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148章 大家一起来赚钱(求订阅和月票)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朱元璋绝对是个精力值超出常人好几倍的怪胎,也许是年轻时候苦出来的,他能连续几天只睡一两个时辰,而且不光是处理政务,还能练习拳脚功夫,诗词书法,样样不落。

    他知道自己读书不多,因此当了皇帝之后,经常恶补,还真别说,二十年下来,老朱书法相当有造诣,而且还能写诗,填词,写文章……虽然他的诗作不甚工整考究,但光凭着“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这两句,就足以在历代帝王之中脱颖而出了。气魄之大,绝对能进前五。

    老朱还有自己的文章理论,他喜欢古朴务实的文章,对于那些卖弄文辞,空洞华丽的东西向来不喜欢,甚至还痛责过茹太素。

    这也就罢了,近几年宫里还有段有小公主,小皇子诞生……鬼知道这位花甲老人是不是一天有48个小时!

    不过最近朱元璋除了日常的政务,把其他事情都给推掉了,全心全意,研究银行。

    他发现这玩意太有意思了。

    投进去的储备金,一两没动,换句话说,等于没付出什么真正的本钱,可币值愣是被稳住了,而且商民百姓,都趋之若鹜,争相存款,可不单纯是报答天子之恩这么简单,是实实在在的便利。

    自从他降旨之后,陆续有商人建立账户,跟大宁方面进行交易。

    柳淳带来的货物出手了大半,同时又采购了上百万石的粮食,还有许许多多的绸缎布匹……按理说,这是巨大的金流,依照过去的经验,即便使用宝钞,也要费不小的力气。可现在都不用了。

    只是通过核算之后,在交易各方的账户上,进行加加减减,就足够了。

    依旧没有用到货币。

    不但如此,因为银行交易,账目清楚,收起商税,比以往容易太多了。柳淳第一次只送来了3000贯,而目前每天都有5000贯,多的时候,甚至超过了1万贯。

    说起来是不少的钱,可依旧见不到现钱,道理很简单,银行存款有息,这些商税暂时用不到,就被老朱放在了银行里吃利息……

    朱元璋干的轻车熟路,没有半点犹豫,似乎本来就该是如此。

    可老朱也清楚,目前银行发出去的新币,已经远远超过了准备金,假如所有人都拿着新钞前来挤兑,他的那些准备金怕是就要一两不剩了。

    显然,这种假设不成立,如果出现挤兑的情况,老朱肯定要出手制止的。但是银行对老朱来说,还是个有用的东西,他频频出手,银行信用肯定要垮掉。所以,为了银行安全运行,就约束着老朱,不能过多插手。

    偏偏朱元璋又是个偏执狂,他最讨厌就是超出自己控制的东西。

    所以这些日子,他发了疯似的研究银行,可结果很不幸……依旧没有参透其中的玄机。

    朱元璋对银行是又爱又恨,连带着对柳淳也没什好脸子。

    这个臭小子来了,一准没有好事!

    果不其然,朱标把柳淳向外藩通商的打算说了一遍……老朱立刻就黑脸了。

    “柳淳,这些日子不断有御史弹劾你,说你纵容商贾,败坏人心,舍本逐末,罪莫大焉!朕已经把这些奏疏都留中不发,你怎么还敢提出这种建议,就不怕吐沫星子把你淹死吗?”

    柳淳满腹委屈,“陛下,臣是一心谋国,为了陛下着想,是本着天理良心,提出建议。若是陛下不愿意采纳,就请陛下准臣返回大宁。”

    “回去干什么?”

    “种地,养——豚!这是臣的理想啊!”柳淳敢说,这时候他要是讲养猪,老朱就能掐死他!

    就这样,朱元璋也是气急败坏,“太子,你听听,这小子说的是人话吗?朕不用他的建议,就是朕坏了良心呗?还要去种地,朕问你,天底下,可有你这么奸猾可恶的农民吗?”

    老朱破口大骂,柳淳也不往心里去,他已经摸出一点老朱的脾气了,别管多了不起的人物,也逃不过俩字:真香!

