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正文 第174章 敏锐的朱棣

作品:奋斗在洪武末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史尽成灰

    侍卫们简直都冤死了,保护陛下,是职责所在,不冲进去才是死路一条呢……可冲进去了,挨嘴巴子真疼啊!

    朱元璋的大手跟蒲扇似的,把几个侍卫打得原地转圈,他们可没柳淳的胆子,根本不敢跑,只能直挺挺挨着。

    当然,也有聪明的,见老朱举手打来,急忙跪倒请罪。

    他这一跪,巴掌就落到后面人的身上。

    啪!

    一巴掌下去,眼前都是金星,那叫一个惨啊……

    “都给朕滚出去!”

    老朱拳打脚踢,把这帮家伙赶出了大殿。

    打了几个家伙,朱元璋的气也就消了。这位皇帝陛下居然笑了,还笑得很开心!

    “小兔崽子,你给朕过来!”

    柳淳很害怕,生怕老朱揍他,可柳淳又不敢不过去,只能一步一步挨到了朱元璋面前。

    “陛下有什么吩咐?臣恭领旨意,绝无二话。”

    “行了!”朱元璋摆摆手,“坐下吧,朕想跟你好好聊聊……你觉得钱是什么?”

    这是个好问题!

    柳淳也来了兴趣,刚刚他跟朱元璋就聊了一些生意经,现在柳淳觉得很有必要升华一下。

    “陛下,臣以为,金钱其实代表一种权力,这种权力的关键在于运用,而不是拥有!”

    朱元璋插着手,默默听着。

    “金银作为货币,其实只是财富的一种表现形式,把储存金银,也只是以备不时之需而已!”柳淳进一步解释。

    “难道这还不够吗?”朱元璋反问。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的确是够了,可对于坐拥天下的皇帝陛下,就未必了。”

    “不用拍朕的马屁,说重点!”

    柳淳挺直了腰板,“重点就是货币所向,就是利益所向……陛下可以运用自己手里的财富,让大明变得更好!”

    “你是让朕把存银都花了?”

    “不!”柳淳断然道:“臣是觉得应该把钱投在更有价值的地方,让钱生钱,创造更多的财富。而不是躺在那里,等着发霉!”柳淳探了探身,进一步建议道:“陛下,皇家银行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接下来在整个大明铺开,全天下的经济活动,都会呈现在陛下的面前。”

    朱元璋哼了一声,“说的好听,朕的内帑呢?”

    “陛下坐拥皇家银行的资产,那可是多少个内帑都比不上的!”

    “哼!朕要的是真金白银,不是虚无缥缈的股份!”朱元璋在这个问题上,顽固的如榆木疙瘩,半点没有回旋的余地,“朕就要存满仓库,就要躺在金山银山上面!”老朱大声咆哮,脖子上的青筋都突出老高。

    柳淳很难理解老朱对金银的执着,不过不妨碍他出个馊主意。

    “陛下……你看这样行不,让皇家银行出钱,租用陛下宫中的仓库,作为存放黄金的地点。”

    “什么?存在朕的宫里?”

    “没错啊……试问天底下,还有比皇宫更安全的地方吗?把金银放在宫里,最安全不过了。”柳淳认真道:“不过有一点,那就是陛下不能动用,当然,银行每年会给陛下一笔租金,这个钱是陛下可以随意支配的!”

    朱元璋老眼来回转转,“放在宫里,却不让朕动,这算什么?朕要是想看看呢?”

    “看当然没问题!”柳淳又道:“要不干脆银行再出一笔钱,雇佣陛下当保管员。”

    老朱翻了翻白眼,“你这个兔崽子,把朕看成什么人了?朕就那么贪财吗?”

    柳淳紧闭着嘴巴,如果让他说,老朱还真就是这么个玩意!

    大殿终于陷入了宁静,朱元璋在沉思……金银还是放在宫里,他还能随便观看,欣赏。唯一的问题就是不能随意支配。

    其实吧,这么多年,除了办皇家银行,老朱还真没浪费过内帑的金银。

    按理说也没有差别……“租金和保管费用,不能低于一万……不,是十万!”

    “臣可以支付三十万!”

    “三十万?”老朱愣了。

    柳淳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新币!”

    哇呀呀!

    老朱五官挪移,气得一跃而起,“兔崽子,今天朕不打死你是不成了!”

    这一次殿外的武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面的动静,全都视而不见,他们可不犯贱了,要是进去,非成了老朱的出气筒不可……

    在皇宫里,渡过了充实愉快的一夜,柳淳晃着脑袋,眼圈泛红,无精打采出来。朱元璋简直就是个疯子,谈一会儿就生气,生气就要打人,他就不得不跑,等跑累了,再接着谈……一直弄到了拂晓。

    柳淳已经是哈气连天,支持不住,急需找个地方补觉。

    这朱元璋六十多的人,居然神采奕奕,只用凉水洗了把脸,就去上早朝了。

    果然是真龙天子,凡夫俗子哪有这个精神头!

