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131章 来自徐辉祖的感谢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徐辉祖的预感是正确的,确实出事了,还出了大事!

    蒋瓛派遣千户吴华去抄了徐府的家庙。

    上一次吴华去北平,信誓旦旦,要杀一个血流成河,结果让柳淳给轻易化解,差点没把这家伙弄得内伤。

    按理说抄一个小庙,是用不到他这个指挥佥事的,可问题是牵连到了徐家,那就必须派出精兵强将,半点不能马虎。

    吴华去了一个时辰,果然满载而归!

    这家伙恭恭敬敬站在大厅之下,如果仔细看,他的嘴角,眼角,全都带着难以掩饰的得意。

    “启奏太子殿下,卑职在徐府家庙,发现了宝钞七万三千余贯!”

    此话一出,徐辉祖立刻站起来了。

    “不可能!”

    徐辉祖急忙道:“殿下,我们家的确给了庙里一些钱,可断然不会有这么多……而且,怕是整个府里,也没有这么多的宝钞……这个,下官把宝钞给换成了金银,情愿受罚!”

    朱标笑容和煦,徐达是他的师父之一,徐家父子人品如何,朱标还是有信心的。

    “你稍安勿躁,听他们把事情说清楚,放心,有孤在这里,没什么大不了的。”朱标说得自信,的确,这普天之下,除了朱元璋,就属他大了,还有什么事情,能吓得了太子?

    朱标大喇喇把搜出来的宝钞接过,才看了两眼,朱标立刻就变了脸色!

    遭了!

    牛皮吹大了!

    太子也不管用了!

    这时候蓝玉和蒋瓛急忙站起来,凑到近前观看,他们一看之下,脸色也变了,蒋瓛是想笑又要忍着,十分痛苦,蓝玉却是一头雾水。

    “这,这怎么写的是洪武二十二年啊!”

    蓝玉这一句话,瞬间惊动了柳淳……果不其然,假币还是出现了。

    作为唯一的官方纸币,大明宝钞从外观来看,方形,高一尺,广六寸,是块头最大的纸币。呈现青色,外为龙纹花栏,横题印有“大明通行宝钞”,其内上两旁为篆文八字:大明宝钞天下通行。

    为了防止假币,在纸钞、图文、印信、印泥、编号等方面,都下足了功夫……说起来,后世纸币有的防卫手段,大明宝钞几乎都有了。

    首先说纸,宋朝的交子采用的是楮树皮制造的楮券,元朝印钞主要采用桑皮纸。明朝沿用元朝的方法,依然采用桑皮纸作为钞纸主料,但改进了工艺。

    大量添加废弃的公文纸打成纸浆作为配料。这使得钞纸颜色呈特有的青灰色,纸张极其敦厚,虽显得粗糙笨重,却难以仿造,而且还节约了造纸成本,一举两得。

    在图文方面,大明宝钞采用了精湛的雕刻技术,雕有各种各样的花饰和大段的文字,使伪造者难以按照原样刻印。

    另外,在宝钞上也加盖最重要的印信。

    大明宝钞的正面盖有两方红色官印,一是“大明宝钞之印”,另一个是“宝钞提举司印”;背面也有两方印章,一是红色官印“印造宝钞局印”,另一个是油墨印的钱币的面额币值。

    此外在这些印章中,都有暗记防伪。在印泥的成分中,“大明宝钞”不是使用一般的朱砂印泥,而是采用独特配制的印泥,很难仿制。

    而且宝钞正面在边缘还印有编号……怎么样,跟后世的纸币,几乎没有差别吧?谁敢小瞧明人的智慧?

    毫不客气地说,宝钞绝对是当世最有技术含量的印刷品。

    只是再高明的技术,都有被破译的一天。

    宝钞从诞生到现在,十多年了……工艺没有丝毫改进,而民间却有一些人,日以继夜钻研破解……终于,有人弄出了几乎能够以假乱真的宝钞!

    太子朱标攥着那些标注洪武二十二年字样的宝钞,目瞪口呆……还有半个多月,才是洪武二十二年……宝钞印刷,要在正月十五之后,也就是说,有人至少提前一个多月,就做出了假币!

