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正文 第271章 发疯的老朱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老朱虽然降旨停了貔貅卫,但柳淳依旧耳聪目明,没有法子,他爹是锦衣卫的二把手,旁边又有个老货张定边,各种消息,岂有不知之理。

    “太子病了!”

    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柳淳拳头紧握,在他的掌心,正是那一个朱标给他的沉香珠子。

    朱标视柳淳为友,柳淳同样把朱标当成朋友,尤其是朱标能幡然悔悟,毅然站在了变法这边,柳淳几乎没有什么迟疑,就跟朱标站在了一起。

    甚至不惜背叛未来的永乐大帝……当然了,柳淳也不会允许朱标对自己的兄弟下手,而且他也有把握,说服朱棣,老老实实,做一个贤王,或者干脆带兵出去打天下。凭着朱棣的才略,打下一片江山,没有什么难度。

    朱标主内,朱棣主外,其实也不错。

    柳淳觉得不管怎么样,朱标活着就比死了强。

    为了能延续朱标的生命,他反复叮嘱傅友德,而傅友德又是精细的人,怎么会出现失误呢?

    是有人害太子,还是单纯的生病?那又生的什么病?

    柳淳几乎想立刻北上,去见一见朱标,如果能挽救朱标的生命,他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只是可惜,此事朱元璋高度保密,根本没有让任何人北上迎接。根据张定边所说,老朱降了密旨,让傅友德护送太子殿下,兼程回京。与此同时,老朱也在四处搜罗医生,尤其是善于治疗瘟疫的医生!

    “怎么会!”柳淳大惊失色,“老张,这么说,殿下有可能染上了瘟疫?”

    张定边脸色难看,“不管怎么讲,太子都是个仁厚的人,瘟疫历来被视作老天降罪,假如真是让太子染上了瘟疫,一定会有人胡说八道的。陛下作为父亲,怎么忍心病中的儿子被人胡乱编排。而且瘟疫来源不清,陛下能相信谁?你想去帮忙,人家还会说,是你带去的瘟疫呢!”

    张定边武功通玄经得多,见得广,可,面对这么个结果,也是束手无策,只能避而远之。

    柳淳眉头紧皱,“瘟疫……瘟疫!”

    他念叨了两遍,突然豁然站起,“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老张还想问,却发现柳淳撒腿往外面跑!

    张定边急了,“兔崽子,你别找死啊!你要是死了,我徒弟就守望门寡了!”老张往外面追,奈何柳淳的速度太快,此刻他已经骑上了马匹,直冲皇宫而去,等到了宫门口,发现这里的侍卫数量,是往常的三倍还多,一股浓云,盘旋在头顶,柳淳深深吸口气!

    他把玉貔貅递给了守门的太监。

    “柳,柳大人,圣人吩咐了,不见任何臣子!”

    柳淳点头,“我知道,你拿着这个进去,陛下会见我的。”

    小太监迟疑了片刻,还是转身跑了进去。

    半个时辰之后,柳淳向老朱行礼之后,规规矩矩,侍立老朱的面前!

    朱元璋已经没有心思跟他斗嘴皮子了。

    “说吧,你听到了什么风声,为什么要见朕?”

    “这个……臣听闻,太子……病了!”

    此话一出,老朱的眼睛瞬间瞪圆了。

    “好啊,你们这些人果然耳聪目明,消息灵通,太子染了一点病,你们就知道了,天天盯着天家,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啪!

    老朱的巴掌,重重排在了桌面上,震得笔架都倒了,老朱愈发烦躁,猛地一推,桌上的奏折,笔墨,全都扔到了地上,洒落一片!

    “唉!”

    重重叹口气,他怒视着柳淳。“说!说吧!你想说什么,朕都听着!”

    柳淳知道,此刻的老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一句不慎,就会丢了性命。可他又不能不讲!

    “启奏陛下,臣前往西安的时候,听说秦王殿下灭了数个村子,将村民的尸体堆在一个山谷之中,尸体腐烂发臭,遍地白骨……”

    “够了!”

    朱元璋冲到了柳淳面前,抬起一脚,踢在柳淳的肩头上,这一脚劲头儿极大,把柳淳踢得滚了一圈。

    “朕不想听,朕不想管这些烂事,你给我滚,滚出去!”

    “陛下!”柳淳真的急了,他忍着痛怒吼道:“陛下,尸体腐烂,就会滋生病菌,太子曾经去看过那个山谷,这或许就是太子染病的原因!”

    “什么?”

    老朱失声大叫,他愣了片刻,急忙跑过来,把柳淳拉起来,盯着他道:“你说,你快说,太子的病是怎么来的?”

