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正文 第284章 你还记得太子之仇吗?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周王殿下!”

    柳淳板起面孔,“殿下可知,医者在百姓心中,是何等地位吗?你去瞧瞧,地方官吏皆以父母官自居,可老百姓有几人真正把他们视作父母?古往今来,能被人们记在心里的清官又有几人?当那些悬壶济世的神医,比如扁鹊、华佗、张仲景、孙思邈,老百姓不但敬畏如神,更被历代传颂,经久不息。”

    “所谓医者父母心,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只有能救人性命,消除苦痛的大医,才会被百姓真正视作父母。殿下有心救人,陛下鼎力支持,试问古往今来,有谁有殿下一般的优越条件?”

    “殿下幼读医书,应该明白,书中有太多的谬误,一个简单的事实,医者常说奇经八脉,这些经络是不是这的存在?五脏六腑,又是什么样子?发病前后,又有什么不同?这么多基本的问题,全都回答不清楚,连人体的构造都弄不明白,如何能救人性命吗?”

    “殿下,你不想开辟一门学问吗?不想以自己之力,救治无数的百姓吗?你不想百年之后,所有医者供奉殿下为祖师爷吗?”

    ……

    柳淳这家伙,说的嘴角冒泡,朱橚被他忽悠的浑身颤抖,脑袋发热,呼吸急促,情不自禁……“那个不对劲儿啊,你有师父的,要说开创医道,那也是他啊,跟我没啥关系!”

    “错!”柳淳道:“我那位师父已经飘然远去,不知踪迹,我只能略微记下一些东西,远不够开宗立派的资格。殿下天资聪颖,受了一些点拨,很快就能入门……我相信,以殿下的力量和才智,绝对能成为一代大医,受万世敬仰……”

    朱橚多老实的一个孩子,让柳淳这么一番忽悠,还真动心了。他握紧了拳头,用力一挥。

    “诸多皇子当中,唯有我文不成,武不就,钻研医道,治病救人,或许就是老天给我的一个机会!”

    朱橚目光炯炯,用力道:“放心吧,我不怕!”

    ……

    三天之后,朱橚又找到了柳淳,这位顶着两个肿眼泡,一脸苦兮兮的,见到柳淳,只有一句话,“我怕!”

    “怕?怕什么?”

    “我怕死者家属打我!”朱橚嘟囔着嘴道:“我去城外义庄了,想要找个无主的尸体……可全都有人看着,而且那些尸体要么骨瘦如柴,要么缺胳膊断腿,要么面目狰狞,浑身是血。我,我怎么下手啊!而且我跑去看,人家就问我,是死了哪位亲朋,我说不出来,他们就跟看妖怪似的。我还听人小声说,讲我是疯子。”

    朱橚这个委屈劲儿就不用说了。

    柳淳只能叹道:“殿下,尸体不难找,不过我觉得你可以循序渐进。"

    “怎么循序渐进?”

    “很简单,跟我来就行了。”

    半个时辰之后,朱橚满头鸡毛,他冲着柳淳怒道:“我怀疑你居心不良,你就是想让我帮你杀你做菜!我,我不干了!”

    柳淳这个气啊,“你小心点行不,把鸡胆弄破了,谁都别想吃了!你快着点,吃完饭我带你去码头,让你解剖个有趣的东西!”

    又过了一个时辰,柳淳跟朱橚坐着一驾马车,后面朱高炽三个小家伙也跟着。

    朱橚跟朱棣是一母所生,所以三个小家伙跟亲叔叔百无禁忌。

    朱高煦眨巴眨巴眼睛,笑嘻嘻道:“叔,你说先生让咱们看的东西,属于什么?”

    “什么?你们不是说叫鲸鱼吗?”

    “那鲸鱼又是什么?是鱼吗?”朱高煦追问道。

    朱橚眉头紧皱,“你傻了?鲸鱼不是鱼吗?简直笑话!”朱橚还来了有学问的劲儿,“我收集救荒本草的时候,见过好多图,上面就有鲸鱼的,的确跟鱼一般不二,只不过大了好多好多,跟山似的。”

    朱橚捅了柳淳一下,“我以前也光是听说,还没看到过活的呢!”

    柳淳轻笑,“是死的,不弄死带不回来,不过实实在在倒是真的!殿下,刚刚二公子问你,鲸鱼是不是鱼?你们不妨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朱橚傻傻问道。

    朱高煦道:“就赌鲸鱼跟鱼相似的地方多,还是跟我们相似的地方多?”

    朱橚简直要笑疯了,忍不住揶揄道:“我说柳淳,你们学堂就研究这些玩意啊,难怪人家说你们是歪门邪道,不入正途呢!你这么教小孩子,一准误人子弟!”

    柳淳大笑,“你怎么知道我是误人子弟呢?”

