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152章 咱可是皇亲国戚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蓝兄,挺精神的!”

    柳淳笑呵呵跟蓝勇打招呼,徐增寿也微笑点头,别看蓝勇不是蓝玉的亲儿子,但人家在阵前立功,已经升到了指挥使,地位比很多真正的将门二代都要强。

    当然了,徐家在将门之中,那是超然的,徐增寿可以不甩蓝勇,但他这个人很敬重英雄,甚至羡慕蓝勇这样,能在阵前杀敌,靠着自己本事的汉子。

    不像他这位中山王四公子,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真正领兵的机会了……徐增寿居然有些落寞,他甩甩头,抢先抱拳,问好之后,随口道:“蓝兄,刚刚好像有个人站在你身边来的,哪去了?”

    柳淳也道:“没错,我看见了,那位挺高的,不会是国公爷新收的儿子吧?”蓝玉有收干儿子的兴趣,当初还想收柳淳呢!

    “柳兄弟,国公爷从去年开始,就不收干儿子了,而且之前收的那些,好多都收回了父子名分。国公爷还告诉大家伙,以后谁敢打着他的旗号,为非作歹,不用朝廷出手,他就亲自上门,把脑袋拧下来!”

    柳淳颇为惊讶,心说蓝玉的确聪明了不少……莫非真的是看《三国演义》看出了智慧,懂得明哲保身,低调做人了?

    “那蓝兄跟国公爷……”

    蓝勇傲然道:“当然还是父子了,侯爷只留了十几个义子,我就是其中之一!”

    柳淳大笑,“这么说,蓝兄可是国公爷心腹中的心腹了,恭喜蓝兄了。”

    蓝勇视蓝玉为神,自然高兴。

    他憨笑道:“柳兄弟,其实吧,国公爷是真的看重柳兄弟的,假如柳兄弟愿意,咱们都是一家人,不分彼此的……”

    柳淳还当蓝勇是说什么干儿子,徒弟一类的事情。他摆手道:“可别,我现在是一堆烂事,没准还会给国公爷找麻烦,我可不敢奢望。”

    蓝勇皱眉头,下意识往旁边的雅间扫视,隐约能看到门后有个黑影,正在全神贯注,听着这边的议论……当听到一家人的时候,心都提起来了,又听到柳淳拒绝,差点冲出来……

    “那个……柳兄弟,你有什么麻烦事?”蓝勇不甘心,反问道。

    柳淳笑道:“蓝兄都来了,还能不知道?陛下圣寿庆典,还有对外的贸易,这些事情就要忙活好几个月……不过也还好,都说勋贵嚣张跋扈,今天跟他们谈了谈,还挺通情达理的,也没说什么怪话,或许是天子威福,我这是狐假虎威了……”柳淳笑呵呵道。

    雅间门后,有人轻哼了一声。

    “傻瓜,什么圣人威福,是我帮你打服的!”

    蓝姑娘抿着嘴唇,继续听着,却听到柳淳跟蓝勇聊起来外贸的事情,询问他们蓝家有没有兴趣。蓝姑娘这个气啊!刚刚你不是问过,蓝勇身边的那个人是谁吗?你们怎么给忘了?

    快问啊!

    问了,蓝勇就能回答,咱们就能正式见面了……总不能让一个大姑娘去主动介绍自己吧?

    蓝姑娘急得冒汗了,可柳淳呢,仿佛真的忘了一般,居然滔滔不断,讲着生意经,徐增寿也来了兴趣,他是真想弄明白,为什么寻常的茶叶,能卖出小龙团的价钱……蓝勇本来就不机灵,让两个人很快就给带跑了,全然忘了妹妹的嘱托!

    等到告辞,各自回去,蓝勇才看到妹妹吃人的目光!

    “啊!”

    他惊呼一声。

    蓝姑娘直接冲到他的面前,眯着眼睛道:“勇哥!明天演武场,小妹要向你请教一下功夫!你可别藏着啊!”

    蓝勇瞬间就崩溃了,完了,又要当沙包了,你不好意思直接见柳淳,拿我出气干什么?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

    “父亲,那个疯丫头狗胆包天,敢打孩儿,你可要替孩儿做主啊!”

    陆贤惨兮兮的,向老爹陆仲亨诉苦。

    当他把事情讲完,等待他的是硕大的巴掌!

    啪!

    陆贤被抽得转了三圈,眼前全都是金星,顺着嘴角流血!

    “呸!你还有脸说!堂堂男子汉,连个丫头都打不过,你丢的是为父的脸!怎么?你还让为父去告状呢?这事闹开了,那是光屁股拉磨,转圈丢人!你爹还要这张老脸呢!”

    陆贤满肚子苦水,女流之辈?蓝家的那个丫头,比爷们还爷们呢!别捏说他了,就算剩下勋贵子弟当中,论起功夫,能稳当胜过蓝姑娘的,也只有常茂跟徐增寿两个。

    当然了,功夫好,不代表能阵前搏杀,领兵打仗……不过让一个女人给揍了,的确丢人……

    “爹,孩儿不是打不过她,而是,而是孩儿害怕惹恼梁国公啊!”陆贤委屈巴巴道:“孩儿宁可挨几下打,这样师出有名,不是吗?”

