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43章 女人当男人用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都是一帮喂不熟的白眼狼!”

    三爷不停拍桌子,震得刘淳耳朵嗡嗡响,“那个,爹,别那么大火气啊!”

    “哼!”三爷豁然站起,伸出手指,怒冲冲敲着桌子道:“我能不上火吗?干得好好的,他们拿了田产,掉头就跑了,扔下了这么一大摊子的事情,军粮怎么办?火药怎么办,还有炼铁的作坊……你说,还干不干了?”

    “当然要干,这可是咱们家的来钱路子啊!”刘淳确定道。

    三爷一屁股坐下,抓起茶壶,直接灌了一大口茶,把壶放下,怒冲冲道:“说得轻巧,现在人都跑了,我看你怎么办?别的不说,宋国公和燕王那边还有军粮呢,如果不能按时交上去,人家办咱们一个贻误军机,你的脑袋就没了!”

    “当然了,我也好不了,要砍头,先砍我的!”三爷觉得跟刘淳生气没有道理,他叹口气,“你说这帮人,怎么就那么不懂得知恩图报,实在是可恶!要不……我现在就带着兵马,把他们抓起来!”

    柳三总算想起来,他还是白羊口的百户,又是锦衣卫的身份,权力还是有的!

    刘淳却急忙拦阻,“可别犯傻,公差官吏,若是下乡为非作歹,老百姓是能抓了,扭送京城的!”

    老朱的确有这条规矩,柳三被气得翻白眼,心里头埋怨,陛下啊陛下,你这不是给我们找麻烦吗?

    你老人家干嘛那么照顾那帮泥腿子?

    果不其然,谁也逃不掉屁股决定脑袋的命运。

    这些日子,三爷竟然有了资本家的觉悟。

    刘淳深吸口气,“抱怨是没用的,关键还是要弄明白,工人们为什么都跑了?”

    “这还用问?还不是拿到了田地,说他们是白眼狼,一点都不冤!”

    三爷嘴上骂着,可心里头也盘算起来……严格说起来,白羊口的工人还是民夫,是以战事的名义征调的。

    按照朝廷的规矩,他们只需要承担一个月的徭役就够了,最多可以延长到四十天……而且还是计田出丁,一顷田出丁夫一人即可。

    很显然,这些规定,都是朱元璋对穷苦百姓的照顾。

    可若是按照老朱同志的规定,刘淳如何能聚集起足够的工人,快速加工军粮?

    没法子,他只能给民夫开工钱,这还不够,又把土地拿出来,这才短时间聚集了足够工人……当初刘淳是规定,干满三个月,就能拿到土地。

    实际干活的时候,有人卖力气,有人会技术,纷纷提前拿到了应得的土地。

    得到了土地可不打紧,工人们都开始计算起来。

    平均每人多了一亩多的田产,有的人家出丁多,能拿到五亩之多!

    眼看到秋天了,现在回去,还能种一茬秋菜,留着冬天吃,没准还能买一点,加上挣的工钱,虽然不多,但也能过一个肥年了。

    更何况再有一个月,就要秋收了,还有自家的土地等着他们呢!

    这不,他们纷纷跑了。

    “我跟他们讲,给加三文工钱,他们也不干!这帮榆木脑袋,活该守着那点田穷死算了!”三爷还是怒火不息。

    刘淳却相对坦然,他太熟悉这种情况了,说穿了,这些人就是农民工!

    而且还是被逼着出来干活的。

    小农经济为什么稳定?

    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

    农民自种自吃,自给自足。

    让他们离开家门,听别人的指挥,老老实实当个工人,简直势比登天。

    哪怕到了后世,从农村出来的青年,也愿意开个小饭店,小发廊,小水果店……自己当自己的老板,只有没什么选择的,才会跑去生产线当工人。

    这个毛病,在大明的老百姓身上,更严重无数倍!

    老朱分田才二十年,北方还相对地广人稀,靠着种地就能活着,若不是刘淳拿土地引诱他们,才不会坚持到今天呢!

