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104章 狠人之死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说起来朱标也是够倒霉的,刚从北平巡边回来不久,还没来得及休息,就拿出了大案。而且这个案子还把他器重的伴读黄子澄给牵连进去,朱标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国家大政,如何戍守大宁,黄子澄不懂也就算了,怎么连教化一方也做不好,莫非真应了那句话,百无一用是书生?

    朱标一贯尊师重道,可再老实的人,也有受不了的时候,天天擦屁股,没有不嫌味大的……

    “父皇,锦衣卫弹劾黄子澄行为放荡,停妻再娶,败坏民女清白……诸般形状,有辱官箴,儿臣恳请父皇,严厉惩办!”

    朱元璋轻轻一笑,“总算不袒护你的人了,有长进啊!”

    朱标脸上微红,“父皇,儿臣没有自己的人,全都是大明的臣子。”

    “哈哈哈!”朱元璋眉开眼笑,“是比以往强多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你过去就是读书太多,走的路太少。能不徇私情是好事,不过……这一次黄子澄未必如你说的那么不堪!”

    朱标一惊,“父皇,莫非此案还有隐情?”

    老朱玩味一笑,“有没有隐情,还要查过才知道,朕不能相信一面之词。这不,北平布政使衙门弹劾锦衣卫污蔑清白,构陷大臣,胡作非为……那就索性把他们都拿下,仔细审问。”

    “太子,你觉得派谁处置合适?”

    “这个……”朱标面露难色,“锦衣卫和布政使衙门互相告状,燕王府又负责军务,不好插手刑名……父皇,儿臣觉得可以调大宁兵来负责此案!”

    “大宁?”

    “对,大宁都司的经历官柳淳年少有为,是个不错的人才,他跟这个案子也没有什么牵连,最合适不过了!”

    朱标力荐柳淳。

    老朱却是哭笑不得,傻儿子啊,你还当那个小崽子是好东西啊!这么大的波澜,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要不是这小子还算老实,把口供送到了宫里,朕现在就能下旨,把他抓起来!

    臭小子,敢煽动无知民妇,让当朝官吏受辱,纲常何在?规矩何在?

    老朱治天下,就像打理自己的农田。

    对那些杂草,是向来不手软的。

    只是老朱还不能确定,柳淳这小子到底是杂草,还是值得栽培的珍贵草药……既然如此,就不如按照太子的意思,试探一下,看看他究竟是什么面目!

    “好,朕立刻下旨,让柳淳把人犯都给扣押了……然后再选精通律令的重臣,去北平办案!这一年多,北平就没有消停过,必须好好整治一番!让他们都老实下来!”

    朱元璋硕大的下巴高高扬起,朱标一见,暗暗叫苦,坏了……这是要血流成河啊……

    老朱的杀心炽热,接到旨意的柳淳,从字里行间,都能嗅到血腥味……奶奶的,我只是把口供递上去了,可没说别的啊!陷害黄子澄,跟我更是没有关系,可老朱为什么把烫手的山芋扔给自己啊!

    是考验呢,还是惩罚?

    柳淳想不通,又不敢违抗旨意,他手边没有兵马,只能从燕王府借了五百人,朱能陪着,再度来到了锦衣卫衙门。

    才几天的光景,上次是前来救父,这次却是来拿人的!

    姓纪的!

    报应来的真快!

    柳淳将手里的圣旨高高举起,对着里面,朗声道:“奉旨办案,尔等速速开门!”

    他连喊了三遍,终于,大门开放,韩百户带着一些锦衣卫,侍立在两旁,脸上充满了惶恐。

    这局势变得也太快了,柳淳不会迁怒他们吧?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和家父同为锦衣卫,也算是我的长辈,在这里我只想告诫你们一句,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把良心摆正了!对自己的袍泽兄弟,总要留那么一点人心!”

    这些锦衣卫,被吓得战战兢兢,慌忙点头。

    柳淳打马向前,直接到了纪同杰住的后衙,朱能带着人立刻封锁起来,柳淳擎着圣旨,就往里面走,可刚到门口,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松油味!

    这是怎么回事?

    他急忙推开大门,往里面看去。

    只见瘦小的纪同杰穿着大红的飞鱼服,端坐在房间的中央,满是褶皱的老脸,此刻宝相庄严,竟然有些不怒自威。

    他抬头冲着柳淳微微一笑。

    “好小子,我刚对你爹下手,你就来抓我,果然有些本事!只可惜……你抓不到的!”

    说着,他取出一支火折子,直接打开,扔在了地上!

    不好!

    原来地上的毯子,还有身上的官服,早就浸透了松油,沾上了火星,瞬间燃起。

    纪同杰活生生变成了一株大蜡!

    火苗蹿起一丈高,连房梁都给烧了。

    柳淳大叫不好,想去救援,奈何已经晚了,他恍惚间,似乎看到,火光里的纪同杰凄然一笑,紧接着就被大火吞噬……屋子里的火势太猛,不得不推出来。

    等取来井水,把火扑灭,地上只剩下一堆黑炭!

    “柳兄弟,人……死了!”

    朱能是从尸山血海杀出来的汉子,可像纪同杰这样,活活把自己烧死的,还是第一次看到。而且他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真是让人汗毛竖起,这人该多狠啊!

    想一死了之,抹脖子,上吊,服毒,怎么不行,为什么要把自己烧了?

    真是想不明白!

    柳淳倒是有一些猜测……据说此人蛰伏在郑国公府,整整二十年,为奴为仆,低三下四,卑贱如蝼蚁。

    身为大丈夫,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不同凡响!

    “行!纪同杰,你做到了!”

    柳淳咬了咬牙,“别愣着了,赶快清查,看看能找到什么证据,这么大的钦犯,就在咱们面前死了,若是查不出什么来,可小心上面问罪!”

    护卫们轰然答应,急忙搜索整个后衙,可里里外外,找了三遍,除了些寻常的公文,什么都没有找到。

    柳淳眉头紧皱,难不成是纪同杰把证物放在了身上,一同烧成灰了?

    也不对啊!

    突然,柳淳发现,东边厢房,靠边的一扇窗户,比其他的要小许多……怎么会呢?靠边的窗户,应该更大才对!

    “是不是有夹层?”

    柳淳立刻跑过去,用手指轻扣墙壁,是空的!

    “给我凿开!”

    “是!”

    护卫们七手八脚,把夹层打开,在里面果然有几个箱子,沉甸甸的,取出来,展开,全都是金银,有元宝,有金砖,看样子至少有三五万两之多!

    其中还有个箱子里,金银不多,但却有一个小木盒。

    柳淳展开,里面都是信件和账册。

    他心里就是一阵哆嗦,要出大事!

    果不其然,打开之后,账本记录的正是和蒙古各部的往来贸易,再看那些信件,也都是北平商人,私下里给蒙古人写的信!

    铁证如山,证据确凿!

    就连朱能这样的政治白痴都知道,出了大事!

    “这是通敌大罪,要诛灭九族的!”

    柳淳捧着木盒子,脑中浮现出纪同杰最后的笑容……能拉这么多人一起死,真是死而无憾了!

    “柳公子,你看要怎么办?朱能惶恐道。

    “还能怎么办,立刻封好,送去京城,请旨定夺吧!”柳淳似有所悟,或许纪同杰就是要掀起大案的导火索吧!

    洪武朝的锦衣卫,果然够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