    吉安侯陆仲亨终于点头了,“还成,没傻透了!”

    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冷冷道:“可你也不聪明,就算师出有名能怎么样?你爹还能把蓝玉怎么样?”

    这话一出口,爷俩都泄气了。

    奶奶的,过去蓝玉只是侯爷,陆仲亨还不怎么害怕,现在倒好了,蓝玉升为梁国公不说,还得了个左柱国,官位压了他一头,战功更是拍马也赶不上,跟蓝玉讲理,信不信,蓝玉能像他姑娘揍陆贤一样,暴揍陆仲亨,到时候,这爷俩还能比一比谁更惨!

    “爹,我真是不服气啊!”

    陆仲亨翻了翻白眼,“不服气就找个地方忍着去,蓝家不是咱们能惹得了的!”

    “爹,咱惹不起,难道,难道陛下也惹不起吗?好歹孩儿还是个驸马,你也是陛下的亲家啊!”

    陆仲亨哂笑道:“驸马?亲家?陛下的女儿十几个,大明朝别的不多,皇亲国戚不少!人家蓝玉还是太子妃的舅舅呢!论起来比咱们亲得多!这次吃了亏,就忍了吧,以后躲着点那个疯丫头。”

    不得不说,蓝家是真的强!

    徐家在徐达去世之后,虽然坐拥第一功臣世家的名头,但论起真正的实力,已经严重下滑。而蓝玉却是蒸蒸日上,再加上太子的因素,简直让人绝望。

    陆贤皱着眉头,他的脸上好几处伤口,被打得跟菜瓜似的,疼痛是小事,伤疤也不算什么,问题是面子啊!

    那么多勋贵子弟看着,他被一个丫头片子追打,简直成了京城的笑柄。

    这口气不出来,这辈子都没法抬头。

    他的眼珠乱转,突然道:“爹,我想起来了,蓝家咱们惹不起,可有人咱们能惹得起!”

    “谁?”

    “柳淳!”陆贤切齿道:“孩儿就是参加他的宴会,才挨了打,这笔账算在柳淳的头上,正好!”

    陆仲亨颇为意动,“也有这么一说……可,柳淳不是太子喜欢的人吗?又操持什么对外贸易的事情,不好动吧?”

    “爹!柳淳再厉害,也就是个大宁经历官,芝麻绿豆大的人物而已,有什么好怕的……陛下的寿典哪里轮得到他啊!咱们若是能拿到手,把陛下伺候高兴了,没准父亲还能高升一步……等父亲成了国公,就不用怕蓝玉了!”

    陆仲亨终于露出了笑容,行啊,儿子这顿打没白挨,居然出了这么个好主意!

    对,寿典何等大事,太子督办,他身为皇亲国戚,抢个总办没有问题,真要是让陛下高兴了,那就是大功一件……其实早就该抢这个功劳的。

    都怪银行的事情,把大家伙的精力都给牵扯过去了,到现在为止,绝大多数的勋贵,还是抱着抵制的态度。

    哪怕朱元璋降旨,又有茹太素这样的重臣坐镇……可银行也未必安全啊,钱存进去了,不就等于告诉陛下,自己有多少家产吗?

    只有蓝玉那个傻瓜才干呢!反正陆家是不会将把柄拱手交出去……

    “对了,为父听说,柳淳那小子,也掺和了银行的事情,你说茹太素会不会帮他说话?”

    “哈哈……”陆贤笑了两声,因为牵动伤口,急忙停下来,可脸上的肉,还不停抽搐,疼得龇牙咧嘴,又笑容满面,那个表情,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爹,你怎么又糊涂了,茹太素那个老货真敢保柳淳,咱们就想办法,狠狠参他一本!要是能把银行也抢到手里,咱们替陛下打理内帑,手握着几百万两金银,又能随便印钞币,那该多威风啊!”

    陆仲亨还有些迟疑,“陛下能答应吗?”

    “我看能行!”陆贤分析道:“爹,不管怎么说,咱们是一家人,是皇亲国戚,陛下不用自己人,还能相信一个外人吗?”

    “嗯!”

    陆仲亨终于点头了,“行,你小子说的有理!”他在地上转了两圈,终于拿定了主意,“这样,为父明天就进宫去面见陛下,先把寿典的差事抢下来,接着随便找个罪名,就把姓柳的小子给办了!”

    陆贤急忙点头,眼睛冒光,充满了期待:”孩儿在家里等父亲凯旋而归!”

    陆贤睡了一个好觉……在梦里,他成为圣寿庆典的主办,大出风头,得到了岳父的重赏……他又拿到了银行的经营权力,要钱有钱,要势力有势力,他们陆家渐渐成为勋贵第一人。蓝玉领着女儿,上门认错,那个臭屁的徐增寿,也向他低头……陆贤做梦都是笑着的,连身上的伤都不那么疼了!

    毕竟咱是皇亲国戚,捏死柳淳,不要太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