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62章 我学习,我快乐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所谓软实力,是以硬实力为基础的,能在一线城市住别墅,跑去乡下住草屋,那叫安贫乐道,买不起房子,租地下室,只能叫蜗居。

    什么仁义啊,王道啊,是建立在实力基础上的!

    白羊口的高炉,彻底让纳哈出见识了什么叫实力!

    大明有几千万的人口,是草原的百倍之多,有精兵悍将,凶猛无匹,还有数之不尽的钢铁……一个小小的白羊口,就能武装起几十万人,上百万人!

    偌大的大明朝,藏龙卧虎,还有多少能人?

    双方的差距,让人绝望!

    原本纳哈出是元朝臣子,总觉得朱元璋是草寇,侥幸夺了江山,心里总是顺不过来……可如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纳哈出还能说什么?

    他闷坐在房间里,整整一夜,就像是木雕泥塑的一样,呆呆坐着,一直到了天明,终于痛下决心,去求见宋国公冯胜。

    纳哈出愿意只身前往应天,拜见大明皇帝,请求宽恕罪孽。

    至于二十五万部众,悉数交给大明处置,他绝无意见!

    整整二十五万人啊!

    其中光是青壮,就有十多万!

    柳三流口水了。

    “你小子给我听着,这些人要全部吃下来!”三爷挥舞着胳膊,得意洋洋,“那帮不长眼的东西,前些时候,全都抛弃了咱们爷们,回去种田了。现在好了,他们求着进来,三爷都不要他们!”

    柳三越来越有资本家的觉悟了。

    目前白羊口冶铁所可是今非昔比,简直可以说是草鸡便凤凰,一下飞到了梧桐树顶,俯视整个河北!

    说起来,这事还要感谢方孝孺。

    老方逼着各个作坊出铁,又被打了,还在馆驿里面养病……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方孝孺是太子派来的,还有个曹国公李景隆呢!

    蓝玉更是放出话来,要严惩主谋。

    河北的商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就在这时候,蓟州的一家铁匠作坊得到了十万斤铁矿石的馈赠,一下子起死回生。

    消息传开,人们知道了,敢情铁匠作坊的东家有个好女婿,是锦衣卫的汉子!立下了大功,有人愿意帮忙,这才能摆脱困境。

    人们的心思就活动起来,往来白羊口的人,络绎不绝。

    柳淳在负责教化蒙古贵胄,跟几个大人物周旋……些许“小事”,自然是三爷负责。柳三跟几乎所有的民营冶铁作坊谈判,让他们交出一部分股权,跟白羊口合作。

    由白羊口提供铁矿石,还有炼铁的技术,而这些作坊,则是提供一批铁匠给白羊口,打造铁器。

    到目前为止,三爷已经兼并了八家,还有十来家不愿意低头,只是出了一些钱,高价购买铁矿石。

    这让三爷很不满意。

    “我们要更多的工匠,生产更多的铁器,用低廉的价格,把他们统统打垮!”

    好嘛!

    三爷连倾销这一套都憋出来了。

    柳淳却不赞同,“我看不要盲目扩大规模,炼铁的能力不错了,从各家挖来的二百多名铁匠,还要磨合,我下一步打算有两个方向,其一呢,是提高技术水平,要炼坩埚钢,进军农具和武器行业,其二呢,是培养管理团队,不说别的,咱们手上连合用的账房都不多,着急扩张又有什么用!”

    基础!

    最重要的就是基础!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这九字真言,在商业上面,同样适用。

    三爷摸了摸脑门,恍然大悟道:“果然,是我心急了……对了,你打算怎么培养人才?是不是就像徐姑娘那样,教那些妇人读书识字?”

    “这是基本的,还要教他们怎么分工,怎么记账,如何安排作坊的运转,生产,营销,如何研发,如何刺激工人的积极性……总而言之,要学的东西多着哩!”

    柳淳突然好奇道:“爹,你说徐妙锦教的学生行不行啊?要是不成,我可是要扣她工钱的!”

    “别!人家徐姑娘教出来的,个顶个本领高强!那个张嫂子和韩二姐,都会用算盘哩!”三爷充满了羡慕,道:“要不是碍着老脸,我都想去学学了。”

    三爷突然对柳淳道:“臭小子,你不是说你懂郭氏之学吗?为父给你那么一大箱子东西,你学会了多少?你小子可别偷懒!让一个小丫头比下去!”

    柳淳翻了翻白眼,“爹,别的或许不成,可算学是郭氏之学的看家本领,能算地球运动的,你觉得我不成?”柳淳笑呵呵道:“这样吧,从今天开始,我就给你开个小灶,每天晚上一个时辰,好好让你领略一下数学之美!”

    三爷从儿子闪亮的白牙之中,嗅到了一丝不妙的味道……奶奶的,这不会是个大坑吧?

    三爷正犹豫了,突然有人从外面拄着拐杖,走了进来,正是陈远!

    “你下床干什么?”三爷怒道:“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你这是断了两次,要是再长歪了,可救不过来了!”

    他一边说着,一个把椅子搬给兄弟。

    陈远趁势坐下,笑呵呵道:“三哥,我这个人躺不住,再躺下去,整个人都废了……对了,大侄子要给你上课,能不能让我也学学!”

    “你要学什么?”

    陈远叹口气,“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锦衣卫存废未定,咱们该何去何从,朝廷也没个定论。我这腿伤能恢复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陈远意兴阑珊,言语之中,都带着萧索的味道,“在白羊口,一个女人都能学东西,管着几十号大老爷们,我也是七尺的汉子,总不能当一个废物吧!”

    三爷没说什么,他跟陈远同病相怜,而且论起来,陈远比他还惨得多!

    “你陈叔开口了,你愿不愿意教?”

    “愿意,当然愿意了……陈叔,你跟我爹一起来就是了。”柳淳痛快答应。

    陈远灰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彩,他探身问道:“那个……就是那个九九歌,要多久能学会?”

    柳淳不以为意道:“那个是入门的小玩意,很容易的。”

    “是吗?”

    陈远惊讶起来,不对劲儿啊,他怎么听韩二姐说,这个很难学啊,而且学会了很有用处!

    “那个……大侄子,你说,我,我能不能超过韩,韩姑娘啊?”陈远不敢确定。

    柳淳眉笑道:“别说她了,就算徐姑娘也不在话下!”

    陈远大喜过望,简直跟捡到了狗头金似的,拄着拐杖,一瘸一点离开,嘴里还哼起了小曲……三爷抹了一把胡子,突然咧着大嘴道:“娘的,这家伙看上人家小姑娘哩!”

    刘淳眉头挑了挑,陈远都快四十了,韩二姐还不到二十,差距是不小,能算得上良配吗?他表示怀疑,转眼七天过去,突然有人吹吹打打,抬着好多礼物,来到了白羊口。

    一个媒婆走在了最前面,“呦,韩二姑娘呢!人家方秀才来下聘礼了!快来瞅瞅,这是多大的手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