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544章 Part.245 冷笑

作品:命运之誓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瘸腿策士

    ——有些麻烦。

    梅林悄悄地深呼吸了几次,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看着远处双手之中满是魔力的暴岚。

    ——如果那家伙还不带着人过来支援的话,我们这边是绝对无法战胜他们的。在这样的局面之下,除了硬碰硬以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办法,而这是恰好是我最不擅长的东西。

    ——他一向不会让我失望,这一次应该也不会吧。

    梅林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是感觉自己胸口处的沉闷感觉消散了不少。他随手拍了拍接住了自己的齐格飞,便又一次一言不发地重新走向了暴岚的方向。

    “你还没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差距吗?”暴岚也没有立刻发动攻击,而是冷笑着看着一步一步走来的梅林,“魔法师之间的阶位压制足以令魔力较低的那一方的魔力形同虚设,你那羸弱的魔力在触及到我的一瞬间就会被我的魔力所驱散,在这样的局面下,你还想如何挣扎?——我的弟弟比我更强,凭你这点微弱的魔力,根本不可能杀死他。”

    暴岚顿了顿,面色再次变得扭曲了起来:“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是谁杀了我弟弟?”

    “看来你和你弟弟的关系非常不错,对于这一点,我很抱歉。”梅林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他轻轻地笑了笑,停在了暴岚眼前的不远处,“顺带一提,你的魔法好像也不怎么厉害,我就走了两步,好像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暴岚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容:“看来你完全没有弄清楚状况啊,可怜的小魔法师。你之所以能够恢复得如此之快,是因为我刚才释放的不止是一个魔法——我的力量太过强大,随便碰一碰你就有可能让你直接死亡,可是这样我接下来就没有玩具玩了。”

    她竖起了一根手指,轻轻地摇了摇:“所以,我在魔法里顺带着施放了一个简单的回复魔法,让你现在至少还有能够继续与我战斗的能力。继续吧,小杂种,你和我们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我会让你了解得清清楚楚。”

    梅林眯了眯眼,真心实意地微笑道:“谢谢,你可真是个好人。”

    暴风再一次呼啸了起来,梅林拖着自己的法杖快速地向着侧面狂奔而去,只是风系魔法的攻击范围实在是太大,就算梅林已经将自己的速度提到最快,也实在是无法逃离那片风暴的笼罩范围。甚至不止是梅林,就连一旁的齐格飞与厚土,也同样被这片风暴笼罩在了其中!

    那风暴之中并没有夹杂着风刃,但剧烈的狂风却让梅林的身体都差点被卷走。迫不得已之下,梅林只能用力将自己的法杖插进地里,双手抓着法杖的杖身不让自己被吹走。然而就算如此,他的双腿也依然离开了地面,整个人都被那股狂风带到了风中——他现在的模样就像一面银白色的旗子,在风暴之中不断地摇晃着,显得有些滑稽与怪异。

    暴岚尖锐的笑声响了起来,显然梅林此刻的模样让她感觉到了极大的愉悦。她的双手随意地一挥,于是又是两道龙卷自梅林的身边腾了起来,扭转着涌向了梅林的方向。虽然那之中似乎并不蕴含着多少的魔力,但如果这两道龙卷真的落在了自己身上,梅林估计自己的四肢和头发都会全部扭曲起来——虽然那还不至于让自己受到太过严重的伤势,但是如果自己那副无比狼狈的模样落在了暴岚眼里,那么梅林决定不劳烦暴岚动手自己先给自己一个了断。

    数不胜数的锁链顿时从梅林的身后探了出来,那些锁链直接穿进了地底,将他的身体直接固定在了地面之上。这样的选择显然不太明智,因为现在的梅林基本上与一个靶子没有什么区别,虽然他的身体不会再因为飓风的缘故被吹得东倒西歪,但却让自己彻底地失去了行动力。

    “愚蠢。”暴岚也发现了这一点,她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那只握着短魔杖的手在空中微微点了点,于是风暴之中便出现了一柄巨大的风刃。那风刃足足有十余米之高,在风暴之中凝聚成型的一刹那便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划痕,下一秒,暴岚的法杖再次一挥,那风刃便在她的操纵之下带着可怕的力量直接斩向了被锁链钉在原地的梅林!

