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67章 内讧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你有什么需要?尽管直说,我会根据情况,进行处理安排的,放心!”柳淳笑呵呵道,他总体上来说,对这些蒙古贵胄十分客气,从不疾言厉色。

    但谁都知道,他就是个笑面虎,手黑着呢……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怎么会跑来见他?

    “那个……柳公子,我,我叫詹松,原来在纳哈出部下,是户部侍郎。”

    柳淳没啥反应,北元的官职早就乱套了,除了太师,少师,知院一类有实权的,剩下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詹松也知道自己的官职没什么了不起,短暂沉默之后,又问道:“请问柳公子,奖励股份,是,是怎么回事?”

    柳淳笑道:“这是一种经营的模式,我们汉人早在多少年前,就有合股做生意的传统……钢铁是一门大生意,不是我一个人能扛起来的,需要大家伙一起努力。我就把冶铁厂的资产折成现钱,划分股份,按照贡献大小,给予有贡献的工人。”

    柳淳简单解释一下,然后又道:“你们这些人,朝廷是希望自食其力,和汉家百姓一样,沐浴皇恩,过安稳的日子。扎台等人努力改造,表现突出,我给予他股份,就是希望在改造结束之后,让他成为正式的员工,还是管理人员!”

    “哦?柳公子愿意让他管事?”

    “有什么不行吗?”柳淳笑道:“我对任何人都没有偏见,你如果能以扎台为榜样,我也愿意给你股份!”

    詹松咧嘴苦笑,他都四十好几了,养尊处优惯了,让他像扎台一样卖力气干活,还不如杀了他!

    “柳公子,你看啊,替朝廷做事,也不光是干活这一条路,对吧?”詹松试着问道。

    “没错!”柳淳笑道:“你有想法?”

    詹松迟疑了半晌,咬了咬牙,把心横下来。

    “公子,你听的出来,在下的汉话不错吧?”

    “嗯,的确很好。”

    詹松道:“原来在前朝的时候,我是户部的书吏,负责征税的,后来到了纳哈出手下……差不多二十年,我经常往来元廷和辽东之间,替纳哈出把贡品送给元廷,然后又带回辽东需要的铁器马匹等物!”

    詹松抬起头,对柳淳认真道:“公子,我比任何人都熟悉元廷的情况,我,我愿意指路,帮着朝廷,剿灭元廷!”

    柳淳眉头挑起,来了兴趣。

    老朱虽然夺了中原,建立起大明朝。

    可元朝残部还雄踞草原,时常入寇。老朱为了应对北元的威胁,不断派兵北伐,又在九边囤积百万军户,保护中原安全。

    可以说,北元一天不灭,就是大明的心腹之患,必须除之而后快!

    但想要灭掉北元,又谈何容易!

    茫茫草原,纵横万里,谁知道北元皇帝在哪里!找不到人,贸然深入草原,是很容易全军覆没的,哪怕是朱元璋,也承受不起这个代价。

    所以必须鲸吞蚕食,夺取辽东,就是关键的一步。

    而此刻詹松居然说他能找到元廷,柳淳哪能等闲视之!

    “你真的能找到?”

    “请公子放心,我绝对可以找到!”詹松笃定道。

    柳淳道:“嗯,如果成功,这是天功一件,你有什么要求吗?”

    “有!”

    詹松迟疑了片刻,仗着胆子道:“我,我不想当官,要是能给我一些股份,让我当个富家翁,就心满意足了……对了,我还有个小小的要求,能不能从明天开始,不,不让我扫厕所了……那个味,我实在是受不了!”

    这家伙咧着嘴,可怜巴巴的,简直要哭了。

    就为了这么点事,就把大元朝给卖了,还真是廉价。

    柳淳却没有急着答应,詹松的心悬到了嗓子眼,生怕柳淳拒绝。

    “这样吧,你先画一张地图,把你知道的,全都标注在上面,三天时间,够了吗?”

    “够,够,够啦!”

    詹松急忙答应,柳淳交代下去,不用他扫厕所,只用了两天半,一张地图就送到了柳淳的面前。

    柳淳没急着瞧,而是点手,从旁边屏风走出一个人。

    他身体不高,典型的车轴汉子,壮得和牦牛似的,胳膊上青筋暴露,凸起老高,充满了力量感。

    等他走到詹松的面前,冲着他啐了一口。

    “你行啊,三天前还骂我出卖大元朝,是蒙古的罪人,一转头,你就抢先卖了起来!你是不是怕我和你抢,卖不上好价钱?你个小人,彻头彻尾的小人!”

    这家伙说着伸手就去抓詹松,想要把他撕碎了。

    詹松很胖大,但全都是虚肉,还真打不过,只能向柳淳求助。

    “行了,不要闹了!”

    柳淳把地图交给矮壮的汉子,“你瞧瞧吧,有没有错误?”

    这家伙双手接过,仔仔细细观看,这一看就是一盏茶的功夫……最后他把地图缓缓放好,恶狠狠骂道:“这个东西,算是把大元朝给卖了,什么都不剩了。”

    柳淳很欣慰,“詹松,你先回去等着吧,我会替你转告燕王,很快就会有消息,”

    詹松急忙道谢,退了出去。

    矮壮的汉子胸膛起伏剧烈,怒目圆睁。

    该死的詹松,不光教训他,还抢了他立功的机会,真他娘不是个好东西!

    “柳公子,元廷的事情,詹松比我知道得多……可,可我还想立功!我,我把那些不服改造,经常口出怨言的人告诉公子!”

    好嘛!

    这家伙已经开始出卖队友了。

    柳淳还能说什么,只有取出一张纸,让他写下名单了。

    ……

    “胡尔贞,你就是一条白眼狼!”

    一个刚刚被批评的蒙古贵胄冲进了宿舍,直扑矮壮的汉子——胡尔贞!

    这回倒是把胡尔贞吓一跳,他吃惊问道:“你,你怎么还活着?”

    冲进来的人气得笑了,“你跑柳公子那里告密,以为会把我杀了,对吧?可惜啊,柳公子人家大度,没把我怎么样,只是跟我谈了一会儿。”

    “倒是你,胡尔贞!出卖兄弟!你算什么东西!”

    “大家伙一起上,狠狠揍他!”

    ……

    不少蒙古贵胄够鼓噪起来,要宰了胡尔贞。

    这下子把他也给吓坏了。

    “你们不能胡来,我,我不算什么的!都是詹松,这家伙把元廷都给出卖了,我跟他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你放屁!”

    詹松恰巧经过,怒骂道:“你也打算出卖朝廷,要不然你怎么会在哪里?”

    “我打算卖怎么了?不还是让你抢了先,你个无耻的畜生!”

    “你骂谁畜生?”詹松一肚子气,破口大骂。

    周围的人看到,都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你们俩都是畜生,一起打!”众人叫嚣道。

    他们刚要动手,正巧从另一边,扎台急匆匆过来,奔着柳淳住处的方向走去!

    “你干什么去?”

    扎台下意识道:“我给柳公子送一份名单!”

    “好啊!”

    人群更沸腾了。

    扎台,你小子肯定比那俩畜生还会害人!

    “上,狠狠揍他!”

    “往死里打!”

    堂堂辽东第一勇士,竟然被一群人给淹没了……扎台只能死死抱着股份奖励名单,忍受着雨点一般的拳头,欲哭无泪……老子是惹了谁啊?凭什么打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