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正文 第272章 变法不能停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三爷也是老锦衣卫,查案子十分娴熟。

    而且更重要的是以瘟疫杀人。可谓是歹毒又阴险,还十分隐蔽。毕竟对于瘟疫,人们都是谈虎色变,避而远之。根本闹不清楚瘟疫的原理,自然也差不多如何害人的。

    可柳淳不一样,他在穿越之前,防疫知识是烂大街的东西,在老爹离京之前,柳淳就详细嘱咐,并且告诉了老爹预防感染的方法,要求他们严厉遵守。

    三爷迅速排查了那些前去面见太子谢恩的百姓,当日去了数千人,已知死于瘟疫的,足有一百多人。

    百姓人心惶惶,有人说这是秦王的田,他们一群贱民,不该垂涎不属于自己的土地。还有人说,是老天要惩罚残害百姓的藩王,造孽的人迟早有报应。甚至有白莲教的人,小心翼翼潜入西安,准备择机举事。

    不得不说,这帮职业造反家,就是厉害,别人听到瘟疫,都躲得远远的,他们不但不怕,还主动凑上了,真是奇葩中的奇葩!

    面对暗流汹涌,三爷果断下令地方衙门,封锁所有道路,严格禁止有瘟疫区域的百姓,四处乱窜,也不许逃离家园。

    三爷到处排查,渐渐地,他确定了,多数感染瘟疫的百姓,并不知情,也没有暗害太子的动机。目前能追溯到,最早的一位患者,他得到退还的土地之后,立刻赶过来,当天他喝了周围山溪的水,结果喝完之后,腹泻严重,几乎丢了命。

    后来他在山溪发现了一大堆腐烂发臭的动物,有野鸡野兔什么的,看样子时间不短了。

    也不知道哪个脑袋不清的,打猎不拿走,扔到溪水害人。

    从此之后,就不断有人感染瘟疫。

    起初大家伙没在意,还以为是水土不服,但随着出现了死人,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三爷梳理各种消息,很显然,老百姓是无辜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是有人想利用他们,去暗害太子。

    可问题是,他们如何确定,给这帮百姓散布瘟疫,能害到太子呢?

    “查!去查!”

    三爷突然大叫起来:“查,是谁提议去向太子谢恩的!一定要查清楚!”

    一天的功夫,三爷手里多了一张万言书,这是得到了土地的百姓,感激太子的万言书。其中带头上书的,有一位老举人,三名秀才。

    他们也别秦王朱樉欺负,其中老举人的女儿还被朱樉抢走。

    别看老朱治国严厉,但藩王终究有些不同,而且西北天高皇帝远,老举人敢怒不敢言,好容易等到了太子替他们出头,率领乡里乡亲,叩谢太子恩德,也在情理之中。

    可偏偏就是这一次,太子染上了瘟疫!

    “去,把举人家里封了!”

    三爷挥兵赶来,等待他的是一把大火,老举人全家都被烧死了,只留下一片断壁残垣,三爷气得哇哇暴叫,立刻去抓那几个秀才。

    终于,抓到了人之后,经过严刑逼供,其中一位秀才供认,据说老举人是得到了西安府的一位师爷指点,他才想到要感谢太子的。

    “师爷?”

    “抓!”

    三爷再度果断出手,很快师爷落网了,他是太原人,身材不高,但十分精干,面对三爷的质问,他一概都说不知道。

    三爷哪还有闲心跟他浪费时间,直接把他悬在了房梁上面,然后在脚上涂抹咸盐,在脸上抹了蜂蜜。

    再牵来一头毛色枯黄,明显缺乏营养的山羊……半天之后,师爷招供了。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是我的一个同乡告诉我的!让我按照他的话办,他,他给我一千两金子!”

    “他是干什么的?”

    “他?做食盐生意的,专门贩卖池盐,而且我知道,他还贩私盐!”

    “私盐?谁给他的胆子?”

    “这个……那就不好说了,不过我听说啊,他跟晋王府通着气呢,您想啊,没有晋王撑腰,他就算想贩卖食盐,那也要运的出来啊!”

