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81章 写手的祖师爷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奶奶的,你小子真是不简单啊!”

    三爷抓着胡子,上下左右,不停瞧着儿子,小子除了帅,就没啥优点了……怎么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啊?

    朱棣给了个光领钱不干事的燕王府长史也就算了,太子朱标居然一下子给了个经历官!

    都指挥使司有一名正二品的都指挥使,两名从二品的都指挥同知,四名正三品都指挥佥事,除了这七个人之外,就是正六品的经历官。

    所谓经历官主要负责公文往来,说白了,就是都指挥使司的大秘书。

    如今朝廷要设立大宁都司,可响应的官员却没有出来,目前为止,柳淳是第一个!

    也就是说,南北一千多里,东西几百里的大宁都司,全都是柳淳一个人说了算!

    我的老天爷啊,这小子牛大发了!

    三爷简直无语了,才几个月的功夫,这小子的官比头发长得还快。要不是前些时候,他提了副千户,品级就和儿子一样了。

    可即便现在,他也没啥可骄傲的,副千户是从五品,虽然比儿子高一级,但经历官属于文职,而且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场所,负责一大摊。他这个副千户,是在新任千户的领导之下,还不到新千户能给他多少权力呢!

    想想啊,刚捡到这小子的时候,三爷只想着把自己的位置传给他,投桃报李,让这小子照顾自己。

    现在可好,爷俩不但官职越来越高,事业也铺开了……白羊口都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不说,辽阔的大宁都司,任凭爷俩驰骋。

    “貌似老子真的捡到了宝!”

    三爷越发佩服自己的英明神武了。

    柳淳倒是看得开,“其实啊,大宁都司,百废待兴,万事开头难,我就是个开荒的人,没什么了不起的,真的!”

    “呸!”

    三爷又不是小孩子,你丫的眼睛都到头顶上了,还装什么装?

    三爷把头扭过去,表示不屑。柳淳哪壶不开提哪壶,“按理说你不是该提千户吗?怎么就给一个副千户啊?”

    柳三被说到了痛处,气得拍桌子!

    “我哪知道上面怎么想的!居然派一个姓纪的无名之辈,他凭什么跑到老子的头上去?信不信,三爷一怒之下,就让他好看!”

    柳三当然有不服气的理由,可是他探听的情报,才顺利拿下辽东,朱元璋已经说了,等胜利之后,要大加封赏。

    一个镇守北平的千户,简直是理所当然!

    偏偏让人截胡了,三爷能不生气吗?

    “三哥,你要是听兄弟的,就别给自己找麻烦,人家和咱们不是一路人。”陈远从外面走进来,他的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这些日子,一直在学习算学,读书识字,身上倒是有了点斯文气。

    一屁股坐下,陈远就道:“三哥,你知道那个姓纪的是什么来路吗?

    柳三翻白眼道:“谁知道他是从哪个耗子窟窿爬出来的!”

    陈远笑道:“还真是耗子窟窿出来的,他在耗子窟窿里眯了二十多年!”

    柳三不解,“你说明白点。”

    “三哥,据我所知,这个姓纪的以前一直在常十万的麾下!”

    “哦?”柳三惊讶道:“常遇春可是死了快二十年了。”

    “没错,常遇春死后,他就一直在常府忍着。”

    柳淳默默听着,此刻也忍不住惊讶起来:原来传说是真的!

    朱元璋对百官的监督,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所有重臣的家里,都安插眼线,及时传递消息,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老朱的眼睛。

    而且朱元璋还会询问,谁敢隐瞒,立刻严惩不贷,就连太子师宋濂都被这么对待过。

    常遇春身为大明头号猛将,老朱暗中监视他,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常遇春死后,又监视到现在,就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了。

    许是不久之前,常茂跟冯胜翁婿互告,惹恼了老朱,把常茂的郑国公给罢了,让他兄弟承袭,又勒令常茂去凤阳居住……常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再继续监视,也就没有意义了,所以才把人调到北平来。

    柳淳眉头紧皱,“北平锦衣卫,主要负责军情,弄这么一个人过来,怕是另有打算吧?”

    陈远轻笑,“贤侄果然敏锐,还能干什么好事?要是猜的不错,应该是弄出点动静,拿几颗人头,好向陛下邀功!锦衣卫的名声,就让他们给毁了!”

    三爷颔首表示赞同。

    “大丈夫有本事往鞑子身上施展,对自己人下手,陷害忠良,算什么好汉?老子不干!”

    陈远无奈道:“三哥,虽然咱们不干,可不要脸的人太多了……贤侄,你往后做事也要小心一点,还有,别跟上面的那些人走得太近,免得被牵连。”

    柳淳沉吟道:“陈叔,你的意思是,锦衣卫想弄一条大鱼了?”

    陈远深吸口气,“陛下迟迟不愿恢复锦衣卫的全部权力,指挥使大人一定是绞尽脑汁,想着如何邀功。北平云集了这么多将领,随便抓一个人的把柄,捅到陛下那里,就是血雨腥风。锦衣卫里,就是有一群人,靠着害人,染红身上的飞鱼服!”

    柳淳的脸色不太好看,他第一个就想到了蓝玉,莫非说锦衣卫早就有心要动蓝玉?也不是不可能啊,蓝玉和常家的势力,非比寻常,若是能拿下,必定朝野震动!

    有人要问了,明知道蓝玉是太子的人,怎么还敢打他的主意,不怕太子登基之后清算啊?

    还真别说,锦衣卫里,从来不缺亡命之徒。

    人家要的就是一时的辉煌灿烂,再说了,就算什么都不干,等到新君登基,也照样会撤换锦衣卫的。

    说起来,常茂出事还挺及时的,丫的算是因祸得福。不然啊,没准就被锦衣卫盯上了。他一身毛病,下场绝对比现在惨。

    跟老爹和陈远谈了一会儿,对于朝局的险恶,柳淳有了新的认识,的确,应该小心一点,千万别陷进去。

    当然,做人可以低调,但做事却低调不得。

    柳淳急需一批书吏,充当助手。

    招聘任务自然落到了媒婆们的身上……钱婆就是北平城的老牌媒婆,除了给人说媒,她还往外租房子。

    前不久,她的房子里住进了一个小老头,看样子十分窘迫,身体还不好,只付了半个月的房钱,如今都十八天了,钱婆忍不住了。

    “老先生,这房租可该交了,你说你,一个斯文人,不会差这么一点钱吧!”

    老者面色凄苦,“那个……我已经写信了,会有人把钱送来的。”

    钱婆哼了一声,“你这样的我见识多了,要不这样,干脆我给你找个活儿,让你挣工钱交房租如何?”

    老者眼前一亮,“有地方要我吗?”

    “当然有了,明天你就过去吧!”

    钱婆离开,老者大为欢喜,连忙收拾东西,除了两件衣服之外,就是一大堆的书稿……《残唐五代史演义传》《隋唐志传》,还有老先生最得意的《三国志通俗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