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106章 当世文宗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都说人活七十古来稀,可刘三吾今年已经七十六岁,还身体健朗,不弱年轻人。

    自从洪武十八年入朝,几年间,就主持编纂了《存心灵》、《省躬录》、《礼制集要》、《寰宇通志》等等书籍,文辞老道,中正平和,深得朱元璋的赏识,并且留在了身边,充当顾问。

    朝中有三老,而刘三吾名列第一!

    堪称当世文宗。

    此老真正被后人铭记,是因为著名的南北榜一案……老头强项,坚持己见,不愿更改科举尽数录取南方士子的榜单,触怒天颜……朱元璋力排众议,采取南北分榜,维护了科举考试的地域公平。

    至于刘三吾,老朱并没有杀他,而是流放戍边,并没有杀他!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阴暗心理,总有些不良文章,把死的没死的,病死的,战死的,老死的,全都归结到朱元璋的头上……仿佛要是没有老朱,这帮人都能长命百岁,活个万万年似的。

    老朱绝对是名副其实的背锅帝。

    这一次出来办差,锦衣卫佥事吴华就拿圣意说事,他冷笑道:“老大人,圣人震怒北平士绅商贾,勾结敌国,身为钦差,我们可要秉承圣意,把案子办好,多抓几个卑鄙的小人出来,也好给圣人一个交代,您老说是不是?”

    刘三吾身为清流,哪里看得起吴华,而且这小子说话,也实在是没有道理!

    “老夫请教一事,陛下是让我等查案,还是定罪?”

    “这个……自然是查案!”

    “既然是查案,是非对错还没有论定,吴佥事就要大开杀戒,万一查无凭证,又该如何?难道要牵连无辜之人吗?”

    老头中气十足,义正词严。

    “圣人命老夫为钦差,老夫就要据实上奏,绝不敢欺瞒圣上,我想,你们锦衣卫也不会糊弄公事吧?”

    不愧是耍弄笔杆子的,几句话,把吴华驳斥的体无完肤。

    只是作为蒋瓛派出来的杀手锏,哪里会轻易认输!

    “哈哈哈,老大人,我听说令尊,还有你的几位兄长,都在前朝为官?”

    刘三吾的爹当过元朝的翰林学士,几位兄长,也前后入仕为官。后来被起义军给杀了,刘三吾为了避祸,逃到了广西。

    “老大人,我还听说,洪武元年,天兵攻克广西,你归隐林下,直到洪武十八年,才再度入仕,整整十八年,埋没山林之间,老大人是不是心有不甘?”

    刘三吾眉头紧锁,作为一个儒者,他先后在两朝为官,实在不是光荣的事情,尤其是侍奉元主,更是与当下格格不入。

    老先生极力淡化此事,却没有想到,居然被吴华拿出来做文章!

    “吴佥事!老夫为官清正廉洁,对陛下忠心耿耿。至于老夫的过往,不止陛下清楚,太子殿下也清楚,你若是有什么话,就只管上奏,老夫等着就是!”

    吴华摇头,嬉笑道:“老大人,你不要生气,闲聊么!你的人品,我当然相信。可问题是我大明立国二十年,虽然几经整顿,但官场上还有许多前朝的余孽,民间也有一些人,宁愿当鞑子的走狗,也不愿意效忠大明。

    北平是前朝故都,又邻近草原,走私通敌之事,时有发生。纪同杰去北平不久,就被这帮人收买,足见他们的可怕之处。如果不行霹雳手段,任由这帮人胡来,我大明边防,千里之堤,就会毁于蚁穴……老大人以为然否?”

    刘三吾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吴华讲得的确有理。

    可问题是,这家伙要借着此事,牵连无辜,大肆屠戮,搞什么瓜蔓抄,老先生万万没法忍受!

    “吴佥事,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天心仁慈,办案要按照规矩来。”

    老头依旧坚持,可吴华从他的神色语气上,已经感觉到,气势没有那么强了。

    刘三吾的出身,就是最大的把柄。

    你老头听话最好,敢坏事,锦衣卫有的是办法,把你牵连进去!