    “晋王?”

    三爷脑袋一下子大了,太子来西安办差事,已经牵连两位皇子,如果加上晋王,那就是三个了,真是要命了!

    可不管怎么样,都要查下去!

    不查个水落石出,绝不罢休!

    就在三爷追查这个太原盐商的时候,朱标的生命已经到了最后时刻……尽管朱元璋四处搜罗名医,遍查古方,但是对于治疗瘟疫,实在是没什么好办法。

    朱标一天天消瘦,一天天走向死亡。

    由于朱标染了瘟疫,最初并没有立刻回京,而是留在城外的行宫医治。可几天下来,病情越发严重。

    朱元璋气得要死,立刻让人,把太子送回东宫,只要有时间,他就过来查看。下面的人劝说,请天子注意龙体。

    朱元璋却丝毫不在乎,谁劝就被骂得狗血淋头,甚至有掉脑袋的可能。吓得下面的人战战兢兢,再也不敢多话。

    尽管老朱天天都过来,尽管他是坐拥天下的九五至尊,却没有办法阻止朱标体内的生命力流逝。

    最好的名医,最珍贵的药材,不计其数,倾倒在朱标身上,可医生能治病,却不能救命,朱标痛苦地支撑着。

    他在病床上,努力挤出笑容,想让父皇高兴,他用尽所有的力气,努力支撑,他还想多活些时候。

    朱标不是为了自己,他只是不想那些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人失望……他要为所有人活着!

    只是老天不给他这个时间了,“父皇,儿臣怕是不行了!”朱标沙哑道,充满了无奈。

    朱元璋紧握着儿子满是骨头的书,老泪横流。

    “你瞎说什么!好好养病,会好起来的!”

    朱标咧嘴苦笑,他的双眼已经看不清楚什么了,可心里却别任何时候都清醒。

    “父皇,让儿子说吧,不说就,就晚了!”

    老朱的泪止不住流淌,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他还能说什么,只能“嗯”了一声。

    “父皇,儿死不足惜,奈何变法大局,刚刚开始……此事关乎大明江山的千秋万代,关乎到朱家子孙后代,儿有一言不能不说!”

    朱元璋此刻哭成了泪人,说什么都只会答应。

    “父皇,父皇,变法,变法绝不能,绝不能半途而废,不可以!一,一定要做下去,要做成!”

    朱标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他的眼珠向上翻,张大嘴巴吸气,可气管似乎是封闭了一般,没有多少气进去……朱标的手握着老朱的腕子,眼角泪水滚落……

    朱元璋看着儿子痛苦的模样,像是受伤的野兽,发出犀利的嚎叫!

    当夜,朱标死在了东宫。

    朱元璋悲痛欲绝,赐谥号“懿文太子”,安葬在孝陵之东。

    朱标骤然死去,速度之快,让人十分错愕,哪怕事先有所“准备”的柳淳,也难以接受……就在书房外面,一片空地上,柳淳燃起一把火,将一个极品沉香球扔了进去。

    火光吞噬沉香,不一会儿就散发出袅袅香气。

    又过了一会儿,整个院子,都是奇香!

    这是朱标送给柳淳的礼物,朋友逝去,焚香祭友……柳淳盯着跳跃的火光,心中思绪万千。

    他从来没有如此愤怒过……朱标死了,一个愿意支持变法的太子,一个威望极高的太子,死去了。

    “你们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

    柳淳用力咬着牙齿,咯咯作响,鲜血在牙缝里蔓延,他从来没有如此愤怒过!

    朱标之死,刚刚开始的变法,或许会戛然而止,大明的江山,或许不可避免地走上血腥夺嫡的老路。

    有无数将士要战死沙场,无数百姓,要流离失所……朱标一死,天崩地裂,也不为过!

    是谁?

    究竟是谁?

    谁害得太子染上了瘟疫,我觉得饶不过他,不管他有多高的地位,都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就在柳淳发誓,要给朱标一个交代的时候,朱元璋突然降旨,太子偶然风寒,病体日渐沉重,染病死去,丧事一切从简……即日起,立刻全国推行变法,不容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