    梅林翻了个白眼,背后的奥术魔法阵再次旋转了起来——虽然锁链固定住了他的身体,但是他却可以操纵锁链来使自己的身体进行躲避。他身体左边的锁链齐齐伸长了一大截,而右边的锁链则尽数收缩了起来,让他的身体以一种平移的方式在地面上滑开了去。风刃的体积很大,但速度并不太快,因此当梅林的身体彻底地贴在地面之上时,那风刃才刚刚掠过梅林之前所在的位置,将那些锁链彻底劈成了空气中游离的魔力。

    “威力不错,就是准头差了点。”梅林笑眯眯地看着暴岚,他再次挥动了自己空出的左手,数根锁链自他的手腕与手心处飞射而出,再一次插在了远处的地面之上,又一次地固定住了他的身体。

    暴岚轻轻地皱了皱眉,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耐。从局势上来看,现在梅林显然被她压制得死死的,根本没有什么还手的余地,但是梅林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却极其讨厌,那让暴岚觉得仿佛被压制的不是他而是自己一般——淡淡的怒火自她的心底腾起,暴岚一手举起了法杖,另一只手则张开举在了自己的身前,一个碧绿的魔法阵顿时自她的身前扩张了开来!

    然而下一秒,那魔法阵便顿时消散了开来,化作了一道呼啸着的旋风,将一团急射向自己的黑影包裹在了空中——那是一团巨石,那团巨石之上,面色难看的厚土正死死地盯着地面上的齐格飞,微微地喘着粗气!

    “厚土,你没事吧?”暴岚有些惊骇,她没有想到厚土居然会被齐格飞逼迫到这样的地步。厚土的实力比她要更强,但就连厚土都被齐格飞轰到了天空之中,这让她心中对于齐格飞不免感到了一丝畏惧。

    厚土摇了摇头,身体从那块巨石之中钻了出来:“没事,他没攻击到我,只是我有些大意了。那家伙直接将我所在的那一片地面全部挖了出来,让我被困在了这一团土元素之中。”

    暴岚连忙看向了齐格飞的方向,入眼所见的地面让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齐格飞身边的地面宛如被陨石轰击过一般,一个数十平方米、数米之深的巨大坑洞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坑洞旁则满是拳头大小的碎石。此时此刻,他正用自己那对金色的竖瞳盯着天空之中的两人,淡淡的凶煞之气自他的身体里涌了出来。

    这一幕也同样落入了关注着场内的众人眼中,欧贝克皱着眉头看着齐格飞,有些不甘心地道:“那家伙......真的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加怪物一些啊。如果他是我的下属就好了,可惜,可惜......”

    “他不是梅林的下属。”罗根摇了摇头,平静地道。

    欧贝克有些烦躁:“我知道,我是说如果他站在我这一方该有多好。如果他是我的朋友,那么这一战之中他一定能够发挥巨大的作用,并且在未来更能成为我帝国的保护神——太可惜了,我不得不在这里杀死帝国最有前途的天才,甚至可能是这片大陆有史以来最有前途的天才,这样的行为就算是我也会感到可惜与无奈。”

    罗根忍不住看了一眼欧贝克,目光中带着些许不满与怜悯——在欧贝克的眼中,他是否应该去结交某一个人从来不是看是否意气相投,而是取决于这个人是否还有利用价值。这样的行径显然让罗根有些不齿,只是罗根从来不会将自己的这些想法说出口,他不是个喜欢多言的人。

