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正文 第267章 又当了钦差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柳淳这些日子,经常出入皇宫,长沙的变法在推进,京城的学堂在筹建……四处挑选英才,进京入学。总而言之,一大堆的事情,每当有所进展,都要上达天听。

    不得不说,老朱真是个超人,至少精神头就远胜过柳淳,要知道人家已经六十多了,还这么硬朗,简直奇迹!

    “臣叩见陛下……”

    没等柳淳说万岁万万岁呢,就让老朱打断了,“别废话了,你收到消息了吧?”

    貔貅卫的办事效率就是高。

    老朱得到密报,还要比柳淳早那么一点。

    “又来了!他们又来了!”老朱切齿咬牙。

    柳淳瞬间明白过来,之前提到士绅免赋免役,结果就有人捅出了潭王的事情,朱梓也是没出息,一把火烧了。

    其实接下来还有人试图牵连更多的藩王,只不过让朱标给压下,不了了之。

    如今又弄出了秦王的罪证,而且还多得吓人。

    不能不让人联想,是不是故技重施?

    但仔细思量,情况又不相同。朱樉是老朱次子,担负九边防卫的重任,他无论权力,还是地位,都不是潭王朱梓能比的。

    更值得一提的是,居然是通过貔貅卫,把事情捅到了朱元璋这里。

    很显然,这次动手的人,比前面的都高了许多倍。

    “柳淳,朕把玉貔貅给了你,这貔貅卫就是你的职责,你说该怎么办?”

    柳淳快要气昏了……你老人家就丢给我个玉貔貅,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貔貅卫有多少人,都是干什么的?

    我是一头雾水,结果你让我负责,负你个大头鬼!

    “陛下,臣觉得秦王殿下纯孝忠厚,恭谨老成,断然不会干出大逆不道的事情,还请陛下明鉴!”

    貔貅卫的事情,我是不知道了,还是谈谈你儿子吧!

    朱元璋迟愣一下,哼道:“朱樉干了什么,朕还是有所耳闻,用不着你替他遮掩。”老朱顿了顿,又道:“他的确有些不像样子,但无论如何,朕也不会动他,你知道原因吗?”

    “是因为先皇后。”

    老朱点头,叹道:“朕这一辈子,问心无愧,唯独愧对皇后,她替朕辛苦了一辈子,还没享几年福,就早早走了,朕要是动了秦王,死了之后,怎么跟她交代?”

    朱元璋说的都是肺腑之言,柳淳也暗暗吃惊,朱元璋铁血治国,没有多少温情,仅有的那一点,也都留给了马皇后。

    “臭小子,朕有心迁都西安,当地的民心至关重要。假如秦王真如密报上所讲,为非作歹,天怒人怨,老百姓怨声载道,朕又如何迁都西安?“

    朱樉的问题比朱梓严重多了,又不能把朱樉怎么样,老朱可犯了难。

    “陛下,臣倒是有个主意。”

    “快说!”

    柳淳想了想,然后道:“陛下,能不能把秦王调回京城?”柳淳见老朱似乎有些兴趣,就继续道:“臣的意思是这样的,既然朝廷要迁都,要占据西安,不如把应天让给秦王,来个对换封地,岂不是顺理成章!”

    朱元璋眼前一亮,“这倒是个好办法,可京城重地,能轻易封给秦王吗?”

    “陛下,要不这样,先让秦王进京待一段时间,陛下给他上点规矩,好好约束。等过两年,都城也有了眉目,再加恩秦王不迟!”

    招秦王回京,把他晾在一边,晾个几年,也算是对他荒唐行为的惩罚,要不然怎么怎么样?不能逼着老朱再弄死一个儿子吧?

    而且这么办了,对西安的百姓也有了交代,等过几年,把京城这么一块天堂般的地方,让给秦王,朱樉也赚大了。

    还有什么好说的!

    “行,你小子真行!”

    朱元璋突然笑了,“秦王的事情好办,朕现在想问你,为什么貔貅卫要上这道密报?为什么越过太子,直接送给朕?”