    柳淳吸了口气,“陛下,臣也只是猜测,每逢水灾,战乱之后,尸体处理不及时,腐烂发臭,就会滋生病菌。因此,每逢乱世,极容易产生瘟疫。蒙古人就曾经用尸体和粪便作为武器,传播瘟疫,攻克坚城。”

    朱元璋略微沉吟,“对,对啊!就是这么回事!”老朱惊道:“莫非说,是那个山谷的尸体,滋生了病菌,害了太子?朱樉!朕要杀了你!”

    老朱伸手去摘天子剑,就要冲出去……朱元璋不许百官觐见,他是怕自己控制不住,当听到太子病了,而且还可能染了瘟疫,老朱的心都碎了!

    三十几年,他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这个儿子的身上,眼瞧着儿子理解了自己,父子同心,一起把大明的江山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峰。

    那一刻,朱元璋是何等欣慰啊!

    柳淳从西安回来,把消息带给老朱,高兴的洪武皇帝,一个晚上没睡觉。

    他甚至打算过两年就退位,当个太上皇算了,把江山交给儿子,忙碌了一辈子了,也该享清福了。

    可才过了没两个月,就传来了朱标染病,而且还是瘟疫的消息,老朱能不发疯吗!

    瘟疫啊!

    为什么儿子会得这种病?难道是老天降罪不成?

    有什么罪过,朕一人担了,为何要牵连太子?

    老朱不愿意派人去迎接,只是担心消息传出去,会有人诽谤太子,恶语中伤……老朱会受不了的,那么好的一个孩子,谁敢说他,朕就要杀了他满门!

    老朱真的要疯了,可当柳淳把猜测说出来,老朱突然发现了一种可能。

    “柳淳,你是说有人要害太子?”老朱突然又劈手揪住了柳淳的衣服,红赤着眼睛,怒道:“你知道危险,为什么不告诉太子,为什么?”

    幸好柳淳跟张定边练武,结识了不少,不然非让老朱给弄散架不可!

    而且他也理解了,张定边为什么不让他插手,此刻的老朱已经没有理智可言,他就是一头暴躁的老龙,干出了任何事情,都不要意外!

    “陛下,臣已经将此事提醒了颖国公,而且时间上也有些偏差,假如太子殿下是因为去那个山谷染病,应该更早就发作,而且同去的将士,或许也会有感染的情况……总而言之,臣以为应该朝着瘟疫的方向去查……查那个山谷,查周围的百姓,查太子身边的将士,查跟太子有过接触的所有人,仔仔细细排查,才能找出太子染病的真正原因!”

    听完柳淳的分析,朱元璋愕然半晌,他倒退了两步,无力地瘫在龙椅上,两眼空洞无神,咧嘴苦笑,“查,查清了有什么用,朕只要太子活着,安安稳稳地活着……”

    这一刻,朱元璋的眼角含泪!

    不管多铁石心肠的人,都有柔弱的一面。

    柳淳眼圈泛红,微微叹气……他只知道一些防疫的手段,让他治疗瘟疫,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寄希望出现一个神医,替大明保住太子的性命吧!

    老朱毕竟是老朱,在短暂的失神之后,迅速恢复过来……太子要救,病因也要查!

    “柳淳……你留在朕的身边,立刻让你爹带着锦衣卫去西安,把所有事情都查清楚!”

    三爷自从成婚之后,就没有什么事情,结果倒好,一下子就来了一个大的!

    还有什么说的,他只能星夜兼程,带着锦衣卫的精兵强将,前往西安。

    就在他离京不久,朱标就在傅友德护送之下,返回了京城……在这一路上,朱标的身体多处水肿,尤其是脑袋,足足大了一圈,脸上的皮肤下面,全是积水,头皮下面也是。

    面对此情此景,朱标最初还能开玩笑,跟傅友德说病得头大……可渐渐地,朱标高烧不断,浑身抽搐,药灌不进去,饭也吃不下……几乎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

    傅友德简直疯了,柳淳反复交代,他也注意了,怎么还是让人钻了空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负责调查朱标染病真相的三爷赶到了西安,他先是去了那个山谷,果然还有许多尸骨,三爷又查问周边的百姓,也有人发生了痢疾,但是却没有死人。

    三爷只得又返回城中,就在半路上,突然出现了一片新坟,还有人趴在上面哭,仔细听去,那个妇人哀嚎着,“你个短命的,没福气的,刚刚拿回了田,你怎么就死了?你前些天还说,见了太子爷,太子爷爱惜百姓,往后有好日子过了,你个短命的鬼啊,扔下我们可怎么活啊!”

    三爷一听,慌忙让人去把妇人叫来,仔细盘问……原来朱标为了补偿被秦王霸占田产的百姓,他把王府的土地返回原主,还答应三年免赋……结果有数千名百姓,去行在外面跪谢,大热的天,朱标花了一个多时辰,出来安抚百姓,说了很多抚慰人心的话,还亲自到百姓中间,询问有什么困难,三年免赋,就是朱标当场作出的承诺!

    “是哪个该死的,让感染瘟疫的百姓去见太子,你们也太缺德了!”三爷怒不可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