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一百二十七章 过分

作品:日娱小说家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选择原谅它

    与白石麻衣见面结束之后,生田绘梨花便直接联系了叶萧。

    实际上,短时间内她还未做好与男人见面的准备。

    不久前发生在拳击馆的那一幕幕画面此时想起来依然惊心动魄,脸红心跳。

    她体会到了此生从未有过的感受。

    震撼灵魂的力量。

    第一场是她破坏了搏击规则,重创了叶萧,导致他狼狈入院接受治疗,差点造成终身遗憾。

    而第二场,则是叶萧违规了。

    在她已经认输的情况下,叶萧依然没有打算放过她。

    所以才有了记忆中那些热血燃烧的画面。

    但为了白石麻衣,她愿意抛下那些羞耻和尊严,去见男人一面,把事情说清楚。

    她是个有责任感的人,同时也为了顾全大局愿意为整个团队的和谐稳定做出一定的牺牲和贡献。

    当晚叶萧接到她的电话其实很惊诧,他当时在码字,为了弥补受伤这些天来的欠账,尽量多写点章节用以回馈读者们望眼欲穿的期待和热情。

    然后绘梨花的电话就到了。

    他有些惊愕,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去过几次电话,试图与她联系,道歉......或者重温。

    你无法想象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有种九死一生的喜悦感。

    从地狱回到人间。

    从冰天雪地到春暖花开。

    于是绘梨花成了他生命中比较特殊的那个女人,差点毁灭他又带给了他新生的那种女人。

    两人约在人来人往的星巴克。

    对于男人来说,最好的约会地点当然是酒店,吃喝玩乐一条龙,晚上睡觉也方便。

    但生田显然不是这么想的,因为那种力量太恐怖,在某个瞬间让她迷失了神志,这对于一个有理想有情操的姑娘来说,实际上是一种非常糟糕的体验。

    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除了荆棘险阻,当然还有诱惑,生田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持,但男人的存在还是会让她的内心生出无数烦恼和忧愁。

    怨憎和欢喜。

    男人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勾人的暧昧,以及肆意的挑逗。

    生田转过目光,不再去看他,原本平静的心不知怎么就像乱了的流云,四处飞散。

    “你别误会,我找你是为了白石麻衣的事情。”

    “她有什么事?”

    叶萧挑了挑眉,多少有些惊愕。

    难道是松村俊亮那个老家伙还不肯放弃吗?

    “听说这一单原本西野会有两首solo单曲?”

    “对。”叶萧点了点头,心想运营以及基层工作人员应该也对这道指令不大理解吧,多少有些腹诽之言。

    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白石麻衣的人缘更好,开朗的性格更讨人喜欢。

    她很漂亮。

    白石与西野就像月球的两面,一个白月光,一个地底霜。

    明亮温暖的事物总是容易博人欢心。

    估计今野义雄的心里也不怎么理解吧?

    为什么不是center的西野会有两首solo曲,运营在发什么疯?

    运营没发疯,是叶萧在胡搞乱来。

    奇怪的是,作为总制作人大权在握的秋元康却选择了无视,没有对叶萧的行为发表任何意见。

    反正歌是叶萧写的,又不是表题曲,既然不是表题曲,就没有侵占到自己的核心利益,秋元康又有什么理由来干涉和反对呢?

    秋元家偶尔会邀请叶萧过去吃饭。

    家宴,秋元夫妇和他们的独生女秋元芹。

    菜好酒好人好,这里的人当然指的是秋元芹。

    鸽汤虽然好喝,但是偶尔吃吃芹菜更能维持膳食平衡。

    叶萧没有理由拒绝,没有必要拒绝这送上门来的好意。

    是诱饵,也是美食。

    秋元芹是独生女。

    除非秋元康在外有私生子,不然的话,一旦将来叶萧顺利成为这位的乘龙快婿,在肥秋老了之后,自然可以顺利继承他的所有遗产。

    那将会是一张庞大的人际关系网络和资产。

    可以供他挥霍十辈子的那种。

    白富美,独生女,门当户对,强强联合,这些都充分的符合古代以及现代社会的择偶婚恋观。

    如果说叶萧没有想法的话就太虚伪了。

    特别是秋元芹的性子还算安静,就算偶尔有些小公主的脾气也不算是什么大问题。

    实际上秋元康已经帮助了他许多,通过这个心机深沉的中年人的关系,他接触了到了许多了不得的人物,以及这个社会的另一面。

    白夜行,昼夜交替,共同构成一天完整的时间。

    牛币的大幅度上涨当然也与黑夜里涌进的巨额资金脱不了关系。

    要想让股票涨,就要有资金进场拉抬股价,资金从哪里来。

    来自黑夜。

    来自月球的背面。

    外资和散户等等。

    那些资金经过一道道复杂的手续和流转,最后流进了飞鸟娱乐的公司账户上,叶萧最新编剧的电影《垫底辣妹》的大部分资金就是从此而来。

    甚至由于资金太多,叶萧当然也无法免俗的购买了一定比例的比特币,以待将来升值。

    黑夜里行船,暗潮汹涌,稍有不慎船破人亡。

    所以一条船并不保险。

    脚踏多条船不是没有道理的。

    “麻衣才是center!”生田的眼里燃烧着炽烈的光。

    “她只是这单的center。”

    叶萧轻描淡写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并且斩断了她的质疑。

    “你什么意思?只是这单?”

