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150章 谁敢瞧不起柳郎?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对于一个师父来说,最喜欢的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假如能教一个状元徒弟,简直比自己当了状元还高兴呢!

    徐增寿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来教导柳淳的,他生怕柳淳吃亏,哪怕这小子成功弄出了银行,徐增寿依旧不觉得他有多大的心机。

    柳淳的情况很奇怪……从上往下,和从下往上,有两张迥然不同的面孔。

    下面的人,比如朱能,蓝勇这样的武夫,都觉得柳淳是好兄弟,过命的那种……白羊口的妇人,工匠,更是把柳淳当成了大恩人。没有柳小郎,他们就没有富裕的生活。

    柳淳给的钱最多,在他的手下干活,收获的尊重也最多,所以,整个白羊口,大宁钢铁厂,铁板一块,哪怕柳淳离开了,其他人也会严格按照柳淳的要去,去尽心尽力完成任务,不敢有半点马虎大意。

    而蓝玉、茹太素、刘三吾这个层次的人,更多是赞叹柳淳的本事,知道这小子不好惹,都极力拉拢,想要让他成为自己人。

    可站在顶尖儿上的人物,比如老朱,比如燕王朱棣!

    他们对柳淳都是又爱又恨,气得抓狂,又无可奈何……这小子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把私心算计,打扮的冠冕堂皇。

    当你忍受不住诱惑,吞下柳淳抛出来的饵料,很不幸,就要替他干活,供他驱使。

    朱棣如此,老朱也没跑得了!

    倒是徐增寿,他在民间,光是听说柳淳卖的东西多么物美价廉,银行多么便民,在百姓的嘴里,柳淳就是个憨厚老实的形象。

    徐增寿是怕他吃亏,玩不过狡诈的蛮夷,才特意过来提点。

    可这一切……在看到一个个的小木盒之后,就彻底崩塌了……

    一盒一两银子!

    你们怎么不去抢啊!

    “咳咳……那个一两银子的是初级品,还有更高级的!”柳淳又伸手拿出了一个烧制的青花瓷器,也是和木盒差不多大。

    揭开盖子,里面的茶叶数量更少得可怜。

    一个破瓷瓶,加上一点茶叶,标价就是一两黄金!

    徐增寿已经被弄得无言以对!

    “柳经历,我就问你,这点茶叶,值一两金子吗?”

    柳淳笑道:“四公子,这就错了,我们卖的不是茶叶!”

    “那,那是什么?盒子,还是瓷瓶?”

    “是文化,是格调!”

    柳淳笑着托起一个青花瓷瓶,上面绘着一副农家小院,老人孩子,怡然自乐,还有一群色彩斑斓,形象生动的鸡。

    太美了!

    “四公子,你看,海外蛮夷憧憬上国风物,这些瓷器上面的图案,比起任何文字,都要生动,能满足他们的美好想象……你能想象吗?一个蛮夷贵胄,邀请朋友聚会,让人取出珍藏的茶叶……每一个瓷瓶,只够一泡,每一泡茶,都是独一无二……除了喝茶,还能把玩瓷瓶,通过上面的图案,去畅想天朝的美好,将自己变成天朝的一员……虽然时间很短暂,但却价值无量!”

    柳淳笑道:“这不是喝茶,而是灵魂的升华,是让自己变得高雅,变得与众不同的标志……别说一两黄金,就算十两,二十两,也是值得的!”

    柳淳又取出几个瓷瓶,“四公子请看,我这里还有配套的……比如这是四大神兽茶,这是八方风雨茶,这是二十八宿,这是三十六天罡……

    面对这些花样繁多的茶,徐增寿彻底无语了。

    说什么都是堪堪够一泡的茶叶而已!

    你卖出银子价钱,卖出金子价钱还不够,你还要成套往外卖……你小子简直比强盗还要过分!

    不光抢钱,还欺负人家没脑子!

    柳淳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只要到时候卖出去就行了呗!

    他敢说,不但能卖得出去,而且还能卖出更高的价钱。

    瞧着好了!

    徐增寿在茶叶室里转了一圈,简直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乖乖,还能这么卖东西啊!

