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

五湖小说网

四十 绿柳庄 父子同遇险

作品:江湖岁月印吴钩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满乡之鹰

    四十绿柳庄父子同遇险

    此时的吴三桂正身处长沙城内,自起兵以来,连续征伐已三年有余,虽一度占据长江南岸,但吴三桂已是自感身心疲惫,趁清兵不来攻城,让兵马休养生息,因此,吴三桂亲临长沙,督导后勤补给,指挥操练兵士。

    这一日,吴三桂偶感风寒,晚上早早上床歇息,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忽然梦到儿子吴应熊浑身是血跪在床前,披头散发,痛哭流涕,道:“父王,儿身为额驸,在京师衣食无忧,父王一心与朝廷作对,害得儿被绞死多年,难道父王不想为我报仇吗?为何不发兵北上,趁清廷没有防备,杀他个措手不及?”说着话,吴应熊双手缉张,向床头扑来。

    吴三桂悚然惊醒,额头冷汗密集,急忙喊人点亮了蜡烛,见是一梦,披衣坐起,想起儿子和孙子因自己兴兵谋反而惨死京城,不禁老泪纵横,眼望窗外淡淡月光,依稀看到儿子和孙子在满人的众目睽睽之下暴尸街头,虽祸由己出,不免对康熙恨之入骨。

    清顺治八年,吴三桂奉顺治帝之命带兵入川,先是剿除张献忠余部,后平定重庆、成都等重镇,顺治十六年,吴三桂被封为平西大将军,南征云贵,灭了桂王永历政权,奉命镇守云南,后入缅甸擒杀桂王,因功勋卓著,总管云贵军民事务,军事上更是“假以便宜,不复中制,用人,吏兵两部不得掣肘,用财,户部不得稽迟”,开设藩府,坐镇云南,实为云南王。

    然而,吴三桂自侍战功累累,忠心除寇,却总不得清廷信任,故对满清一直耿耿于怀,自己称王称霸之心日益强烈,暗中培植势力,利用手中权力恣意安插亲信,扩建沐王府,自封“世镇云南”的平西王,大兴土木建造宫殿,四处挑选美女供养宫中供自己享乐,大有与朝廷分庭抗礼之势。

    康熙帝虽尚年少,对吴三桂的行径却“洞若观火”,康熙二年,以云贵地区无军事纷争为由,收了吴三桂的军符印授,乘其疏辞总管云贵两省事务之机,下令两省督抚听令朝廷。

    吴三桂愈发心怀不满,借口“构衅苗蛮,借事用兵“,扩军索饷,扩建自己的军队,对此,康熙力排众议,决定撤藩,并派专使赴云南经理撤藩事务。

    吴三桂见康熙对他日益不满,大有除己之心,遂起谋反之意。此时,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已娶和硕公主为妻,作了顺治朝附马,朝廷为防吴三桂谋反,将吴应熊及家人留在京师,不得擅自回云南。

    吴三桂虽也知前途未卜,但生来一副反复无常的性格,实难容忍荣华富贵被一点点剥夺,遂决定兴兵造反。起兵反清前夕,派密使到京,准备接回儿子吴应熊。吴应熊知道朝廷提前撤藩必对吴三桂不利,却苦于无法离京,明知起兵造反不但不会成功,甚至诛连九族,有心劝阻,却是鞭长莫及,只好让使者将大儿子吴世璠秘密带回云南。

    康熙十二年十一月,吴三桂诛杀云南巡抚使,自称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打起“兴明讨虏”旗号与朝廷彻底绝裂。

    吴三桂大军一路北上,所向披靡,清兵节节败退,不到一年时间,清兵已撤到长江以北,吴三桂大军与清军隔江相望。

    只后的两年,康熙多次增兵平叛,均功亏一馈,不得不兵驻长江南岸,伺机而动。

    吴三桂见已成均势,欲划江而治,一面派兵加深防务,一面将家小迁到衡阳,并大兴土木,将府衙改成皇宫,自己宣布即皇帝位,建立大周国,自称周王。

    此次康熙钦点安亲王岳乐统率大军南下平叛,自然希望于此一役,一劳永逸,没想到依旧兵败长沙,回撤江北,而且,匪邦天地会的羽翼渐丰,康熙正忧心如焚,忽接到安亲王岳乐手书,更是怒不可遏,钦点红营绿营数万八旗精兵,御驾亲征,大军浩浩荡荡从京师出发,水陆并进,不出半月,已到南昌,离一个月期限整整提前半月。