    “不过换个方向想一想,我马上就要解决掉他们之中最麻烦的家伙了,这倒也算是一件好事。”欧贝克显然没有看见罗根的眼神,他揉了揉自己有些微胖的面庞,轻声道,“只要齐格飞一死,他们阵营里的所有人都会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更何况齐格飞现在大概是他们之中最强大的几个人,只要他被我们斩杀,那么剩下的也就只剩下理查和伊格莱茵两个麻烦了。”

    罗根沉默了一会儿:“还有梅林。”

    欧贝克愣了愣,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罗根一眼:“罗根阁下,梅林那羸弱的实力,可算不上是什么麻烦。”

    “杰拉德的孤儿也是这么认为的,尼德兰里的红心王后也是这么认为的,还有你那个叫二号的下属应该也是这么认为的——而这些这样认为的人都有着一个同样的结局。”罗根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道,“在我的眼里,梅林是比齐格飞更大的麻烦,或许现在齐格飞要更加可怕一些,但如果他们之中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的话,我希望那个人不是梅林。”

    欧贝克的脸色更加惊讶了,他还未来得及说话,罗根便看着他继续道:“魔法师和武者,你觉得谁更强?”

    “魔法师。”欧贝克毫不犹豫地道。

    “综合上来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们可以做到武者做不到的很多事情,我们具备着不逊色于武者的杀伤力与破坏力,并且破坏的范围也远比武者要更大。我们能够飞行、能够制造元素实体、能够通过元素达成各种事情、能够治疗、能够变形、能够分身、能够做到太多太多武者所无法做到的事。”罗根将目光重新投向了梅林,淡淡地道,“个体作战实力暂且不论,这一点之上见仁见智——但从综合能力上来说,我相信魔法师是要比武者更加强大的。”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这还是欧贝克第一次听见罗根叹气:“但是我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我们的肉体并不强大。不论是多么强大的魔法师,只要他还没有成为大魔导师,那么一旦失去了魔力,都会变得不堪一击——甚至包括我,如果我和厚土那种体型的人来到了一个无法使用魔力的场所战斗,那么最后输的人一定是我。”

    欧贝克一脸迷茫,不知道罗根到底想说什么。

    “梅林有一句话,曾经被无数帝国学院的老师嗤之以鼻,但我却不这么想。”罗根看着梅林,轻声道,“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无敌的魔法师,更没有无敌的魔法。真正的魔法师可以用最简单的魔法战胜敌人,而弱者就算掌握着好几个禁咒也无法战胜自己的对手——诚然,这句话有些夸张,但却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罗根顿了顿,忽然轻轻地侧了侧头:“如果可能的话,我很想现在就出手将梅林杀死。”

    “您如果想加入战斗的话,我当然不会有任何的异议。”欧贝克对于罗根似乎极其尊敬,那显然不是出于对罗根实力的尊敬,而是因为别的某种原因。毕竟法洛斯的实力也不弱,虽然他不如罗根,但却同样是难得一见的超级强者,而欧贝克却并没有对法洛斯产生任何的尊敬。

    罗根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我的任务不是和他们战斗。”

    欧贝克摊开了手,微笑道:“我的安全您大可放心,这里值得信任的骑士有如此之多,而他们已经没有后援了。您护卫了我如此之久,这一点我对您有着最诚挚的感激。”

    罗根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回过了头,轻声道:“还是算了,厚土和暴岚的力量已经足矣,蚀水也在赶来的路上,我没有出手的必要。”

    欧贝克见罗根已经没有了继续说话的意思,也就闭上了嘴重新将目光投向了交手的四人。

    罗根同样将目光投向了四人,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罗根的嘴角忽然产生了一点极小的弧度,仿佛露出了一丝冷笑一般——只是那份笑容很快地就消失了,他的脸色也重新回到了曾经的那种平淡与漠然。

    ——我的任务不是和他们战斗。

    ——可是,保护你也不是我的任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