虐,又在地方胡作非为,本王让布政使衙门革除功名,全家贬为奴仆……至于吕家的财产吗,本王决定,转赐给你爹柳三,奖励他的功劳。另外吗,你爹现在是什么官职?”

    刘淳傻傻道:“是百户,圣人刚刚提拔的。”

    “嗯,父皇的旨意,不宜随便更改。这样吧,本王查核过,白羊口千户所人丁稀少,名不副实,暂时降为百户所,由你爹负责。”

    朱棣说完之后,又拍了拍刘淳的肩头,“本王还是很看重你们父子的,好好干,等本王获胜过来,一定重重有赏!”

    说完之后,朱棣大笑离开。

    痛快,真是痛快,不花一分钱,就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成了,不错!

    剩下刘淳,一头雾水。

    奶奶的!

    这算什么啊?

    我就想赚点辛苦钱而已,怎么把吕家的产业给我了,还扔了一个百户所,玩笑开得有点大啊!

    朱能笑嘻嘻凑过来,捅了刘淳一下。

    “傻小子,高兴坏了吧!我刚刚只说了五百两银子,还没说五百亩田呢!你小子可赚大了!”

    朱能伏身,挠了挠头道:“那个柳兄弟,你还有什么好东西,能不能给我点?”

    刘淳眨了眨眼,“施恩图报可不是君子行为!”

    朱能脸垮了下来,“实不相瞒,这次王爷要带着我去出征的,老哥还没娶亲呢!万一殉国了,我们朱家可就绝后了。”

    这家伙咧着大嘴,几乎哭出来。

    刘淳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表面上朱能忠肝义胆,不避刀枪的,背后居然是一张胆小的嘴脸,看起来朱棣也有识人不明的时候!

    “那个朱兄,我给你看过了,你额头宽阔,下巴厚实,耳大有轮,人中修长,是大富大贵之相,不但是你,就连后代子孙都会受到恩泽,公侯绵延,香火不绝!”

    “哎呦!”

    朱能喜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我的柳小哥啊,你真有通天彻地的本事,我算是服了!你放心,朱能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只要如你所说,我一定涌泉相报。哪怕你落魄了,残疾了,要饭了,都是我们家的座上宾!”

    “呸,你才要饭,你全家都要饭!”刘淳算是看透了,什么主人,带出什么部下,这个朱能跟朱棣一样无耻。

    刘淳懒得在王府多待,大军北伐在即,他要快点赶回去,筹办军粮。

    第一次去白羊口,他们爷俩有的不过是一百亩山坡地,这次回去,吕家的田都是他的了!

    平地一声雷,陡然而富!

    “感觉还不错吧?”刘淳笑嘻嘻道。

    柳三却不以为然,“臭小子,你别得意忘形,军中办差,最是严苛,置办一万人的军粮,并不容易,光靠着吕家的财产,未必能填得了窟窿。若是不能按时完成,小心脑袋!”

    刘淳打了个冷颤,不会是周瑜对付诸葛亮的那一招吧?

    刘淳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不过很快他就挺直了胸膛,冲着柳三笑道:“我有办法,保证能完成任务!”

    “怎么保证,不是靠着你的一张嘴吧?”

    刘淳摇头,“当然不是,我准备把吕家的田产,都给散出去!”

    “什么?”三爷大惊,急忙一扯马缰绳,车辆停下。

    三爷从车辕上跳下来,几乎提着刘淳,下了马车!

    “小兔崽子,你疯了!”

    三爷气急败坏,爷俩早就定好了,要积攒家业,做个富翁,进退如意。好不容易,天大的馅饼掉下来,这小子居然要给散出去。

    脑子是不是抽了?

    “我告诉你,田一分一亩都不能丢,这是咱们的家业!”三爷恶狠狠道,他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过土地!

    刘淳用力甩头,纠正道:“这不是咱们的家业,这是燕王把吕家的产业转给我们的。”

    “有什么差别吗?”

    “当然有,燕王要我们完成军粮,若是土地田产还有剩余,就说明我们没有尽心竭力,即便按时完成,也是我们占了燕王的便宜!这个便宜……你敢占吗?”

    “啊!”

    柳三一哆嗦,身为锦衣卫,他可是伺候过朱元璋的,也见识过朝堂的风雨,没错,上位者的便宜不好占,万一被人家记在心里,早晚会算账的。

    多少大臣,就是贪了老朱家的钱,被咔嚓了!

    想到这里,柳三脖子一阵冒凉风。

    “乖乖,这么说,这一次咱们不但不能赚钱,还要往里面搭了?”三爷苦恼道,

    刘淳耸了耸肩,“还有别的办法吗?”

    “那,那岂不是说,我们要白干了?”

    刘淳哑然一笑,“当然不白干,我们其实赚大了!”

    “哪里赚了?”三爷的脑筋有点不够用了。

    刘淳神秘兮兮道:“我们赚了个白羊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