    怎么办?

    刚刚建立起来的家业,就要垮了吗?

    三爷急得冒火,他还指望着赚钱娶冯小姐呢!看现在的样子,别说赚钱了,恐怕连订单都没法如期完成!

    刘淳认真想了想,道:“其实还不至于那么糟糕!”

    他给三爷分析情况……诚然,工人走了不少,但工匠还在!

    这些工匠是北平的匠户,天生就是干这个的,他们没法跑。

    刘淳能快速建立起作坊,可不是靠着他金手指一点,什么都来了。其实燕王朱棣出了大力气。

    生产木桶要木匠,要漆匠,摆弄石磨要石匠,还要铁匠,车夫……这一套的人,全是朱棣给安排的。

    刘淳只是负责把他们分配好,让他们各司其职,带领着白羊口的工人干活而已。

    工匠们在白羊口的日子过得很舒心,刘淳给的工钱比朝廷多,还把他们安排在吕家的大宅子里住,吃的也好,又有人伺候着,比起在北平可强多了。

    现在他们宁愿意给刘淳干活,也不愿意回北平。

    “我们现在缺少的是一些出力气的工人,荷包和军服暂时完成了,只要掉一些妇人过来,应该就能填上空缺!”

    “妇人?”

    柳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儿子这是疯了吗?让一帮女人像男人一样干活?谁会愿意啊?

    三爷不停摇头,“你这是馊主意,绝对行不通!”

    刘淳轻笑,“先别急着否认啊!没听过一句话吗?叫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吗?我琢磨着,能行!”

    ……

    张嫂子得到了刘淳的吩咐,负责照顾徐妙锦。相处了两天,她发现徐妙锦人真不错,不娇贵,也没有脾气。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做,尽量不麻烦别人。

    只是有时候会坐在那里发呆,一坐就是一个时辰还多,也不知道她想些什么。张嫂子看得出来,徐妙锦的心里有事,堵着不愿意说出来。

    她也不好开口询问,很多时候,两个人就是闷坐着……张嫂子实在是受不了,她偷偷拿出一个小册子,又拿出一根炭笔,在上面写写画画的。

    “你在做什么?”

    徐妙锦不知何时,站在了专注的张嫂子身后。

    张嫂连忙把小册子收起来,不安道:“姑娘,老婆子糊涂,还请姑娘原谅,下次再也不敢了。”

    徐妙云淡然一笑,“没什么的,我看你画了不少圈,是什么意思啊?”

    张嫂子不好意思,她把册子摊开,老脸发红道:“姑娘,你可别说出去啊,我跟柳小爷撒了谎!”

    徐妙锦眼睛发亮,更加好奇了。

    张嫂子只能告诉她,刘淳当时询问,谁认识字,负责记账,可以每天多领三文钱。

    结果张嫂子就自告奋勇了,天可怜见,她连自己的名字在内,只会写五个字!怎么记账?可事实证明,张嫂子不但完成了记账,还半点没有差错!

    “姑娘,你瞧啊,我画个小点的圈,就是鸡蛋,稍微大点,是鸭蛋,最大的是鹅蛋……”张嫂子最初就是靠着画图,完成记账的!几个月下来,她愣是认识了二百多个字。

    小册子上,图越来越少,字越来越多,虽然缺胳膊少腿,可谁也不能否认,那就是字!

    “姑娘,我揽下记账的活儿,就是想多挣几个钱……俺儿子都九岁哩,再过几年,都要娶媳妇了。”张嫂子眉头紧锁,压力真不小!

    徐妙锦不解道:“你的相公呢?他做什么?”

    “他做鬼了!”张嫂子自嘲一笑,“我这个人命不好,克死了三个丈夫,就剩下一个儿子,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拉扯大!”

    徐妙锦再看小册子,满满的圆圈,竟然生出一种魔力,让她脱口而出。

    “我教你写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