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正文 第225章 死谏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在缺少重型机械的情况下,挖掘地下,是非常艰难的事情,好在这一次老朱态度坚决,不挖出结果,誓不罢休。

    他让官吏干了整整三天,在一半文官趴下之后,老朱才调来锦衣卫,让蒋瓛亲自监工,经过半月的时间,挖掘清理,在玄武门以北,挖出一条长一百丈,宽三十丈,深十五丈的大坑。

    如果站在热气球向下俯瞰,就好像大地张开了吞天巨口,要吃掉一切似的。

    人们从最初的震惊惶恐当中清醒过来,也没人说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入口,但是这个黑乎乎的大坑,带来的思考,远不是虚幻的神话可以比拟的。

    通过挖坑,柳淳证明了一个很简单的事实。

    皇宫地陷,跟天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老朱在奉天殿听政,在京文武,悉数到场,柳淳作为主要的功臣,他仅仅排在了几位国公的后面,还位列郭英和耿炳文等侯爷之前。

    好在这几位老将军也不挑理,相反,他们还乐得眉开眼笑。

    “行,早就知道你小子厉害,这次我们算是服了,真服了!”郭英虽然上了年纪,但身板挺拔,相貌堂堂,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之感。

    “小子,有没有兴趣,跟我学本事?”郭英主动提议。

    柳淳愣了一下,“武定侯愿意教小子?”

    郭英笑了,“你是不是瞧不见本侯,以为我的本事不行?”不等柳淳开口,郭英就道“告诉你,当年我投奔陛下的时候,就是陛下的亲卫,统兵打仗,老夫或许不如梁国公。但论起武艺,就算他姐夫,也未必能赢得了我。这么多年,能跟老夫过招的,只有一个人,我们在鄱阳湖可着实较量过。”

    柳淳眨了眨眼睛,压低声音道“侯爷,你说的人,不会是张定边吧?”

    郭英大惊,“你怎么知道?”

    柳淳咧嘴道“小子不光知道,还跟他学本事呢!只是我资质太差,老先生瞧不上。”

    郭英一听,张定边还真活着,吓了一跳。他的功夫比起老张,还是差了一筹,本以为这些人都死了,他就可以放心吹牛皮了。

    没想到,人家还活着,有点尴尬啊!

    不过郭英眼珠转转,倒也有了主意。

    “好,等抽空我一定过去,见见老朋友。”

    ……

    他们还想聊,朱元璋已经带着朱标上殿,百官朝贺之后。

    朱元璋对蒋瓛道“你查得如何了?皇宫地陷的缘由可找到了?”

    蒋瓛忙道“启奏陛下,经过半个月的挖掘,臣已经将周围的浮土清理干净,露出了下面的地基。根据臣的查看,地基下陷严重,有的地方已经沉下去两丈还多。在地基下面,黑泥翻涌,石块掉入其中,根本拿不出来。据臣观察,应该是昔日燕雀湖底儿的烂泥……“

    蒋瓛耐心将情况说了一遍,朱元璋如释重负,果然和朕没关系,也不是老天爷降罪,上天示警……想到这里,朱元璋怒火翻涌,奔腾不息。

    “哼!如此显而易见的事情,偏偏有人胡言乱语,小题大做,还要逼着朕下罪己诏,这是朕的过错吗?”

    老朱怒吼,刷拉,跪下了一大片,包括汪睿在内。他两腿颤抖,心里头泛苦水。

    这下子完蛋了,以老朱的脾气,很可能就一声令下,把他们推到外面,给砍了脑袋!

    汪睿抬头,扫了眼柳淳,恶狠狠咬牙!

    小兔崽子,老夫就算是变成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柳淳没心思管这帮人死活,他只想听听,老朱打算怎么办?

    “朕当年遍寻适合建造皇宫的地点,经过百般推算,最终挑了燕雀湖,朕不惜耗费人力,填平湖面,实指望能打造出万世基业。却没有料想,区区二十年的时间,皇宫地下泥浆泛起,地基下沉,偌大的皇宫,已经不再难全。尤其是皇宫北低南高,不利君父。朕决议迁都,尔等以为如何啊?”