    “下一单是娜酱,这点我也不瞒你。”

    “所以你这是替西野提前铺路?”生田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

    “我也可以替你铺路。”男人嘴角微翘,眼神里荡漾着一种鲜艳的波光。

    “不需要。”生田开始感到胸闷,明明是来替白石麻衣说话的,不知道为什么受伤的却是自己。

    叶萧淡淡的笑了笑,轻轻抿了口咖啡,味道比自己家里的手冲要淡的多。

    但对面的女孩好看,身材也不错,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

    但他曾经仔细的打量过。

    “你太过分了。”

    生田说着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气呼呼的那种。

    但她现在却不知怎么的失去了曾经那种直面权威的勇气。

    她被玷污了,被污浊了,于是失去了曾经理直气壮的那种干脆和直爽。

    只有纯洁的人才无所畏惧。

    叶萧的袖口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做,目送着她出了星巴克店门。

    这个女生生气的时候,最好别去惹她。

    叶萧将杯底的最后那点棕色液体喝完,心想他过分吗?

    感觉还好。

    按照原本的历史,白石麻衣本来就是乃木坂46运营一直压制的对象。

    在西野毕业之前,运营一直都很看重这位来自大阪的姑娘。

    她才是秋元康心中的那块原石,一经雕琢,就露出璀璨的光芒。

    而白石麻衣原本的光芒就已经足够耀眼了,因为太耀眼,所以不能经常的放在中心位置,那样会遮去所有人的光芒。

    这就是日本女团和韩国女团的不同。

    missA有一个裴秀智就够了,4minute有泫雅就够了,少女时代有泰妍和林允儿就够了。

    但乃木坂46不能只有一个白石麻衣。

    所以前田敦子毕业的时候才21岁。

    所以白石麻衣可以在团内呆很久,久到她不想再继续待下去了。

    她把大部分的光和热都奉献给了团队。

    这是白石和西野原本的命运,他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稍微在原本历史的进程里加入了一些自己的性格和色彩。

    除了桥本奈奈未这个最大的变数。

    他无法改变历史,但他改变了一些人的命运,偶尔想起来还是有些恶趣味的感觉。

    “如果再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你是选择当我的助理......还是继续做偶像呢?”

    上车后,叶萧冲桥本问出了这么个文青的问题。

    “重来一次?”桥本愣神片刻,忽而冷静的说道,“这个问题我想四年后才知道,但现在我不后悔。”

    “不后悔就好。”

    听到这个答案,叶萧心里某处的一块小石子才终于落地。

    改变历史,以及改变这段历史中某些人物的命运,就像多股诺骨牌的倒塌,会引起连锁反应。

    他做的到底是对是错,实则心中也有忐忑,但听到当事人说自己不后悔的片刻,他才终于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桥本是一个活在现实里的人物,活在现实里的人物都很喜欢钱,或者说非常需要钱。

    桥本没有钱,可是叶萧有,有很多钱。

    他得到她,她得到钱。

    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本质是交换,这是一件很公平的交易。

    有钱人都喜欢这种交易,这让他们的付出得到了回报,不禁生出“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的感慨。

    如果人人都视金钱如粪土,那么这个世界就要出大问题了。

    桥本期待美丽而遥远的未来。

    叶萧的过去不大美丽,但他的现在很美丽,将会会看到更加美丽的风景。

    因为他的钱会越来越多。

    不要问他的钱从哪里来。

    有钱就行了。

    “今晚不回家。”

    “去哪里?”

    “酒店。”

    “老师约了人吗?”

    “没有。”

    “那为什么去酒店?”

    桥本的好奇不是没有道理的,自从受伤以来,晚上叶萧基本宅在家里码字不怎么出门。

    桥本在那栋高层公寓照顾过男人一段时间。

    从伤口到愈合。

    从开始到现在。

    叶萧什么都没做,他就像一位突然洗心革面清心寡欲的信徒,开启了另外一段平凡的人生。

    桥本确定了一件事,男人不行了。

    可是今晚的情形却不大一样。

    他说他要去酒店。

    一个人去什么酒店?

    “你陪我去。”

    “什么?”

    她瞪大了眼珠子。

    “好了,把车停到地库,我们先上去吃点东西,好久没喝红酒了,倒是有些怀念。”

    怀念的不仅是酒店,怀念的不仅是红酒,怀念的还有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我以为———”

    刚开头就住口不言,桥本的心情有些乱,心想自己何必问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短兵相交的时候,自然可以看出他的虚实,他的软硬,是唱空城计,还是草船借箭。

    时间过得飞快,特别是你非常投入而认真的做某件事时,根本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夜已深,桥本仰头看着装饰华丽的吊顶。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她曾经对这句话坚信不疑,甚至在猜测着男人终生无法痊愈的时候,心里也有过幸灾乐祸。

    这或者就是坏事做多了的报应吧。

    断子绝孙!

    叶萧在她的心里,就相当于大魔王一类的角色。

    他游走在桥本和白石之间,利用两人之间的羁绊和牵扯,将两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然后两个人都臣服在他的脚下,再也没有抵抗的力量和决心。

    如果不是那件事叶萧做得实在太过分,突破了白石麻衣的底线,或者现在白石依然下定不了决心摆脱男人的桎梏和骚扰。

    但现在,她又一次被征服了。

    正义到底何时才能够真正的到来?她对此完全不抱任何希望。

    当你把希望放那些虚无和人物,最终收获的只有失望。

    当你放弃和认命的那一刻,你就再也生不起反抗的力量和决心,一同沉沦和堕落。

    一次是偶然,两次?三次呢?

    通过桥本的帮助,叶萧彻底的验证了一件事。

    往日的荣光终将找回,男人也终于回到那曾经热血奋战的战场。

    无数风光等着他去领略,去征服。

    在此之前。

    生田与白石分开后去见了叶萧。

    其实白石也去见了一个人。

    一个卑猥的中年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