    朱橚拍了拍柳淳的肩头,他很想站起来,摆出一副师长的模样,给柳淳上课。奈何在马车里,施展不开,就只能抱着双膝,摇头晃脑掉书袋了。

    “根据《说文解字》记载,鲸海大鱼也。《玉篇》上说,是鱼之王。《古今注》鲸鱼者,海鱼也。大者长千里,小者数十丈。其雌曰鲵,大者亦长千里,眼如明月珠。在《后汉·班固传》於是发鲸鱼,铿华钟。《注》海岸中有大鱼名鲸。又有兽名蒲牢。蒲牢素畏鲸鱼,鲸鱼击蒲牢,蒲牢辄大鸣。凡钟欲令其声大者,故作蒲牢於其上,撞钟者名为鲸鱼……”

    这位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古书,然后信心满满道:“怎么,开眼界了吧?”

    朱高煦哼了一声,充满了不屑,“什么开眼界啊,全都是错的,难为五叔记得那么清楚!”

    朱橚不干了,“小兔崽子,这都是先贤古籍,你敢说是错的?传到你皇祖父耳朵里,非打你屁股不可,你小子也太狂妄无知了,都是你师父教坏了!”

    朱橚瞪着柳淳道:“他们小,你可别瞎说啊!”

    柳淳很无辜,“我什么都没讲好不好!殿下,古书未必是对的,孩子们也未必是错的。反正船队捕鲸归来,你们就现场验证呗!”

    “对!”小胖墩也笑道:“师父说了,我们就讲究个眼见为实!”

    朱橚冷哼道:“我怕你们到时候哑口无言!”

    柳淳一行,到了码头上,马和正等在这里,小太监换了身武士的衣服,看着干练多了,不仔细辨认,都认不出来。

    “这么顺利就捕到了鲸鱼,真是恭喜啊?”

    马和笑道:“还不是大人运筹有方……他凑在了柳淳的近前,低声道:“这不是捕的,是跟琉球那边买的,没用太多东西,就三十匹绸缎,就换来了。”

    柳淳斜了他一眼,“是换的,还是抢的?”

    马和脸色微红,咬着牙道:“当然是换的,我们可是大明的官船,绝不敢倚强凌弱的事情!”

    “好!”

    柳淳哈哈大笑,“回头支三百匹绸缎,算是额外赏给船工弟兄们的。”然后柳淳又道:“记住了,以后就这么干!”

    马和眉开眼笑,连连点头。

    很不幸,又一个孩子让柳淳教坏了。

    马和在前面带路,柳淳几个总算见到了传说中的鲸鱼,这条不算大,只有两丈多长,但是也相当可观。

    朱橚一见,忍不住道:“你们瞧,长得跟鱼一般不二吧?还有鱼鳍,鱼尾,这不是鱼是什么,你们输了!”

    朱高煦可没搭理他叔叔,而是跑到了近前,用手触摸,然后兴奋道:“师父,你讲的是对的,鲸没有鳞片!”

    朱高炽也到了嘴边,仔细瞧了瞧,也说道:“没错,鲸也没有鱼鳃,应该是用上面的孔吸气!”

    朱橚听到俩侄子的话,简直气炸了。

    “古有指鹿为马,你们也不遑多让!睁着眼睛说瞎话!”

    朱高煦懒得听,他从旁边接过了一把大刀,照着鲸鱼的肚子就劈了过去,幸好是死不久的鲸鱼,要是搁浅时间长了,一肚子臭气,能把朱高煦炸个半死。

    即便这样,他也是双手沾满了血水。

    “五叔,你不是要学解剖吗!不解剖人,先解剖鲸,咱们就瞧瞧,看看里面的五脏六腑,是跟人一样,还是跟鱼更像!”

    朱橚咬了咬牙!

    “行,为了让你们没有话说,我拼了!”

    ……

    就在码头之上,围着一条超大的鲸鱼,一位皇子和一位皇孙,叫板起来了。

    鲸鱼本身就是个看点,有人说鲸鱼不是鱼,那就更有趣了,因此前来看热闹的百姓越来越多,许许多多的船工也凑过来,一起亲眼见证。

    柳淳不慌不忙,他希望通过每一次的实验,不断加深科学的正确性,让人们接受他的学问……就在忙碌的时候,突然有人悄无声息凑到了柳淳的身后,轻轻拍了他一下。

    柳淳忙回头,此人上翻草帽,露出了面孔。

    “是我,还认识吗?”

    柳淳哼道:“能不认识吗?老朋友了。”

    来人轻笑,“是老朋友了,柳大人,你如此安逸,是不是忘了另一位朋友了……他可刚刚死去,你不想给他报仇?又或者说,你急着谋求荣华富贵了?”

    柳淳哂笑,他凑到此人的近前,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我旦夕不敢忘怀,你跟我过来!”

    此人悚然一惊,还是乖乖跟着柳淳走了……

    他们在码头旁边,一处僻静的所在坐下,此人把草帽扔到一边,露出一张粗狂的面孔,不是别人,正是郑国公常茂!

    他嘿嘿一笑,“你这位太子左谕德,司经局洗马,还记得太子之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