    如果说之前的迁都,是老朱的愿望,经过这次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不容置喙。

    朱元璋的道理很有说服力,天子在北,百官在南,天子接受百官朝贺,理所当然。可若是北边地基塌陷,变得北低南高,岂不是臣子比君父还高?

    这样会极大地破坏风水局,对君父不利。

    有人或许要问,有没有补救的办法,或者把皇城迁到金陵的另外方位……以目前的工程手段,柳淳是很不乐观的。

    在松软的土地上施工,需要在下面打入一个混凝土的底座,托住上面的建筑,才能万无一失。

    显然,这不是大明朝能做出来的超级工程。

    向别处搬迁,那难度就更大了。

    这些年,金陵的土地都被占用了,城里城外,到处都是人。

    皇宫可不是三间房那么大的地方。里面包括二十四衙门,还有那么多的太监宫女,至少要征用五分之一的金陵,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还不如干脆换个新的都城,一切重头开始呢!

    所以这次的变故,更加坚定了老朱迁都的心思。

    “既然你们没有意见,那朕就说说。有人提议迁都北平,这是朕最不喜欢的方案。北平乃是故元都城,朕恢复华夏衣冠,尤其是继续在前朝故都当皇帝?所以朕的意思,是从汉唐的都城当中,选择一处,作为大明的都城,你们都说说吧。”

    老朱等于提前告诉柳淳,你小子别多嘴了,朕不听!

    柳淳只能低头不语。

    在场不乏反对迁都的大臣,有人就想挺身而出,跟皇帝据理力争。

    没错,大明朝有骨头的臣子,还是有的。

    这些人集中在都察院和通政司,可当他们要站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地上还跪着一帮呢!

    朱元璋也够坏的,他故意没出发汪睿等人,把他们放在这里,当成吓唬猴的鸡。

    敢拦着朕迁都,朕就大开杀戒,让你们知道什么是血流成河。若是你们能听话,大家各退一步,朕就饶了汪睿等人一命。

    老朱固然以狠辣闻名,可玩起阴谋诡计,那也是驾轻就熟,不带一点烟火气。

    见所有大臣都默然不语,老朱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总算可以放心迁都了。

    就在这时候,跪在地上的汪睿突然挺直了脊背,柳淳第一眼瞧见了,他心说这老头是怎么样?要高呼陛下圣明吗?

    换成是他,应该就会这么干了,毕竟什么都不如小命重要。

    可这毕竟是柳淳的看法。

    汪睿已经一把年纪,连续的挫折,让老头无比郁闷,憋屈到了吐血。在苏州,多少人希望他能帮忙,保住士绅的利益,结果让柳淳吃干抹净。

    本想借着天人感应,逼朱元璋点头,结果又被柳淳给搅了,反而促成了迁都,势在必行,

    老夫难道只会弄巧成拙吗?

    汪睿抓狂了,事到如今,拼着一条老命不要,也不能让老朱迁都!

    “启奏陛下,京城有大小官吏一万多人,又有三十万禁军,皇宫之中,也有十万人,离开南京,另觅都城,需要耗费多少国帑民财,又有多少人会活活累死,妻离子散?天下好不容易安定了二十年,大举迁都,不是仁君所为,老臣……”

    “够了!”朱元璋怒喝,“你想说朕是纣王一般的昏君吗?”

    汪睿慌忙道“老臣不管,老臣只是觉得,民生艰难,国库不丰,不宜迁都。还请陛下明察!”

    朱元璋不屑轻笑,“朕早就深思熟虑过了,迁都之事,虽然暂时会耗费一些钱财,但却对大明的长治久安,有着非凡的好处,为了万世太平,朕顾不得什么了,胆敢劝谏,立斩不赦!”

    老朱再次举起了屠刀,汪睿愕然片刻,突然颤颤哆嗦,拿下了乌纱帽,郑重放在了地上,悲戚道“陛下若是执意迁都,就请先斩了老臣!”

    奋斗在洪武末年

    奋斗在洪武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