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正文 第240章 六元要凉了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柳淳从皇宫回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他匆匆回家,向老爹报个平安。其实柳淳还不知道,他进宫的时候,有那么多人替他担心。

    说来也奇怪,那几个丫头本来都担心柳淳出事,竭尽全力去救,可人出来了,又全都害羞了,纷纷躲回家里不敢来见面。这不是白费功夫了吗!真是替她们伤心啊。

    柳淳跟老爹说了下情况,此刻柳家听消息的,只有张定边和罗贯中两个人。

    张定边带着金貔貅而来,本想用这玩意换柳淳一命的,哪知道这小子欢蹦乱跳,别提多精神了。

    老张气得牙根痒痒的,“柳淳你跟老夫说个实话,你是不是陛下的亲儿子呢?奶奶的,你小子惹了那么大的祸,敢跳出来替杨朱招魂,陛下没把你怎么样,真是奇了怪了!你说你不是陛下的儿子,谁信啊?”

    柳淳满不在乎,“你随便说,我现在只想吃火锅……去,让他们宰一只黑狗,给我败败火!”

    柳淳大喇喇吩咐,一副得胜归来的将军做派,神气十足。

    罗贯中一直低着头,听到柳淳说吃黑狗,突然一拍桌子,“好!”

    张定边气得踢了他一脚,“你鬼叫什么,也想学这小子,气老夫吗?”

    罗贯中没搭理张定边,死死盯着柳淳,那架势,简直绝了,仿佛饿了三天的乞丐,跑去狗狗的盆子想找点残羹剩饭,没想到却发现了一大块坛子肉!

    柳淳吓得一哆嗦,“喂?老罗,你没犯病吧?”

    罗贯中突然大叫,“我懂了,我都懂了!柳大人,你太阴险了!”

    柳淳拍着桌子,怒吼道:“姓罗的,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小心我把你送去锦衣卫!”

    面对柳淳的威胁,罗贯中凛然不惧,“送去哪儿,我都要说!”

    张定边似乎看出了端倪,忙道:“讲,让我也听听!”

    “好!”罗贯中道:“这些日子,他就在布局,就在为了今天准备……皇宫塌陷,陛下要迁都,谁会反对?”

    张定边抓着胡须道:“还用问吗?当然是文官了,汪睿不就是被下狱了吗?”

    “没错!那打出杨朱的大旗,谁又会反对?”

    “还是文官呗!”

    “那迁都要什么?”

    “要……要钱!”

    ……

    罗贯中问得声音越来越大,张定边回答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老头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你小子,果然阴险啊!”

    没有前面的铺垫,骤然打出杨朱的旗号,那是死路一条。要不是因为迁都的问题,朱元璋也不会反思整个财税体系。

    老朱要迁都,花费这么多,钱从谁的身上出?

    柳淳这时候以杨朱做为切口,看似鲁莽,实则却是绝妙的好棋。

    朱元璋为了弄到足够的钱,去修新都,肯定要痛下杀手,这一刀,结结实实,砍在了文官身上,砍在了江南士绅的头上。

    大明安宁太平了二十多年,士绅官吏已经够肥了,可以噶一茬韭菜了。

    “柳大人是聪明,可也怕把前后的事情连起来……我现在只怀疑一件事!”罗贯中探身对张定边道:“我怀疑皇宫的地基,就是他挖的!”

    话还没说完,柳淳就气得跳了起来。

    “姓罗的,我这庙小,容不下你!你老人家赶快去东宫,太子殿下还催更哩!”

    柳淳探手,要抓老罗,哪知道张定边提前出手,抓住了柳淳的腕子,老头嘿嘿一笑,“臭小子,老夫第一次觉得罗兄是个人才,不愧是写话本的,就是高明!来,咱们聊聊,你说接下来会有谁倒霉啊?”

    张定边煞有介事问道,罗贯中也一脸的凝重。

    “要我说,多半是詹徽,这家伙原来是左都御史,执掌言官,刚刚被陛下提拔为吏部尚书,仍然管着都察院。老张,你说说,他一边管着监察百官,一边负责百官升迁,咱陛下能放心吗?我要是没说错,一准会砍了他的脑袋祭旗!”

    “嗯,有道理!太有道理了!”