    柳淳当然有想法,这个密报,既告了朱樉的状,又把朱标坑了进去,一石二鸟,着实厉害。

    现在最难的人应该朱标吧?

    他还不知道二弟的事情捅到了朝廷,假如有人去找他告状,处置秦王,伤了兄弟感情,不处置,就是包庇纵容。怎么都不对了!

    朝廷有意迁都西安,各方都盯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就会天下皆知,秦王又折腾那么大,绝对是纸包不住火。

    “唉,太子还是太文弱了!”

    老朱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柳淳都吓冒汗了,他最担心过早卷入夺嫡之争,尤其是在老朱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发起疯,谁都可能掉脑袋。离间天家父子兄弟之情,那不是找死吗!

    “朕最大的错误,就是给他的太多了!”

    老朱继续雷死人不偿命,柳淳除了装死狗,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不得不说,老朱的诊断是一针见血。

    别人给你的,你就不会珍惜。

    从小到大,朱标都是不断接受各方的灌注,要什么有什么,历代的太子,都没有他这么轻松的。

    被那么多人关爱着,本是一件好事情。

    可放在了储君的位置上,他就想温室的花朵,好看而已,经不起风吹雨打!

    “朕想易储!”

    老朱又冒出四个字。

    这下子柳淳直接跪了。

    “陛下,太子仁孝谦恭,亘古未有。陛下切莫有易储的念头,会,会动摇国本的!”

    咱别这么刺激行不?

    柳淳觉得自己的小心脏砰砰乱跳,有点承受不住了。

    哪知道老朱突然蹲下身体,盯着柳淳,笑道:“你说,燕王如何?”

    “啊!”

    柳淳眼前发黑,险些让老朱给吓死过去。

    “陛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燕王固然勇武善战,可,可他不懂治国,脾气急躁,性格粗鲁,他,他毛病一堆的,不适合的!”

    朱元璋听不下去了,“朕的儿子朕知道!朱棣很好,而且你不也是朱棣的人吗?还能辅佐他!”

    “陛下!”

    柳淳已经来不及思量老朱说的是真是假了。

    “陛下,臣年纪轻轻,数个官职在身,肩负重任,全靠陛下栽培。臣固然和燕王有些交情,但,但臣和周王也是朋友,还帮他出版了著作!另外臣和秦王也有交情,臣,臣还是东宫属官,臣怎么能让陛下易储么!”

    “说的好听,朕想换个储君,你挡得住?”

    “臣,臣挡不住!但臣可以让自己见不到!陛下若是执意如此,臣立刻碰死在大殿,血溅五步!”

    柳淳说的斩钉截铁,不容置疑,仿佛真的会死一样……其实吧,柳淳也是在赌,赌老朱没有魄力易储,他连秦王都舍不得处置,又怎么会对朱标下手呢!

    柳淳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老朱微微沉吟。他看得明白,此刻捅出秦王的事情,应该不只是阻挠变法那么简单,绝对是另有目的,或许想在太子身上做文章。

    虽然没有身在西安,但老朱经历风雨太多了,猜得出来。

    可看明白了,也有鞭长莫及的时候。

    现在满朝文武,值得信任的人不多,文官且不说了,勋贵这边,因为联姻的关系,各自有倾向。

    就拿朱樉来说,他有两个妃子,一个是王保保的妹妹,牵着前朝旧人,一个是邓愈的女儿,连着勋贵……其他人和朱樉没关系,但未必和别的藩王没关系啊!

    能秉持公心做事的人,太少了。

    朱元璋算来算去,还就柳淳合适。

    别看这小子跟朱棣走得近,但在大事情上,他总有定见,知道大局,不会胡来。

    这就很关键了。

    为了测试柳淳可靠不可靠,老朱才骤然提出让燕王当储君的想法。

    柳淳的表现,他还算满意。

    “朕给你天子剑一把,立刻去把秦王带回京城……他的案子不要审了,受损失的百姓,你想法子弥补。再有,让太子也回京吧!”

    朱元璋无奈摇头,“太子还是太弱了,谁都想算计他,在外面我不放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