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正文 第260章 争相拜师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柳淳一直觉得,他已经看透了老朱,但这位皇帝陛下,总能突破下限……奶奶的,你要搞清楚,那是我的学生!

    是我带出来的,是我领着他们上山下河,帮百姓挑水,替百姓建厕所……是我教给他们深入群众,倾听民众声音……是我告诉他们,不忘初心,接地气的……是我,是我,都是我干的!!

    好吧!

    你愿意抢这个老师,那就抢吧!

    反正你要替自己的学生遮风挡雨。

    说句实话,柳淳真的觉得力不从心,他一个同知,罩不住啊!

    这半年的光景,他跟太学生们谈了许许多多东西,借着长沙府作为蓝本,整个改变了学生们的思维模式。

    有句话叫什么,人不中二枉少年。

    年轻人很容易受到错误的信息干扰,形成误判……但年轻人也容易修正自己的错误。假如是离开太学,进入官场,哪怕只有两三年,柳淳跟他们讲什么都没用了。好的人会和光同尘,坏的人干脆同流合污。

    能做到从一而终,不改本色的,古往今来都没有几个。

    这一次柳淳花了非常大的功夫,帮助太学生把他们的理想,跟现实连结在了一起……比如谁都想致君尧舜,解民倒悬。做一个造福一方的好官。

    可怎么才能做个好官呢?

    柳淳告诉大家伙,要解决民生问题,首要富民,要让老百姓吃饱穿暖……要修桥、铺路、挖井,鼓励经商,要兴办学校。

    在潜移默化之间,柳淳就把他们脑子里的儒家观念给冲击得七零八落。

    什么本业,末业,最重要的是能富民,士大夫口不言利,难道为自己的百姓谋利也不行吗?

    民间有那么多急需解决的事情,不说别的,光是一个血吸虫,该怎么解决?《论语》上有答案吗?《孟子》教你怎么做了吗?

    没有,统统没有!

    既然如此,谁还敢说半部论语治天下?

    你们不该完善自己的学问吗?

    柳淳制作沙盘,就使用了大量的测绘,计算,山多高,谷多少,田多大……这些全都要计算。

    作为郭氏门人,最擅长的就是算学。

    柳淳时常给太学生讲解算学,半年下来,这帮人的水平都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至少他们建立起新的数学思维。

    一旦掌握了先进的方法,先进的思维模式,整个人都会脱胎换骨。

    柳淳不敢说他做得多了不起。

    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他在每一个太学生的心里,种下了一颗变革的种子,而且有人已经发芽扎根了!

    ……

    信国公府!

    汤和有五子,长子名叫汤鼎,是少年英才,做了前军都佥事,按理说前途光明,未来可期。但汤鼎早早死在征战途中。

    汤和的幼子汤醴也很能打仗,靠着战功,升到了都督同知,却也死在了军中。

    剩下的三个儿子,都很普通。

    汤和最苦恼的莫过于后继无人。

    他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自己执掌貔貅卫,做的坏事太多了,杀的人也太多了,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让他们汤家没有个出息的后辈子孙!

    “这就是报应啊!”

    汤和无奈哀叹,可就在后继无人的担心之中,自己兄弟的孙子,叫汤怀的,倒是让老汤眼前一亮。

    “小子,你快过来,让我瞧瞧。”

    老汤抓着汤怀的胳膊,仔细捏了捏,老头咧嘴笑了,“是结实了不少,很好!”

    汤怀咧嘴笑道:“天天背好几十斤的东西,没法不结实啊!”

    老汤一听,勃然大怒,“怎么回事?是不是姓柳的那小子给你小鞋穿?告诉我,我去教训那个臭小子!”

    老汤还来劲儿了,汤怀连忙摆手,“柳大人可教了我不少东西,我是发自肺腑感谢他,他让我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我现在就想一件事。”

    “什么事?”

    “我想拜在郭氏门下!我想给柳大人当学生!”

    年轻人的眼中,放着异样的光彩!

    他就是那个白净俊美的太学生。

    那一天他请求参加变法,结果柳淳说他们穿的不合格。汤怀一气之下,把洒金的扇子给踩碎了,把身上的衣服也给扯了!

    他决定不顾一切,无论如何,不能再让人小看了!

    他叫汤怀,是汤和的侄孙,靠着汤和进入了太学。

    汤怀从小身子骨弱,不喜欢练武,反而读了不少书。可当他进入太学之后,才发现自己以前学的,就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

    人家好的学生每年积分都在8分以上,他最多能拿到5分,眼看着跟他一起进入太学的人都到了各部历事,准备当官了,他还要继续留在太学。

    当然了,要不是汤和的面子大,他都被赶走了。

    丢不丢人啊!

    可他有什么办法?

    基础不好,又不愿意吃苦……加之勋贵子弟的身份,在太学里面,被孤立,被瞧不起。汤怀没什么好办法,他只能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努力装成一个纨绔子弟。

    怎么样?

