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第952章 蛊毒之祸

作品:超级绝世医圣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君流香N

    如果有章节错『乱』,内容重复,缺失,请从书架删除本书,再从书架右上角搜索书名超级绝世医圣,阅读添加,或是清理内存,就可以恢复正常,然后从948章开始读

    巫娜儿跟在夏流身旁,一起走进屋内,直接来到了赵天阳的卧室。

    此刻,赵天阳不知道是在酒醉状态,还是神志昏『迷』,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完全不知道卧室里来了这么多人。

    只是,他在嘴里正时不时地吐出一两声:“难受心好像被烧了”

    巫娜儿走了上前,往赵天阳的胸口处瞧了一眼,顿时俏脸一变:“这是祸喉蛊”

    “真是中了蛊”夏流闻声,眉头微微皱起。

    毕竟,赵天阳可是跟他一起带来的人,有人对赵天阳下蛊,便是在挑衅他。

    其实不仅是夏流,蒋梦琳,王乐乐和高小雅三女的脸『色』也不是很好,赵天阳是同伴。

    眼下同伴遭到下蛊之灾,她们同样很危险。

    这时,巫娜儿看到夏流等人的神『色』,似乎明白几人在想声,出声安抚一句道,“不过你们放心,这蛊毒不会致命”

    听到不会致命,夏流,蒋梦琳四人都松了一口气。

    只听巫娜儿继续道:“只是这祸喉蛊在完全发作后,那些蛊虫会侵入喉咙,将喉咙组织给破坏,让人哑掉,以后再也不能说出话来”

    “那你会不会解”夏流问道。

    “我不会解,想解蛊,必须得找出下蛊者才行”

    巫娜儿摇了摇螓首,复而又问道,“你们下午的时候都去了哪里”

    “在巫家寨逛了一下,最后过了殷家堡呆了两三个小时”夏流道。

    “殷家堡”

    巫娜儿微微一愣,“在巫家寨应该没人会给你们下蛊,看来你这位朋友应该是在殷家堡那边得罪什么人,让人下这种蛊”

    说到这里,巫娜儿美目一亮,轻笑一声道:“看来我已经猜到是谁下的蛊了”

    “谁”夏流,高小雅几乎是不约而同道。

    巫娜儿抿了一个嘴唇,“君儿妹妹”

    “是她”

    “不错,在殷家堡最擅长用蛊的人便是君儿妹妹,特别是这种祸喉蛊,她最喜欢给人下了,之前曾有其他堡寨的青年见她长得漂亮,出口调戏,便让她下过这种祸喉蛊”

    巫娜儿对夏流几人解释了一下后,又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这个朋友肯定说了什么话,得罪到君儿妹妹”

    听了巫娜儿这话,夏流几人才恍然想起。

    当时殷无常在介绍他女儿殷君儿的时候,赵天阳在君儿妹妹这个名字开了一下玩笑,还让殷君儿瞪了一眼。

    只是,没想到那个君儿妹妹如此小气,仅仅因为一句话,便给赵天阳下了蛊。

    看来外人传言所说非虚啊,说什么苗巫妹子长得是漂亮,但千万不要得罪,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

    “他是拿过君儿妹妹这个名字开了一个玩笑”夏流对巫娜儿道。

    “看来真是,君儿妹妹最讨厌别人开她玩笑了”巫娜儿有些无语的表情,“这样吧,等天亮了,你带你们去殷家堡,让君儿妹妹将他的祸喉蛊给解了”

    “为什么要等到天亮”旁边的高小雅已经急得『插』话来问道。

    此时,赵天阳的嘴巴已经开始红肿了起来,看来祸喉蛊在发作蔓延了。

    “我们苗巫各寨堡有一个共同规定,如果没有发生重大事情,夜深不能离开堡寨,而且其他寨堡也不许外人进入”

    巫娜儿解释道,“放心,这蛊毒发作期是三天,等一晚上没什么事”

    听到巫娜儿这么说,夏流没有什么说的,只能等到明天了。

    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后,那些村民见没有什么事后,也便都各自散了。

    巫娜儿没有随众人离去,在叮嘱夏流几人要注意哪些苗巫规矩后,这才带人返回去。

    一时间,屋院里便剩下夏流,蒋梦琳,王乐乐和高小雅四人,陪着昏『迷』在床上的赵天阳。

    直到外面天『色』差不多亮起来,赵天阳才醒了过来,不知道是酒醒,还是痛醒。

    他先是看到夏流坐在床前的椅子上,后又见高小雅靠在床头打瞌睡。

    可还没有等他说话,便感到自己的胸口又疼有痒,低头看去才发现胸膛上长着密密麻麻的黑绿『色』长『毛』。

    “这这”

    只是,当赵天阳开口要问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才发觉喉咙干燥无比,已经沙哑肿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赵天阳的动作将靠在床头的高小雅弄醒了过来。

    “阳哥,你不要说话,你中蛊了”

    高小雅连忙出声制止正在挣扎想要说话的赵天阳。

    夏流起身走了过去,伸手替他托住了下巴,赵天阳这才能含糊不清地说道:“师父,我怎么变成这样,是谁给我下蛊”

    “你昨天拿谁的名字开玩笑,就是谁给你下蛊了”夏流道。

    “是是那个君儿妹妹”赵天阳听后,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昂头发出一声悲嚎,“不就是开个玩笑嘛,至于嘛”

    夏流没有心思去理会赵天阳的悲嚎,转身走出房门去找巫娜儿。

    毕竟,赵天阳这货最近跟高小雅走得火热,人都有点太浪了。

    而殷君儿给他下这个蛊,正好可以治治他,让他收起那种花花心思。

    很快,巫娜儿让夏流找来,还带来四个苗巫汉子,挑着一个担架,帮忙将赵天阳抬往殷家堡。

    半个多小时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殷家堡。

    殷无常对夏流一行人如此大清早的到来,感到有些疑『惑』,待问明白情况后,脸『色』有些不好看,亲自给夏流和赵天阳赔了一个礼。

    随后,让人去将女儿殷君儿喊了出来。

    殷君儿走出来后,似乎已经猜到是什么事情,不等殷无常发怒开口,便直接坦白不讳。

    “君儿妹妹,你简直真是太胡闹了,还不快给这位赵天阳兄弟,将蛊毒给解了”殷无常听后,板着脸『色』,很是生气地道。

    “知道了”

    殷君儿撇了撇红唇,有些不情愿,但是不敢去违抗父亲的话。

    当下,殷君儿将美目转向夏流,有些娇气地用生硬的国语,对夏流道:“干爹,麻烦你将他带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