    张定边直接把罗贯中拉到身边,两个家伙勾肩搭背,狼狈为奸,柳淳气得翻白眼,这俩货一文一武,凑到一起,自己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至于老罗所说,也有那么点道理,詹徽的确是文官的标杆,就看老朱有没有心思了……柳淳胡思乱想,他做梦也没有料到,要倒霉的另有其人。

    朱元璋自从上次私访苏州之后,他越发觉得这个办法有用,身在宫中,四周都是眼睛,能听到的真话有限。每个人都像戏台上的角儿,脸上涂着五颜六色,看不真切。

    只有当他们卸下了伪装,才能看的清楚。

    “父皇,前面的一条街,有好些买卖田产的牙人,或许从他们的嘴里,能打听出一点消息。”

    老朱眉头一皱,“朝廷不是明令禁止兼并土地?怎么还有人胆敢买卖,连牙人都有了?谁给他们的胆子?”

    老朱怒气冲冲,他跟朱标,还有侍卫,化妆成商人,来到了这条街。

    等他们进来之后,发现街巷跟普通的街道没什么区别,两边也都是做买卖的铺子,并没有什么牙人的踪迹。

    不会是弄错了吧?

    老朱正在迟疑,突然有个年轻人尖嘴猴腮,点头哈腰,看到朱元璋,忙跑过来。

    “这位大叔,瞧您的意思,是有事情要办?”

    朱元璋打量他两眼,用凤阳的土话道:“俺是来京城置产业的,听人说你们这里能办?”

    年轻人上下打量老朱,半晌才道:“大叔,您有这个吗?”

    朱元璋斜了眼他的动作,好笑道:“俺啥都没有,光剩下这个了!就想在天子脚下,买些房产田地,俺可不拍贵,有钱!”

    年轻人从老朱的衣着打扮,也看得出来,是有钱的人,光是身边的护卫,就不是寻常人能请得起的。

    只是……时间太不巧了。

    “大叔,能不能晚半年再来,到时候小的一准让大叔满意。”

    朱元璋撇着嘴,怒道:“咋要晚半年啊?俺不服气!”

    年轻人皱着眉头,沉吟道:“大叔,你家里有当官的没?”

    “当官?没那个!俺买地要当官干什么?”

    年轻人又道:“没当官的?那有没有考中功名的?”

    老朱更气了,“怎么?老百姓就不能买了?”

    年轻人呵呵一笑,“大叔,我还就告诉你,我们这儿,只替官绅办事,没有官,没有功名,光有钱,行不通!”

    他说完要走,老朱突然探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同时一块硬邦邦的东西塞进了年轻人的手里。

    “俺做了大半辈子生意,就没听说过,这玩意不管用!”

    年轻人缓缓把手放到眼前,展开一看,是黄的!

    一出手就是金子!

    够可以的!

    年轻人咬了咬牙,转身嬉笑道:“大叔……呃不,是大老爷,您跟小的来,这事啊,还就我能给你办了!”

    朱元璋跟着年轻人,到了一处宅子,里面装修极为考究,墙上挂的都是名人字画,不少还是宋代的,迎来送往,都是客人,显得十分忙碌。

    年轻人把朱元璋安排到了东厢房,给奉上了茶水。

    他主动解释道:“老先生,您别嗔怪,我们这都是给当官的办事,正厅您去不了,在这里讲也是一样的。”

    朱元璋满脸不高兴,“俺到哪都去正厅,你们做生意的,怎么能分三六九等?”

    年轻人陪笑道:“老爷子有所不知,我们的生意跟别人不一样,按理说呢,进门是客,我们该恭敬着,巴结着。可是不行啊,这人和人就是不同,您老就说吧,这些天,咱们大明,可是出了个了不起的青年才俊,他聪明睿智,人又帅气,年纪轻轻,功成名就,简直是神仙中人,了不起啊!”

    朱元璋听着,下意识瞧瞧站在身边的朱标,父子俩眼神交流,怎么样,听着熟悉不?

    能不熟悉吗?

    怎么有点像那小子啊!

    这要是查出来,是柳淳四处买田产,那可就有趣了,你小子两面三刀,还敢骂文官,你们要是一丘之貉,朕就把你们都给宰了!

    老朱暗暗咬牙,他大笑道:“你说的够热闹的,是谁啊?”

    “是谁?老爷子猜不到?”年轻人用夸张的语气道:“现在这大明,还有谁不知道,人家是开天辟地的第一人,天上的星宿下凡啊!”

    “有那么厉害?”老朱可不觉得柳淳跟星宿有什么关系,即便有,那也只能是扫把星!

    “怎么没有啊?老爷子,人家是六元啊!听过三元及第吧?古往今来,可曾有过六元?”

    朱元璋咳嗽了两声,掩饰尴尬……黄观!刚刚认祖归宗,就急不可耐给家里置产业了,你这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