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33章 人人都爱柳小郎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我们可以盘点一下收获了。”

    刘淳抱着一摞账本,坐在了老榆木的椅子上,他很自然坐在了正位,把旁边的座留给了柳三。

    三爷握紧拳头,很给他两下子,让这小子懂点规矩,毕竟他才是一家之主。

    可刘淳抢先一步,展开了清单,一样一样算了起来,听着让人怦然心动的数字,三爷都顾不上打人。

    他瞪大眼珠,死死盯着每一个字,生怕念错了,等全部念完,三爷发出一声由衷长叹!

    “发财了!”

    没错,父子俩真的发财了!

    吕家的产业可不只是五百两银子和五百亩田地,全部算下来,田产大约有一千五百亩,钱也有八百两之多,而且还有三百贯宝钞,原来吕家在北平也是有店铺的。

    这些财物,刘淳是一个铜板也没要,全都给用了。

    柳三还责备儿子败家,可现在一看,只剩下竖大拇指了!

    以吕家的财产为资本,刘淳先揽到了燕王府的生意。

    一万人的军粮,一万个荷包,五千斤止渴丸,还有一千个过滤桶,全部算下来,刘淳弄到了三百两银子。

    牛刀小试,赚得不多,可凭着这笔订单,等于补偿了朱棣的人情,吕家的财产也就顺理成章,变成了刘淳的囊中之物,再也不用担心被朝廷收没。

    而且刘淳这小子够坏,他从北平的粮仓运粮,到白羊口加工,路上还不要报点损耗?

    刘淳权衡再三,报了一成五。

    扣除路上的真实消耗,他弄到了一千二百石粮食!

    后来刘淳才打听清楚,别看洪武朝法度严明,可军粮运输加工,是按照三成损耗算的,如果是陈粮,还要增加一成五!

    也就是说,领两万石原料,能出一万石军粮,就可以交差了。

    奶奶的!

    还是太嫩了,男人啊,胆子该大一点!

    这不,等宋国公冯胜订购军粮,刘淳直接按照三两银子一石的价钱算!

    白羊口的军粮好吃,方便,而且包装讲究。

    干吃可以,加热水搅拌更佳。

    士兵吃得好,士气就好,士气好,就能打胜仗!

    冯胜还能说什么,他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军粮如此,火药一项,刘淳也把价码开得很高,谁让他有了叫价的资本呢!刘淳向来主张把手里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白羊口产品最大的特点,就是标准化,质量好!和那些征用的民夫做出来的,天差地别,品牌树立起来,利润也就涨了上来。

    从冯胜手里,刘淳直接赚了四千五百两,比朱棣那边十倍还多!

    三爷默默在心里算着,够半副头面了,娶媳妇还真不便宜啊!

    他是欲哭无泪,还是继续往下看吧!

    要说从谁那里赚得最多?

    朱棣和冯胜加起来,都不如一个蓝玉大方!

    刘淳救了蓝玉的一个干儿子,又答应教导军医处理外伤,提供避免感染的小册子,蓝玉直接告诉刘淳,一本册子一头牛!

    一下子就给了一千头牛!

    这爱不算,还有三百匹挽马,五百只羊……另外呢,他从鞑子手里抢了不少金银,封了三千两银子作为谢礼!

    光是蓝玉也就算了,他的好几十个干儿子,都纷纷表示心意,刘淳给他们提供过滤桶,解决水土不服,又拿出了防止感染的法子,能多救多少条性命?

    过去他们只能看着伤重的兄弟痛苦死去,现在有了活命的机会,这帮家伙拼命感激刘淳,又把军中的一些多余牲口,车马,都以旧货的名义,发给了刘淳,连白菜价都不要了!

    刘淳真是对蓝玉刮目相看,他也渐渐明白了,这家伙之所以成为洪武末期,最后的名将的缘由了!

    蓝玉护短,对干儿子就像亲儿子,手下士兵都愿意给他卖命!

    蓝玉大方,凡是对他有一丁点好,就十倍,百倍报答!

    绝不含糊!