    我就不信,老朱能放着唾手可得的暴利不要!

    果不其然,等老朱骂够了,黑着脸道:“你有办法不占用粮田吗?”

    柳淳心里暗笑,你早点说不就完了,何必绕圈子。

    “陛下,臣觉得可以先确定出口的数额,然后推算出所用的原料,根据各地的情况,依照合理价格采购。要说完全不影响粮田,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却可以在保证基本的粮食产量前提下,增加百姓收入,更能充实国用。”

    老朱耐心听着,这小子就算有万般的讨厌,可办事的本事,真没得说!

    终于,老朱哼了一声,“就算你说的可行,那外藩皆是不毛之地,蛮夷之乡,他们哪来的钱,购买上国货物?”

    老朱这又是吃了自以为是的亏。

    “启奏陛下,自唐宋以来,包括前朝,东南海贸繁荣,而凡是海贸发达的地区,皆是豪商无数,巨贾有敌国之财……他们的钱正是从海外挣来的!诚然,外藩土地贫瘠,物产有限。但很多地方有丰富的金银,在他们那里,或许要一个金币,才能买一坛酒,在大明,十个铜子,就能买一坛酒。所以很多夷商看中上国物价低廉,用船载着金银,前来换取商品,回去卖掉,赚取暴利。”

    “海上风浪那么大,险象环生,何以夷商前赴后继,不避生死?无他,利益使然!臣建议让皇家银行统管外贸,就是出于这一点。我们要把利润从夷商手里抢过来!”

    “陛下,一匹布十两银子,我们卖一百匹,是一千两……假如把价钱提高十倍,我们卖十匹布,就价值一千两。臣觉得提高单价,减少出货,既能维持利润,又能减少原料消耗。这样才能真正有效保护土地,防止商人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改粮田为桑田,棉田……这样才能真正保证粮食的安全!“

    ……

    柳淳这小子厉害就厉害在总能弄出一套道理来,乍听之下,匪夷所思,可仔细品味,还真有道理!

    “按你的说法,和藩国贸易,势在必行了?”

    “陛下,臣觉得可以暂时试试,如果不成,再废掉也不迟!”

    “哼!”朱元璋突然怒道:“你把朝廷大事当成了集市上讨价还价,想买就买,想不买就不买?告诉你,朕把外贸的事情交给你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而且朕还要提醒你,这是皇家银行的生意,你小子要是敢打货款的主意,中饱私囊,朕就让锦衣卫办了你!”

    不等柳淳说话,老朱就摆手道:“退下吧,朕还要练练拳脚。”

    连话都不让说,直接赶了出来。

    原来琢磨着,能捞到一点汤汤水水,结果老朱吃干抹净,一点不给他留,还拿锦衣卫威胁他!

    你丫的是皇帝,不然小爷能给你一耳屎!

    你也别得意,就算是快石头,也能榨出二两荤油来!

    柳淳回来,直接把徐妙锦找来,“你说,这京里的商户,跟各个勋贵家族,有没有关系?”

    徐妙锦笑了,“没关系他们能在京城立足吗?”

    “好!”

    柳淳大笑,“你能帮我传个消息给各家不?”

    “什么消息?”

    “就是皇家银行要高价采购一批货物,用做对外贸易。这些货物的价钱,至少是市面上的一倍到三倍!近期我会组织一个采购大会……希望他们都能拿出最好的东西,如果能有幸入选,就可以成为皇家银行的贸易伙伴,一起参与对外贸易,共同分享利益!”

    徐妙锦从柳淳贼兮兮的笑容里,读出了他的潜台词。

    “你不会是让大家伙出钱买这个资格吧?”徐妙锦惊讶道。

    “难道他们不舍得出钱吗?”

    “钱他们不缺。”徐妙锦担忧道:“这不是胡来吗?万一你收了钱,他们的东西不好,该怎么办?”

    “哈哈哈!”柳淳随手拿起一个小木盒,在手里晃了晃,挺好听的,好听就是好茶!

    “我会包装啊,反正藩国的那帮人也分不出好坏!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