    柳淳感叹着回到住处,他在睡梦中,还不知道呢,京城都传开了!

    能惹得陛下亲自动手,到处追着跑,柳淳简直神了!

    上一个享受这个待遇的,是太子朱标!

    其他的藩王都靠边站……京城甚至出现了一种说法,柳淳是陛下遗落在民间的骨肉,要不是亲儿子,怎么会如此包容宽厚?

    要知道,朱元璋对待臣子,可是没什么情分可讲的,为什么柳淳就这么特殊?

    九成九是私生子!

    不少人闻风而动,都准备了礼物,想要来拜见柳淳,拉拉关系。有些人更直接,去巴结刚进京的柳三了……甚至有人说,当初是柳三保护了以为怀有身孕的宫女,然后含辛茹苦,替陛下把儿子养大。要不是立了大功,陛下怎么会给一个区区锦衣卫千户赐婚,而且还是娶冯家的女儿……

    真是越想越有道理!

    “柳淳,兄弟,要不要去宗正寺,咱们认认亲啊!”朱棣笑呵呵揶揄道。

    柳淳刚刚睡醒,眼睛还红着呢!

    “殿下,咱别开玩笑成不,陛下都恨不得打碎我的骨头,有这样对待自己儿子的吗?”

    朱棣轻轻摇头,“唉,柳淳啊,你知道不,多少藩王都盼着父皇能打他们一顿呢!”

    “我想那些人里面,一定不包括殿下!”柳淳没好气道。

    “错!”

    朱棣猛地探身,跟柳淳几乎脸对着脸,美意丝的表情,都得真切。朱棣非常认真道:“我是最盼着的!只可惜……”朱棣落寞萧索,摇了摇头,“我这次进京,除了第一天单独陛见之外,其他的时候,都是和别人一起。还幸亏有你,招安倭寇的时候,我还能跟父皇说两句!虽然身为父皇的儿子,我,我却不如一个臣子亲密!柳淳,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朱棣的拳头攥得紧紧的!

    一直以来,朱棣都是个极为冷静的人,至少在柳淳面前,从来没有如此失态过!

    堂堂燕王,居然羡慕一个臣子,可笑吗?

    但从某个角度来讲,也的确如此!

    柳淳不但几次面君,而且还被朱元璋破例留在宫里谈了一夜!除了太子朱标,哪个皇子能有这样的待遇?

    柳淳哑口无言,他了解朱棣的渴望,但也理解老朱的处境……二十几个儿子,他对谁过分亲密,都会引来其他人的猜忌,要是对每一个儿子都亲厚,老朱哪来的时间!

    索性就扔在一边,全都不理。

    皇家的事情,外人怎么会胡言乱语。

    柳淳沉默半晌,幽幽道:“殿下,我心目中的燕王,应该是冷静睿智,时刻保持头脑清醒,有强大自制能力,城府极深,不会轻易显露内心的大将,贤王!殿下……你失态了!”

    “哈哈哈!”

    朱棣摇头大笑,“真没想到,你小子能如此高看本王,你说的是心里话?”

    “当然,我只是实话实话而已!”

    “好,我也说说心里话。”朱棣瞳孔收缩,眼睛微微眯缝,双手攥紧了拳头,半晌,又徐徐松开,他凑到了柳淳的旁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轻轻问道:“我,还有机会吗?”

    柳淳迟愣一下,他想不明白,朱棣怎么会如此露骨?貌似他们没有亲近到这种程度吧?

    朱棣瞧着柳淳发傻,忍不住笑道:“小子,你当本王真的看不出来吗?你没有让本王掺和外贸的时候,却又建议父皇把第一个分行开在北平,你是用心良苦啊!你怕本王懈怠,怕本王沉溺享乐,所以不让本王挣唾手可得的财富,你又促使银行开到北平,是让本王有机会发展势力!”

    朱棣不无得意,轻轻笑道:“本王没有父皇的垂青,也没有朝臣的支持。可你柳淳却愿意把宝押在我的身上,你真的这么看好我?”

    柳淳很想说没有,但是却又找不出反驳的理由……事实上,针对南北,他的措施完全不同。别看外贸闹得很热闹,柳淳的定位却是高端路线,尽量避免冲击江南的小农经济。

    可北平等地呢,柳淳却是恨不得把每一个人,都组织起来,就连海上的倭寇,他都不放过!

    现在又把银行开到了北平,辩解已经是苍白无力。

    柳淳事实上,就是在积极筹备,押宝朱棣!

    “殿下。今天的话,只说一遍,往后不要再讲了。”

    朱棣点头,“可以!不过现在我想请你喝点酒!”

    “我的酒量不好!”

    “没关系,本王的酒量好,我可以替你喝!”朱棣抓着柳淳的手,直奔后面的花园,这位王爷的脸上,也如花园的花朵一般,盛开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