    其实为了布这个局,锦衣卫已经花了差不多一年时间,去岁锦衣卫被废,地方上就是北平率先出手,这笔账蒋瓛当然不会忘记。

    他接任指挥使之后,就调动在北平军中和民间安插的暗子,着手布局。

    这些事情,并没有惊动柳三和陈远。蒋瓛很清楚,他们都长时间在北平,已经不可靠了,必须安排自己的亲信才行。

    纪同杰就是他派出来的,而这一次他的目标也不仅限于士绅商贾,他想牵连更多的人,最好把朱棣也拉进来,只要能坐实证据,哪怕是皇天贵胄,锦衣卫也不怕!

    就算杀不了朱棣,把一个藩王圈禁幽居,也足以彰显锦衣卫的威风了!

    吴华不断盘算着,而老头刘三吾却是提心吊胆,夜不能寐,一路上至少瘦了五斤,大眼袋都垂了下来。

    这不是作孽吗?

    老头恨不得一直赶路,不到北平才好。

    可道路终究是有限的,他们还是到了北平,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就见城南外面,有一片十几亩地方圆的区域,里面挤满了人。

    声音鼎沸,人头攒动,十分热闹!

    不年不节的,是庙会吗?怎么这么热闹?

    一行人不由得放慢了速度,只见一座木制的棚子,在上面又一块临时的牌匾,写着“大宁商品展销会”,七个字。

    在牌匾下面,有几个汉子,面前放着一个大木桶,里面热气腾腾,散发着香味。

    “过往的客人,喝碗奶茶吧!”

    “是啊,来喝一碗,都是免费的!”

    刘三吾恰巧从前面路过,有人捧着一碗,送到了面前,笑呵呵道:“老先生,润润喉咙!”

    还真是民风淳朴,刘三吾下意识接过来,尝了一口,皱眉道:“这,这是蒙古的奶茶啊?”

    年轻人笑道:“老先生好见识,居然喝得出来,这可是地地道道的蒙古奶茶!让大家都尝尝吧!”

    他们说着,要给其他人倒茶。

    刘三吾眉头乱挑,猛地把碗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怒吼道:“你,你们怎么敢明目张胆,在这里送蒙古的奶茶?”

    老先生脸色惨白,胡须颤抖,他是干什么来的?

    就是奉命来查勾结蒙古的罪证,那个吴华摆明了要掀起大狱,无风不起浪,有风浪滔天!

    北平这些人是傻子吗?

    居然明目张胆,在城门外送奶茶,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勾结蒙古?

    这时候吴华骑着马已经走了过来,瞧着眼前的一幕,讥诮道:“好一个胡风昌盛的北平,不来,我还不知道哩!”

    刘三吾愈发惶恐,大怒叱问:“是谁让你们在这里送奶茶的,还不快把人给老夫交出来!”

    他们虽然没有穿官衣,但也威风十足,年轻人也不敢怠慢,急忙向里面跑去,不一会儿,走出一个青衣小帽之人,他连忙冲刘三吾等人行礼。

    “在下是蒙古人扎台,是受了大宁都司经历官柳大人之命,在此主持展销会,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大宁都司?跑北平来干什么?”

    “是这样的,大宁钢铁厂筹建之后,产能不断增加,需要内销北平。”

    “钢铁厂?蒙古人?”刘三吾简直要昏过去了,就算找死,也没有这么干的啊?

    扎台当过官,看得出来,刘三吾一行人非比寻常,便老老实实道:“我等皆是在大宁都司接受改造的……罪人。是柳大人教我等生存之道……这里面的铁器锅具,都是我等参与制作的,此番来北平设立展销会,一为销售商品,二为了化解矛盾……请老先生明察!”

    刘三吾略微思量,突然眼前一亮。

    他猛地跳下战马,那么大岁数的人,竟小跑着冲了进去……当他看到遍地的锅具,还有那些操着生硬汉语的蒙古贵胄之时,老先生眼泪都下来了。

    原来蒙古人彻彻底底投降了,驯服了,这一刻,老头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