    这是什么概念?

    “真是一群厉害的人物,居然比朝廷的手脚还快!”

    朱标那么温和的人,都怒了,足见此事的严重!

    魏国公徐辉祖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又是一阵青!

    私造假币,那可是杀头的罪过……就算徐家功劳大,地位高,可老朱连他的侄子都不手软,会饶过徐家吗?

    而且就算侥幸脱身,怕是也要掉一层皮吧!

    想到这里,徐辉祖双膝一软,猛地跪在了地上,悲戚道:“殿下,臣恳请彻查,假如臣真的私造宝钞,情愿意千刀万剐,绝不敢有半句怨言!”

    徐辉祖下跪了……在这一刻,吴华简直浑身战栗,他仿佛看到了血流成河的场景,要是能把徐家给屠了,那可就不枉此生了!

    好吧,这家伙是个十足的嗜血疯子。

    “吴大人,你在徐府家庙,可见到制造假币的工具?场地?”柳淳突然开口。

    吴华一听,把刚才的高兴劲儿收回了一大半,闷声道:“没有!”

    “那既然没有,就不能说徐府私造宝钞……只是私自使用伪造的宝钞也是大罪,更何况还有这么多!你可查到了,是徐家人给庙里的?”

    别人都震惊于假的宝钞本身,只有柳淳不慌不忙,毕竟他觉得徐家还不至于脑残到这种地步!

    “柳经历果然敏锐,这是我在尼姑澄心的房中找到的……根据我的问话,是她从外面借来的……打算在过年之后,借给春耕需要用钱的百姓……是以徐府的名义向外面借钱!”吴华是不想轻易放过徐家的。

    徐辉祖急了,“这个……我们的确向外面借钱,可,可那也是帮助穷苦的百姓,没有这么多,更没有假的宝钞!殿下,明鉴啊!”

    朱标气得脸色铁青,转向吴华。

    “你到底查到了什么,跟徐家有关系没有?”

    吴华不敢装蒜了,连忙道:“殿下,根据目前的情况看,多半是澄心那个贼尼,打着徐府的旗号,为非作歹,魏国公只是失察罢了!”

    朱标微微颔首,这话跟真相应该差不多了。

    “查!立刻去查,假的宝钞从哪里流出来的,立刻查清楚!”

    吴华笑道:“殿下,臣已经安排人手了……说起来,这一次还多亏了徐姑娘。她把家庙给突然封了,里面的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臣带着人过去,轻易就找到了假的宝钞……臣已经让人拷问澄心贼尼,顺藤摸瓜,找出假宝钞的来源,把败坏朝廷钞法的贼人,一网打尽!”

    “嗯!”

    朱标用力哼了一声,转身道:“随我进宫,去见父皇,立刻禀明此事!”

    朱标带着蓝玉和蒋瓛进宫,急匆匆去见老朱汇报惊天的发现。

    徐府这边,又剩下柳淳一个,面对徐辉祖!

    压力可不小啊?

    柳淳不是神仙,也不知道家庙里有假钞……他只是针对寺庙放贷,还有徐家这样的大户而来,没有他们的配合,回收旧币根本无从谈起。

    当然了,替徐妙锦解围,也是一个目的,只是占的比例很小,真的,很小,很小!咱柳小郎从来都是公私分明的!

    只是没有想到,不光有放贷,而且还用假币放贷……这下子事情大条了……哎呦!

    柳淳突然眼前一亮……奶奶的,不会是锦衣卫故意做的局吧?若不然,那个吴华怎么能轻易搜查到呢?

    柳淳在利用别人,可别人也在利用他!

    果然,这京里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柳淳都想着赶快回农村算了……就在他沉吟思量的时候,徐辉祖突然到了他的面前,两个人相距不到二尺,柳淳下意识后退,生怕这家伙迁怒到他的头上。

    只见徐辉祖,突然深深吸口气,一躬到地。

    乖乖,被坑了,还给人家施礼,是嫌不够惨吗?

    “若非先生点破,徐某还迟迟不知此等事情……徐家是必须要好好整顿一番,不杀他们,他们就会害死我!”徐辉祖狰狞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