    吴三桂见清军虎视眈眈,大兵压境,心头隐隐有不祥之感,一时忧思过度,顿觉身体发沉,神思愰惚,心困神疲,风寒症隐疾愈发严重。

    康熙时年二十岁,英气勃发,雄心勃勃,此时站在中军大帐内,他眼望安亲王岳乐道:“安亲王,汝的信朕已亲阅,朕已决心,亲率大军先至,粮草不日即到,天地会众匪和叛军的情况可打探清楚了?”

    安亲王岳乐不敢再坐,垂手答到:“为臣都已打探清楚,一直苦心操练军队,天地会匪众尚以为两月后攻打长沙,人马粮草尚在途中,叛军驻守长沙,整日操练军队,似乎已有准备。”

    康熙道:“吴贼现在何处?”

    安亲王岳乐道:“尚在长沙城中。”

    康熙道:“吴贼有出城讨战的意思吗?”

    安亲王岳乐道:“看来短时间内不会出城。”

    康熙道:“好,朕令你率将士即日渡江,直取岳州兵临长沙城,困而不打,迷惑吴贼耳目,朕暗派红营绿营分兵截杀天地会众匪,必亲刃匪首秦剑南匹夫人头。”

    安亲王岳乐道:“臣即刻传令,明日渡江平叛,天地会匪众行踪臣已在信中禀明,宜早作安排,详细筹划,莫失良机。”

    康熙道:“朕自然明白,朕想借安亲王大帐一用。”

    安亲王岳乐俯首道:“不知圣上想召见何人?臣好派人去叫。“

    康熙道:“红营绿营参将以上军官全部到此,你的人就不用来了,你也下去安排渡江事宜。”

    安亲王岳乐道:“是,臣这就告退。”说完,躬身退出大帐,立即吩咐人去红营绿营喊人,自己则到副将大帐,召集本部将官共议渡江事宜。

    此时,已是夜半时分,月凉如水,淡淡清辉,长沙城内异常平静。

    吴三桂病卧床榻,不知清兵增援部队已到南昌,加上风寒症加重,已无心督导兵士守城,将守城大将胡国柱叫到榻前,严令闭城不出,严守城池,待自己风寒症痊愈,即刻点兵出城,然后,连夜返回衡阳养病。

    不觉已到天明,安亲王岳乐亲率大军渡过长江直取岳阳,岳阳守将吴世期尚未做好准备,清兵忽至,惊慌失措,弃城而走,逃进长沙城,清军兵不血刃夺得湖南门户岳阳,稍事休整,一路南下,兵临长沙城,将长沙城围得铁桶一般,却只围不攻。

    胡国柱和吴世期没有得到吴三桂的将令,加之心神忌惮,自然不敢出城迎敌,唯有紧急督察防务,严防死守。

    康熙则是兵分四路,一路原路北上,迎击天地会清风堂众匪,一路直插甘凉古道,迎击天地会清木堂匪众,另一路直取鄱阳湖绿柳庄,绿柳庄乃天地会巢穴,康熙亲点大将万正色率五千兵马,务必一举围歼众匪首,康熙自己则亲率一路驻守南昌城,各路人马偃旗息鼓,秘密前行。

    此时,史云鹤和陈破虏正要闯入衡阳刺杀吴三桂,但见衡阳城戒备森严,一时没敢轻举妄动,闻听康熙先剿天地会老巢,立即与陈破虏返回南昌,闻知秦剑南可能就在绿柳庄,于是,径奔鄱阳湖畔的绿柳庄。

    二人马不停蹄,未及绿柳庄,只听战鼓齐鸣,喊杀震天,及至近前,但见庄门前一片混战,清兵势大,已然将守庄的几十人挤在庄门之前,清骑兵不断向庄门挤压,眼见清兵就将攻入庄内。

    庄内猛然数声炮响,“嗖嗖”几声,几枚炸弹流星般射出,落在清兵阵营,“啪啪”炸响,清兵阵脚立时大乱,人仰马翻,哀嚎阵阵,纷纷溃退,一位官爷手挥马刀挡在外围,向逃跑的士兵一顿猛砍,方才压住阵脚。

    未完待续