    他愿意给刘淳这么多东西,也是为之前的误会道歉。

    一个堂堂永昌侯,能做到这一步,真是不容易。

    若不是考虑以后的蓝玉一案,人头滚滚,杀了好几万人……跟着蓝玉,比跟着朱棣强!至少蓝玉没有朱棣那么深沉,直来直去,快意恩仇,是个好汉子!

    奈何啊!

    蓝大将军,你可曾想过,就是这些优点,要了你的老命!

    刘淳甩了甩头,蓝玉的事情他暂时掺和不了,“我简单算了算,咱们手上,应该有七千多两,足够建造一座冶铁作坊。”

    柳三眉头紧皱,“冶铁作坊?就是一座炉子,一个风箱,哪用得了那么多钱?我,我还要存钱给你娶个娘哩!”

    刘淳翻了翻白眼,“我可没说不让你娶……您说的那个,是村子里打造农具的铁匠炉,我要弄的是作坊,一个年产十万斤精铁的作坊!”

    “十万斤?你小子没疯吧?你卖给谁去啊?”

    “谁也不卖!”刘淳笑嘻嘻道:“爹,你算算账,这次大军北伐,鞑子势必后退,这长城内外,有多少好地!咱们手里有了牲畜,再有农具,就可以大肆屯田……咱们陛下可是鼓励商屯,三年免赋不说,满三年,土地就是咱们的。有了地,就有了粮,有了粮,就能左右北平的粮食市场……你算算,这是多大的利润!”

    “快别说了!”

    三爷眉开眼笑,伸出大手,狠狠蹂躏了刘淳的脑袋。

    头发刚长出来二寸,让三爷一搓,直接成了鸡窝!

    “臭小子,我算是知道了,你这个郭氏之学,根本就是敛财之术!”

    “错!”刘淳纠正道:“我这可不是敛财,而是创造财富!这才是我们郭氏之学的核心精神,像你这种,只会打打杀杀的锦衣卫,是不会懂的!”

    “呸!”三爷狠狠啐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小子玩得这些,都是咱们锦衣卫兄弟玩剩下的。不妨告诉你,北平的粮行,有三成就是锦衣卫的!”

    “什么?”刘淳吓得不轻!

    “我,我怎么没听说?”

    三爷翻了翻白眼,“我说有什么用,又不是咱们的!”

    “那你现在说,也不是咱们的!”

    “谁说不是!”三爷突然压低声音,从怀里取出一封密信,递给了儿子,“看看吧!”

    刘淳满腹狐疑,取出了信纸,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是锦衣卫新任指挥使蒋瓛给柳三来的信。

    在信中,蒋瓛把锦衣卫在北平的产业,悉数交给了柳三,并且在最后,附了一个条件!

    监视燕王!

    什么意思?

    是只是监督,还是要对燕王动手?

    蒋瓛想干什么?

    刘淳的肚子里满是疑问,三爷叹息道:“圣人对所有藩王都是有监督的,可这些人并不从锦衣卫派出。”

    想想也是,都是天家骨肉,有什么事情,也是家丑不可外扬,怎么会让锦衣卫掺和!

    可蒋瓛竟然要盯着朱棣,他有什么鬼心思?

    柳三摇了摇头,“如果我没猜错,指挥使大人许是想在燕王身上做文章,好恢复锦衣卫的声势。”

    刘淳哼了一声,颇不以为然,“燕王那个人多谨慎,又领兵征战,等有了战功护体,区区锦衣卫,如何能动得了他?蒋瓛是白日做梦!”

    柳三没多说什么,只是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份房契,“这个是王妃给我的,她说这是郭守敬的老宅,让你出价三百贯,把宅子买过来!”

    好大的一片宅子,三百贯宝钞,跟白送有什么区别?

    刘淳情不自禁摸了摸脑袋,原来自己变得这么招人疼爱啦!

    青史尽成灰说

    求票票……顺便推荐指云笑天道的《东晋北府一丘八》,少见的时代,少见的坚持,喜欢的朋友可以试试味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