    你们学的再努力又能怎么样?

    我有靠山,就算什么都不干,这辈子也比你们大多数人都舒服!

    话虽如此,可汤怀的心里头也不服气,莫非他真的就一无是处吗?

    去长沙!

    差不多是他最后一搏!

    他从汤和那里不止一次听到,老爷子夸奖柳淳,把他说得跟一朵花似的。汤怀心里很不舒服,对方比自己还年轻,凭什么就能得到老爷子的嘉许?

    光是老爷子夸奖也就罢了,陛下也重用他,简直没天理了!

    无论如何,我也要去长沙,就算为了瞧瞧柳淳有多大的本事,也值了!

    “跟柳先生比起来,我真是差得太远了,过去十年读书,在太学里面听先生讲课,不如在农家住上一晚!柳先生所讲的学问,自成一家,跟我以前学的完全不同,偏偏又直指核心,如拨云见日,让人茅塞顿开。我真恨不得追随先生左右,早晚聆听教诲,只是我怕没有那个福气,先生未必肯收下我。”

    听着汤怀讲对柳淳的看法,老汤先是目瞪口呆,心说柳淳给他灌了什么迷汤?后来老汤渐渐笑了。

    “小子,从你的言谈之中,老夫听出来了,你是真的通了!俺虽然是大老粗,可俺也知道,读书明理……明的不是士大夫的理,而是天下间的根本道理!吃喝拉撒,生老病死!这才是什么人都逃不过的!”

    汤和用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他挺着肥硕的肚皮,笑呵呵道:“走,跟我去柳府。”

    “柳府?”

    “嗯!”老汤笑道:“无论如何,我也要让你拜在柳淳的门下,这点面子,我多少还是有的!”

    汤怀大喜过望,连忙扶着老汤。一起来到了柳府。

    等他们赶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人早早聚集在这里了。

    排在最前面的,正是燕王朱棣的三个儿子,朱高炽,朱高煦和朱高燧!

    小胖墩晃着脑袋,兴奋道:“你真的准备在京城,建立郭氏学堂了?”

    柳淳点头,“不建不行啊,接下来陛下要推动变法,肯定要大量培养人才,光靠着太学的人,远远不够的。我有把握,陛下一定会答应的!”

    “我也有把握!”

    小胖墩笑道:“你最会骗皇祖父了。”

    朱高煦冷冷道:“你说的是什么话?柳哥什么时候骗过人?他最诚实可靠了。”

    老三朱高燧瞧了瞧二哥,很认真道:“二哥,你把柳先生的无耻学得很到位!”

    “丫的,你小子不想活了吧?”

    朱高煦举起沙包大的拳头,他要给老三点教训了。

    朱高炽懒得管他们,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

    “那个……咱们俩是不是最早认识的?”

    “算是吧!”柳淳点头,如果不算和朱棣的一面之缘,的确他是个小胖墩最先有交集的。

    “你还教了我扭屁股?虽然我没有瘦下来,但我还是感谢你的。”

    柳淳白了他一眼,“你要是不管住嘴巴,谁也没本事让你瘦下来!”

    朱高炽咧咧嘴,不让他吃东西,还不如杀了他呢!

    “我想说的是,我是你最早的弟子,对吧?”

    柳淳迟疑道:“怎么,你愿意拜在我的门下?”

    “嗯!我给你当大徒弟,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最多当二徒弟,我要先拜师!”朱高煦认真道:“是我先跟柳先生学到本事的,他教我怎么预防蝗灾,对吧?”

    小胖墩气坏了,“老二,你明明比我小,怎么能跟大哥抢?”

    “你都是我哥哥了,给我当师弟,这不是很公平吗?”朱高煦针锋相对。

    朱高燧见俩哥哥争,他连忙凑到柳淳的面前,“我当大师兄,他们就不会吵了!你跟我滚蛋!”

    可怜的朱高燧被俩哥哥一起提到了后面,狠狠扔在了地上。

    敢跟我们抢,不想活了!

    汤和带着汤怀,瞧见了这一幕,老汤眉头紧皱,怎么仨孩子在这里争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信国公,是这样的,陛下不是让去长沙的太学生上交讨论的文稿吗!我琢磨着陛下一旦想要全面推行变法,就离不开各种人才,所以我打算在京城办个郭氏学堂,结果他们三个听说了,就要争着当大师兄!”

    汤和翻了翻怪眼,“三个小娃娃,凑什么热闹?你们的爹在这儿,都不敢跟我争!来,你小子就是大师兄了!”

    老汤指着汤怀,哪知道汤怀却掸了掸衣衫,冲着三位皇孙施礼,“师弟见过三位师兄!”

    小胖墩眉开眼笑,要是二弟能像这个四师弟这么懂事,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