    他觉得京城的那些商人,全加起来,也不如柳淳一个人黑!

    这小子简直黑到了看不见,大黑无形!

    有这么个黑心的家伙在,对外贸易简直跟捡钱差不多,谁要是能参与其中,等于请了一个聚宝盆回去,就等着发财吧!

    肯定会有很多人要抢的,而且搞不好还会出使,徐增寿干脆不走了……万一有哪个刺头儿出来闹事,他好歹是中山王的四公子,面子还能值几个钱。

    他又跟柳淳聊了会儿商业的事情,两个人竟然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这京里什么都不多,就神仙多,你初入京城,千万不要随便得罪人,做事小心谨慎,有什么需要我的,你就说话就是了。”徐增寿也不知怎么滴,就觉得柳淳顺眼,两个人勾肩搭背的,都快称兄道弟了,徐增寿主动提醒。

    “四哥,你就别瞎操心了,老板的本事大着呢!”徐妙锦显然觉得四哥是自作多情。

    柳淳却笑道:“这话就不对了,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离不开兄弟们帮衬,自己一个人,成不了大事。要懂得分享,学会共赢……”

    徐增寿听着,频频点头,“讲得好,那……咱们兄弟就浮一大白!”

    这家伙居然要喝酒,柳淳冲着徐妙锦摊了摊手,这是你哥,看着办吧!

    徐妙锦越发生气,自己成了什么了?侍女,还是丫鬟?徐妙锦气坏了,就给两个人弄了两碟水煮菜,连盐都没有,外加一大坛酒。

    “三妹?你觉得这是为难我们啊?告诉你,酒逢知己千杯少,喝酒喝的是个心情!只要是好朋友,就算没有菜,一样能开怀畅饮。”

    “来,咱们干杯!”

    徐增寿一口喝干了杯里的酒,埋怨道:“太小了,换个大点的杯子……干脆弄个碗来吧!”

    柳淳见过了不少大人物,可像徐增寿这么不拘小节,毫无架子的,还真是不多。跟他坐在一起,根本不用动心机,只管喝酒就是了。

    难得,自从进京,柳淳就没有这么轻松过。

    他们两个越喝越多……居然把晚上宴会的事情给忘了!

    要知道,在京的勋贵子弟,几乎悉数参加,就算家里没有产业,能把资格拿到手里,再去跟其他家合作,那也是可以的。

    总之,一块肥肉,谁都想抢!

    “各位哥哥兄弟……我想问问大家伙,这个柳淳从哪里冒出来的?他爹是谁?凭什么跟咱们弟兄,相提并论?”

    说话的人是陆贤,他爹是开国功臣,吉安侯陆仲亨,陆贤不但有个好爹,还去了汝宁公主,是正儿八经的驸马爷!

    他仗着出身显贵,掌握了南京三成的生丝买卖,在勋贵当中,也是少有的大户。

    “咱们等到现在……柳淳也没来,他敢怠慢咱们!分明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陆贤起身,冲着大家拱手,提议道:“要我说,咱们就立刻给陛下上书……不管是寿典,还是海外贸易,咱们都能办,何必让一个山野小子来管咱们!”

    “对,驸马说得对!”

    起哄的人越来越多,陆贤很享受一呼百诺的感觉,越发没了把门的。

    “柳淳不过是个经历官,他爹呢,是锦衣卫的千户!这身份放在大宁,是个人物,可在京城,连个屁都不是!说句不客气的,就算我们家养的狗,都比他有面子……哈哈哈!”

    “这小子得了失心疯,他想用二桃杀三士的法子,以为咱们会为了外贸的资格,互相争夺,白白给他送好处!呸!他也配!”

    陆贤狠狠啐道:“你们只要听我的,这事情就是咱们说了算,姓柳的,有多远滚多远……”

    ……

    “我不能忍了!”

    突然,从靠窗户的座位上站起一个愤怒的身影,下一秒,一个硕大的盘子,狠狠砸在了陆贤的脸上!

    敢瞧不起柳淳,谁给你的一张大脸?

    青史尽成灰说

    今天只能码这么多了……明天三更保底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